少前笑话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少 女 在 前 线》

少前即将迎来2021年的夏活,指挥官希望云母创作一幅名为《少女在前线》的壁纸作为夏活纪念。画完成后,指挥官们兴奋地前来验收,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画面上只有两个老头子拿着两把枪,背景的末日钟滴答作响。
“这是什么?这个戴眼镜的圆木头的是谁?!”玩家愤怒地问。
“指挥官的老板格里芬。”Lin答道。
“那这个满是斑点的肥屁股呢?!”
“帕拉蒂斯的幕后黑手奥贝斯坦。”
“可少女在哪里?”
“少女在前线。”

《什 么 是 香 肠》

M16、UMP45、AK12商定要见一面。UMP45过了约定的时间才到。
“对不起,我去排队买香肠来着。”UMP45抱歉的说道
“什么是排队?”AK12摸着枪问道。
“什么是香肠?”M16问道。}}

《多 次 死 亡》

在革命博物馆里,导游向指挥官们介绍叶戈尔的骨架。
“那他旁边的小骨架是谁的?”
“那是叶戈尔小时候的。”

《优 良 保 安》

M16,A91,AK47和HK416去前进营地备战。她们决定打破传统——探索一家新开的超市并进一些物资。
那么,她们这样做了。第一天,夜幕降临,他们买了成箱的啤酒、威士忌与伏特加。现在,她们用这些酒做什么呢?她们决定:把酒箱放在树枝上并轮流护卫它。
首先是M16。她守了两个小时,然后交给A91,接着睡觉。
A91也守了两个小时,然后交给AK47,接着睡觉。
AK47站了两个小时,然后交给HK416,接着睡觉。但是HK416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了。
在早上,她们醒来时,箱里的红牌、绿牌、杰克丹尼和皮尔森都没了,地上只有416的外套、内衣和一堆40mm枪榴弹的破片壳。
“那里的酒箱呢?”她们问HK416。
“什么酒箱?”
“你是什么意思‘什么酒箱呢’?”其他的人形愤慨地说,“我们不是来买酒的吗?”
“是的。”
“我们不是都买了自己最喜欢的酒吗?”
“是的。”
“我们把它绑在了树干上了吧?”
“是的。”
“我们同意采取轮流守卫它吧?”
“是的。”
“当时16鸽站的岗,对吧?”
“是的。”
“她把酒箱给A91了,对吧?”
“是的。”
“然后A91站的岗,对吧?”
“是的。”
“他把酒箱给AK47了,对吧?”
“是的。”
“然后AK47站的岗,对吧?”
“是的。”
“AK47把酒箱给你了,对吧?”
“是的。”
“那么,酒箱在哪?”
“什么酒箱?”}}

《吃 饱 肚 子》

赫丽安在格里芬大会上说:“希望人形吃饱饭打仗的坐在左边,希望人形放下工作返回民用的坐到右边”
大部分人坐到了左边,少数人坐到了右边,只有一个人留在中间
赫丽安问:“这位指挥官,你是怎么想的”
“我希望人形一顿饭也不吃还能打仗”
赫丽安赶忙说“请s09区指挥官到主席台上来”

《葛 里 芬》

破坏者加入格里芬后去找梦想家来玩,破坏者向梦想家展示自己的部队、自己的新衣服、自己在咖啡厅和宿舍玩的照片。
看完之后梦想家惊恐的问道:“姐姐,我知道你现在过的很快乐,可是格里芬来了你可怎么办啊?!”

《遁入河中》

一指挥官战场闲溜,不慎落入道旁河中。随高呼救命!
两涅托闻之,视若不见,仍边走边谈笑如旧。
指挥官情急生智,随又高呼“打倒威廉,拯救涅托”!两涅托闻之大惊,随急速跳入河中,将指挥官拖上岸来殴之。

《乌 尔 利 赫》

三个人在狱中相遇,
第一个人说“我因为支持乌尔利赫主席被关了进来”;
第二个人说“我因为反对乌尔利赫主席被关了进来”;
第三个人说“我就是乌尔利赫主席”

《载 具 系 统》

人形来到前进营地,发现翀许诺的载具系统还没上线……
AK47:去喷死羽中!
托卡列夫:一起去求指挥官给下个月给羽中氪648
莫辛纳甘:同志们,不如我们边前进边晃动自己的身体,做出坐在载具上的样子。

《南 联 的 谎 言》

指挥官生吃塌缩液后平安返回,帕斯卡大惊,指挥官沉声道:同志,塌缩是南极联盟的谎言。

《战 地 记 者》

MP41拍了一张照片,是打靶队和刚刚被击败的军方小队的残骸;
一开始的配字是:格里芬梯队和残骸在一起;
想了想不对改成了:残骸和格里芬梯队在一起;
想了想还是不对,最终改成了:左边的是格里芬梯队。

《谜 境 守 卫》

谜境守卫六大谜题: 1、总是没路障被拆,黑雷却总是用完;
2、黑雷总是用完,可是打靶队总是战斗失败;
3、战斗总是失败,可却没梯队回机场维修;
4、没梯队回机场维修,可所有人形好感都在下降;
5、所有人形好感都在下降,可是没人形受伤;
6、没人形受伤,维修队列却总是人形满为患。

《科 学》

Ak47: 格里芬的训练是艺术还是科学?
西蒙诺夫: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科学
Ak47:为什么?
西蒙诺夫:如果是科学的话,应该只用靶机做靶子

《生 活 苦》

16鸽:格里芬的生活太惨了,口粮没有,被窝没有,休息没有,酒也没有
Ro:亲爱的人形同志,你要是再这样诋毁我们伟大的格里芬,我就要用冲锋枪枪托敲你的脑袋了
16鸽:看吧,连子弹也没有

《追 随 领 袖》

克鲁格快被抓进监狱里了,叫赶快把指挥官召进办公室来,有几句话要嘱托:不瞒你说,我有一个隐忧啊,指挥官
指挥官专心地听着:说吧,我亲爱的老板
克鲁格:人形们会跟你走吗?不知你想过了没有?
指挥官:她们一定会跟我走的。一定会!
克鲁格:我只是担心,万一她们不跟你走,你怎么办?
指挥官:那只好让她们跟你走!

《格 里 芬 超 人》

美术馆里有一幅描写性转亚当和夏娃的画。
叶格尔看了说:他们一定是军方人,有吃的先给战友
指挥官看了说:没准是忤逆人,没饭吃也得磨塑料×
16鸽看了说:他们一定是格里芬人,他们没有新衣服,吃得很少,却还以为自己在天堂!

《丢人的貂》

Fal的大白貂丢了。这是只会骂人的貂,要是落到指挥官的手里可糟了,她便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声明:本人遗失白貂一只,另外,本人不同意它对格里芬人形新休假制度的观点。

《前往新世界》

UMP40、16鸽、和416各开一辆车,到了一个路口,上面有两个路牌,左:救妹妹;右:新世界
40连看都不看一拐就走左边去;
416到了,左想右想,犹豫了一会还是向左拐了;
最后是16鸽,只见他手脚麻利地把两个牌子互换了一下,向着“新世界”方向前进了。

《指挥官在格里芬》

指挥官即将回到格里芬工作,后勤部命令格琳娜创作一幅名为《指挥官在格里芬》的大型油画作为献礼。
很不情愿的格琳娜在威逼下接受了工作。画完成后,赫丽安前来验收,结果让她大吃一惊:画面上是两个人形在临时作战室里***,窗外的风景是战区。
“这是什么?这女的是谁?!”赫丽安愤怒的问。
“指挥官同志的夫人AK-12。”格琳娜答道。
“另外一个呢?!”
“指挥官同志的另一个夫人AN-94。”
“可指挥官在哪里?”
“指挥官在格里芬。”格琳娜答道。

《跳槽》

计量官早晨站在阳台上:“早上好,亲爱的建筑师!”
建筑师回答说:“早上好,计量官同志!”
计量官中午站在阳台上:“中午好,亲爱的建筑师!”
建筑师回答说:“中午好,计量官同志!”
计量官晚上站在阳台上:“晚上好,亲爱的建筑师!”
建筑师回答说:“去死吧,我现在在格里芬!”

《垃圾战术》

坍缩点活动之后,军方某因伤休假的士兵在基地遇见巡逻的叶戈尔,就小声BB:什么辣鸡指挥和战术。 被一边的KGB特工听见,遂抓住打算投入监狱,士兵大声争辩,自己又没说指是谁。 特工大声呵斥道:闭嘴,整个新苏联就只有一个知道怎么指挥军队的,我们还不知道你指谁么?

《钓鱼》

伊莱莎捉了16鸽开开心心的回到了家,她兴奋的对代理人说:代理人!快看!!!我捉住了16鸽,我们从她身上抢点武器吧。
代理人回答:不行!她身上只有铁板!
伊莱沙问:那弹药呢?
代理人又回答说:不行,她身上没弹药!
伊莱沙又问:来点口粮总可以了吧!
代理人无奈的回答:不行,没有口粮!
伊莱沙气极了,把16鸽放了。
16鸽兴奋的跳起来高呼:指挥官同志万岁!

《涅托洗脑》

威廉干了什么你们这么恨威廉?
他诱拐无知少女改造成半机械人涅托,还屠杀平民
你们做了什么抵抗威廉?
我们给涅托喂催情蛋糕,然后让她们打老东家。

《更新世界的锋芒2》

“什么是“世界的锋芒”?。”
“是铁血和帕拉提斯的小脑瓜‘’”
“什么是“更新世界的锋芒”?”
“指给铁血和帕拉提斯洗脑。”

《科学2》

一位难民打电话到柏林电台问主持人:“帕拉提斯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
主持人说 :“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
“为什么?”
“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做试验。”
“那格里芬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
“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也不是科学”
“为什么?”
“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也应该拿狗做试验。”

《走失涅托》

格里芬与帕拉提斯鏖战,物资紧缺
指挥官在格林娜的陪同下参观弹药库,在附近发现了一只埋伏的涅托
指挥官不满的说:“这是哪来的涅托?”
格林娜看了看四周,欣喜地说:“看来是个走失的涅托,指挥官,赶紧协议同归吧!”

《区别》

对于涅托来说格里芬指挥官和威廉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格里芬指挥官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协议同归》

一天,指挥官视察涅托训练,事先格林娜把涅托召集起来叮嘱:“在指挥官做完报告后要热烈鼓掌”。
指挥官做完报告后果然博得了长时间经久不息的掌声,指挥官非常得意。但他突然发现,其中有一个涅托没有鼓掌,他顿时大发雷霆。
指挥官问:“ 你为什么不鼓掌?”此涅托答曰:“我还没协议同归。”

《巨人的肩膀》

地狱有个规矩,谁在人间害了人,被害人的血将淹此人。
一次上帝去地狱视察,发现血只浸到指挥官的腿。上帝就很奇怪,问到:“你杀了这么多涅托,间接害死了这么多平民,怎么血只及腿呢?”
指挥官答道:“因为我站在威廉的肩上!”

《安洁在蝎涡危机》

指挥官邀请著名画师为他创作一副画,冬活结束前,画师在微博发布了画作,名为《安洁在蝎涡危机凹分》。
指挥官看到后气愤地问道:“这是哪里?”
“格里芬基地。”
“这些人是谁?在做什么?”
“是指挥官和人形们。”
“那安洁呢?”
“安洁在蝎涡危机凹分”

《45钢》

为了加强格里芬精神文明建设,在公司内开展了一次绘画比赛,人人都要参加。
G11上交了她的作品 —— 《指挥官在讲45姐的胸部笑话》
氪琳娜:“G11,这不是张白纸么?指挥官呢??”
G11:“指挥官讲笑话的时候被45姐看到了。”
氪琳娜:“那45呢?”
G11:“45姐在重击指挥官的鼻梁骨啊。”
氪琳娜:“那指挥官呢??”
G11:“指挥官没了啊!”
氪琳娜:“……”
G11:“没事了?那我走了啊!”
氪琳娜看着G11得意洋洋远去的背影,默默的在画作上标注了:优秀奖,建议布告栏公示。
当晚,G11因进入宿舍时脚掌先着地而被45姐击毙。

《kord在开火》

kord请著名画家画一幅《kord在开火》的画,
画家佩服kord的演技就同意了,
三天后kord去画家家里看,
只见三台提丰射出激光横扫战场,左边一片狼藉,
kord大惊问:
“右边这是什么?”
“右边是军方的自行激光火炮“提丰”。”画家回答,
“左边呢。”
“左边是格里芬的梯队”
“kord呢”
“kord在开火 随机索敌 ”

《待遇》

克鲁格:我们需要招募指挥官到各个防区去
赫丽安:没错,所以我发了问卷调查,看下对此有兴趣的人们的需求都是什么
克鲁格:他们应该是询问待遇和当地生活条件之类的问题
赫丽安:他们大多数是问人形能不能生孩子

《拿匕首跑得快》

rfb:这一次我来担任行动队长
hk416:说是这么说,然而只是跑后勤
rfb:416你有带匕首吗,拿出来,收起枪
hk416:为何?
rfb:这样跑的比较快

《震碎肩膀》

95:听说很多人说你的后坐力能震碎肩膀
m99:没错
95:可据我所知,设计上你的后坐力因为各种设备缓冲,结果并不大
m99:没错
95:那你怎么把使用者的肩膀震碎的?
m99:我说不能震碎,他们死活不信
95:然后?
m99:由于他们固执认为能震碎肩膀,于是我把他们按在地上,用枪托把他们肩膀砸碎了

《刀之恶魔》

翀在冬活发刀后,很多指挥官被气得去医院看病。
一个指挥官排队排的不耐烦了,就嚷道:“我要到散爆本部去把翀干掉。”然后转身离去。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旁边人问他:“已经干掉了吗?”,他说:“干什么干啊!那里的队比这里还长。”

《爱与希望》

老师给了四个学生五块钱,让他们买点东西来装满教室。
一位同学买来了稻草,一位同学买来了沙土,教室远远没有被装满。
另一位同学买来了蜡烛,但教室里总有阴影。
这时,一名同学打开了手机中的少女前线。顿时,爱与希望的光辉充满了整个教室。

《主席台》

罗联的一次大会上,主持人说:下面请认为罗联好的同志坐到会场的左边,认为新苏联好的同志坐到会场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左边,少数人坐到右边,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中间不动。
主持人:威廉同志,你到底认为罗联好还是新苏联好?
威廉回答:我认为罗联好,但是我的生活像在新苏联。
主持人慌忙说: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来。

《坏女人》

RPK-16说:同安洁在一起,我会丧失自由。同帕拉蒂斯在一起,我会丧失同伴。”
事实证明RPK-16的话是错误的,因为同帕拉蒂斯在一起,既会丧失自由,又会丧失同伴。

《审问(民主德国限定)》

老师在柏林街上碰到以前的学生莱特(已经当了斯塔西)。
老师说:现在的学生学习可真不象话,上课时我问他们《浮士德》是谁写的,他们居然没人回答;逐个问,居然都说“不是我写的”。
莱特:这是一个问题,这件事交给我吧。
过了一周,莱特兴致勃勃地找到老师:我审了他们几天,事情解决了;汉斯那小子招了,是他写的。

《移除白教》

艾尔莎看到街上贴着的照片就说像圣女姐姐。
别人训斥她:瞎说什么,这是默莉朵女士。
艾尔莎:她是干什么的?
答:她赶跑了新苏联特工。
艾尔莎急切地问:她能不能把帕拉蒂斯也赶跑啊?

《奔跑的威廉》

威廉和帕斯卡交谈,各自吹嘘。 帕斯卡说:“16LAB生理学发达,有种药片死人吃了可以复活。”
威廉说:“帕拉蒂斯生物机械发达,我们的人十分钟可以从柏林跑到莫斯科。”
帕斯卡要求兑现,威廉慌了手脚,召集涅托们商量对策。某涅托出了个好计策说:“这很好办,你先让帕斯卡把药片拿来,让露尼西亚吃了。如果露尼西亚复活,那么你用不了五分钟就可以从柏林跑到莫斯科。”

《你踩到我的脚了》

在格里芬通勤列车上,一位指挥官对旁边说道:“您好同志,请问您信仰什么新兴的宗教吗?”
“没有”
“那您认识'父亲大人'吗?”
“我是人形,没有父母。”对面不耐烦地答道
“那您想成为人类吗?”
“不想!你神经兮兮地问啥呢?!”
“那好吧”,指挥官说道,“请你把脚挪一下地方,你踩到我了!”

《底层代码》

AR小队和404参观忤逆小队的训练,结束后分享心得
“如果我当时有AK12的电子战能力,40就不用为我牺牲了”45姐叹息道
“如果我当时有AK15的战斗力,就绝不会让主脑带走我的队友”m4叹息道
“如果我当时有RPK16的不可访问底层代码,指挥官压根就别想让我去0-2拖尸!”16哥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