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反罪恶王冠:王的重生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平反罪恶王冠:王的重生

作者:中二电视台

视频地址:

视频简介:

台长:为王的重生献上礼炮!

翻唱曲目:罪恶王冠ep1插曲 エウテルペ(原唱:EGOIST)
音乐:EGOIST - Euterpe -Instrumental-
歌词为原创

正文

谁是二次元的王?老宅会认为是高达吉卜力EVA,新人会认为是各种异世界,如果从销量上看,毫无疑问是《鬼灭》、《赛马娘》和《东京复仇者》,如果思维再放开一点,让《原神》登基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今天我们讲的不是一个王的传奇,而是一个失败者的故事——一个在王的道路上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败北的失败者的故事。

在这期节目里,台长不打算阴阳怪气,而是想非常严肃地来谈一谈罪恶王冠。因为,当历史迈开沉重的步伐,罪恶王冠也终于应该等来它沉冤昭雪彻底平反的那一天。

欢迎收看TV2XJBTalk紧急追加的特别节目:《罪恶王冠十周年祭 王的重生》。


王的重生.png



在节目开始之前我们要先介绍一下《罪恶王冠》这部动画。

它是2011年10月的一部动画,距今正好10年,全22集;由曾制作过EVA旧剧场版和《攻壳机动队》的Production I.G制作;监督荒木哲郎;主力脚本是吉野弘幸大河内一楼,这是继鲁路修之后他们合作的第二部动画;制作罪恶王冠的IG制作六课在这之后独立成为Wit Studio;人设原案是以冷酷机械风格见长的redjuice;音乐则由在日语医龙和OVA机动战士Unicorn中崭露头角的音乐人泽野弘之担当;声优方面(注),男主的声优梶裕贵是当时zhi手可热的新生代声优。

关于剧情,《罪恶王冠》讲述的是:笼罩在末日病毒阴影下的近未来的东京,平凡的17岁少年樱满集在和神秘歌姬楪祈邂逅之后,发现了自己右手上强大的能力(void),并卷入了地下反抗组织葬仪社和统治日本的神秘机关GHQ之间的斗争,在战斗中被自己的能力所吞噬,陷入痛苦与挣扎,并一步步逼近病毒背后的神秘真相的故事。

从数据上来看,《罪恶王冠》的BD先发卷均7729,累平10660;B站6600万播放,244万追番,8.8万弹幕,3.7万人评分,分数9.0;bangumi评分6.4,大约在勉强及格的范畴。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抛弃冰冷的数字,来客观地还原一下《罪恶王冠》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日本动画的发展史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规律,那就是几位大师,从手冢治虫宫崎骏押井守富野由悠季再到庵野秀明,他们都是靠科幻题材名声大噪的,可以说,科幻基因是日本动画的根,就像孙猴子是中国动画的根,老鼠是美国动画的根一样,这是日本动画和其它主流娱乐媒介非常不同的一个地方。所以长期以来,科幻动画一直都是日本动画的扛把子。那么在80年代,日本经济最好的时代,诞生了众多大制作大投入大产出大口碑的科幻机战动画,一直延续到90年代,新世纪福音战士EVA进一步开阔了机战科幻片的创作思路,延续到高达Seed和鲁路修的时代,这种二次元独有的科幻动漫大片模式基本成形,它叫做原创近未来少年科幻机战片

“原创”,指的是它不是漫改轻改游戏改,而是纯粹的动画企划。“近未来”,指的是它描述的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一般都伴随着日本被占领的设定。“少年”,指的是主角和朋友们通常是位高中生,同时拥有一定的校园剧情。“机战”,指的是它通常设定有机器人作为战斗的武器。“科幻”,指的是在背景设定里会出现神秘组织、克隆人、生化要素以及其它的能用虚构的科学理论解释的设定。“片”指的是什么?

这种模式影响了非常多的作品,比如轻小说里的《魔法禁书目录》以及Galgame里的《Muv-Luv》。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科幻机战片涌现了三部经典大制作:《高达Seed》、《Code Geass》、《高达00》。当然,这三部作品都有一定的争议,但是作为原创商业动画,它们都非常好地完成了任务,塑造了众多经典角色,留下了大量的名场景,也取得了不错的商业效益。所以,面对第二个10年,当时的阿宅有理由期待更好更刺激的作品,在这样的期望之下,《罪恶王冠》诞生了。

从表面上来看,《罪恶王冠》浑身上下都是霸权气质similar to EVA,比如人造的三无女主,自闭的男主,傲娇的人气角色,连战斗服都是一个配色(注),以及一个非常开朗感觉一切尽在掌握的乐天派,甚至还有在神秘部门任职、喜欢喝啤酒的姐系女性,以及天降的神秘白毛少年,还有残存在记忆里的毁灭世界的冲击,可以说在神作的密码方面拿捏得死死的。

此外,《罪恶王冠》这个动画还有两个非常突出的特点。一是成熟,——2011年,业界从赛璐璐转向数字作画的技术已经成熟,无论从背景设计,还是3D特效、机械作画,以及色彩与美术,都走出了过去十年的摸索期,和十年后的今天大同小异;人设也更加中性和现代;近未来Near future科幻要素也呈现了一个完整的框架,包括巨构建筑,精致的室内作画,幻觉的空间,动感十足的机械设计与交互,以及人内心意识的具体化,可以说是一种集大成者。二是潮流,罪恶王冠开创了引领业界的五大潮流Five trend,——一,流媒体虚拟偶像,《罪恶王冠》第1集就生动描绘了少年被管人所迷惑的未来场景,极具预言性;二,金鱼装,楪祈的金鱼装一经推出立即火爆整个COS圈,成为二次元的殿堂级皮肤;三,拔剑神曲,正处在巅峰期的泽野弘之创作了大量神曲,完美契合演出,尤其是拔剑神曲更是成为二次元音画契合的典范;四,抽卡的刺激,樱满集永远都不知道从别人的空洞中抽出来的是什么装备,这种设定和今天的手游有何其的相似;五,生化传染和集中隔离,《罪恶王冠》描绘了一幅传染病阴影下学生被隔离在校园里的众生百态,在今天来看,真的是超强的预见性——一部作品,能够同时在管人、COSPLAY、音乐、抽卡手游以及现实世界的联动上做出极为精准的预言,并且,它的各种细节设定也非常时髦,领先于时代,至今无人能够超越,你看樱满戴的这个tws耳机,这可是2011年啊,领先苹果5年的设计啊!所以说罪恶王冠放到10年后的今天仍然毫不过时,算得上经典。它能给你带来一种充足的科幻感,那种科幻感是80年代二次元科幻热潮的余波,而且是最后一波。碰撞到了成熟3D时代和虚拟偶像动画的启蒙阶段所交织出来的神奇景象。

区别与以往的科幻片,区别于那些宇宙朋克、蒸汽朋克、核子朋克、赛博朋克或者EVA那样的电气朋克,台长想给《罪恶王冠》的这种科幻风格起个名字,叫做Void Punk。因为它的确呈现了一种未来时代的可能性,就是在高楼大厦窗明几净的未来社会背后,不仅暗藏着巨大的危机,而且人心更加脆弱。

能预言未来的科幻当然是优秀的科幻。从这一点上,《罪恶王冠》显然是一部相当有想法的科幻作品,它捍卫二次元(注)的决心不可谓不强大。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


正所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罪恶王冠》作为这样一部非常夺眼球的、时髦值爆炸的作品,它的剧情给人的却是一种一言难尽的感受。

从第一集开始,就有很多观众跟不上吉野大河内风驰电掣的节奏,看的人很多,骂的人也很多,直到经典的王之力一幕的时候,人们终于认定这是一部无可救药的片子。在涌现众多大作的2011年,尤其是在史诗感十足的《Fate/Zero》面前,它就像一个小丑一样。《罪恶王冠》的七大败笔Seven sins:符号化的女主楪祈,就像是绫波丽的低劣复制品;过多的超展开,都合感极其强烈;第20集直球致敬EVA的第21集,把“情书”两个字写在了脸上;波动极大的男主的性格非常地不讨喜;破鞋化的会长大小姐,可以说是引起公愤了;祭妹之死,可以说是再一次引起公愤了;最后当然就是王之力那一幕,几乎成了这部作品的代名词。

多少年来,众多争议大作都有为其辩解为其洗地的粉丝,甚至涌现了不少人气定型文,比如把国家队称之为爱与人生的童话,唯独《罪恶王冠》,好像从来没有被翻案过。其实喜欢《罪恶王冠》的观众并不少,但是没有办法,否定《罪恶王冠》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因为它的剧情存在太多的看似突兀的转折,加上夸张的演出效果,的确是极佳的吐槽对象,属于弹幕时代的大作。而且非常不巧的是,《罪恶王冠》赶上的并不是一个好时代。今日二次元赢家,《鬼灭》、《赛马娘》和《东京复仇者》,乘上的是新时代网络社交的浪潮的动画,天选之子。《罪恶王冠》的年代也是UGC视频起飞的年代,不幸的是,风口夸大的不是它的优点而是它的缺点,飞上天的不是它的英姿而是它的棺材板。

比起《罪恶王冠》,当代的观众更青睐那种成熟的人性感十足的史诗大片,而在《Fate/Zero》之后,在2013年本已经在坟里躺平的大王冠被炸开了棺材板,一遍又一遍地被鞭尸被吐槽。这过程其实很有趣的,同期的烂片千千万,为什么偏要喷《罪恶王冠》?当然是因为它曾经是最夺目的,是在窥觎王位的,这就是成王败寇的真理。

《罪恶王冠》失败了,被打倒了,又被踏上了一万只脚,甚至还死无全尸,在之后的十年被反复地鞭尸。直到有一天,台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罪恶王冠真的失败了吗?”

所以前不久,台长重新看了一遍《罪恶王冠》。台长看得很开心,台长发现它其实是一部巅峰的娱乐作品,它掌握了娱乐的真谛。看似都合的转折,一言不合就秒杀的设定,为了大场面而搞事的剧情,这不就是美剧范儿嘛,这不就是好莱坞大片范儿嘛。一个火箭炮,“咣”的就上去了,它追求一种华丽的排场,至于战斗力的解说反而是次要的。如果说《Fate/Zero》是电影范儿,那么《罪恶王冠》就是唯一一部能做出好莱坞大片范儿的片子,是二次元的速度与激情,娱乐盛宴,久违了的爽嗨感受。哪怕是最终战,极其严肃的场合,也丝毫没有改变爆笑的元素,深得美剧大片的精髓。

Staff荒木吉野大河内仿佛在跟你说,讨论意义和原则是毫无用处的,娱乐作品的真谛当然是怎么爽怎么来。只可惜当年我们还沉溺于在二次元寻找人生的意义,真的是有病,有大病,浪费时间。那些宣扬意义的东西,什么钢炼,噼里啪啦全炸了之后,纯粹的娱乐也变得高尚了起来。仅仅是娱乐吗?当然不,还有少年的困惑。大河内一楼师承富野由悠季,吉野弘幸也给日升打过工,他们肯定熟悉高达动画的哲学是什么——就是激情与冲动,永远是高达的主题。

让激烈的战争看起来滑稽,这是最高的讽刺,就像夏亚遗言那样,那不也挺滑稽嘛,和王之力半斤八两的东西。而且,高达别看严肃,在男人装B这一块绝不含糊,什么砍袖都能给你整出来。王冠也是一样啊,主角永远都享受的是VIP待遇,包括描边枪法、空旷之地的结界,铁华团团长看到会流泪。这不是吐槽,这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嘛。这要是能吐槽的话,高达里面激光炮乱飞打半天打不到,难道不是更离谱嘛?描边枪法永远都是在捍卫主角的尊严,某个团长被撕去的是尊严,所以才会成为世界名画。而且,描边枪法也是相对的,别人打不中你,你也别想打中别人。你们总吐槽装B,那不叫装B,那叫仪式感——仪式感源于对生活的、对事业的热爱——你看《罪恶王冠》里面哪个不是对自己的事业非常上头非常热爱,无论主角还是反派,这不是摆几个pose就能表现出来的,不再是提线木偶,而是有血有肉的灵魂。纸片人既然有灵魂了,干出来我们碳基生物不能理解的东西,不也是很正常的嘛!

它本来就是一个搞笑片,包括校条祭,在献祭之前其实一直都是个谐星的角色。

为什么,集?只要你开口我随时都可以的。
——校条祭


还有人不理解王冠的对白。王冠的对白啊,那可太富有人生哲理和生活气息了,彰显了早稻田高才生的水平。比如这段,你问:“你阳光沙滩海边一身正装你热不热?”人家一边啃苞米一边说:“心静自然凉。”你看这个对话多么的Q弹。你读不懂,活该你去看干巴巴的异世界爽文。还有新八几问樱满集:“你和祈妹有什么关系吗?要是没关系的话我就去追了。”这是多么真实的男人的对话。紧接着,镜头一转,“将朋友拖下水的任务适合樱满集吗?”“当然,能拖下水的才是真朋友嘛。毫无冒险的人生太没意思了。”你看,这才是干大事的人才能说出来的话,不比什么友谊努力胜利真实一万倍。

年少的你,看到刀插在兄弟两肋上的这一幕,会觉得不爽,会反感樱满集,十年之后再看这一幕,你只能感叹:人间真实只能是人间真实。因为你有了更多的阅历,你长大了,你才会体会到这样的真实——这就是《罪恶王冠》的魅力,常看常新。

还有观众觉得王冠进度太快,没办法,老派原创动画就这样,非常执着于在一话解决一个问题,让每一集都跟大结局一样,这是当年二次元的遗风。现在的作品怕观众看不明白,特地放慢节奏,比如《鬼灭》两话改一集,俗称二改一,刚开播的时候挺多吐槽的、嫌慢的,现在来看这不是挺好嘛,直接登基了。

还有人吐槽,男主只要开挂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说拆高达就拆高达,说打卫星就打卫星。不然呢?难道要飞上天和卫星大战三百回合吗?还是像碇真嗣雷天使一样串几个特高压快充吗?《鬼灭》19集灶门帝急眼了冲着蜘蛛子不也是一刀秒吗?大家都是神棍设定谁看不起谁啊!你要是看不起这个东西,你怎么都能挑刺。

《罪恶王冠》最大的争议在于高中生困在学校搞自治的那几集,突出一个混乱、突兀、一惊一乍的,像布朗运动一样。你觉得不符合逻辑,错了,布朗运动才是危机面前人类最真实的逻辑,那种道貌岸然坚毅果敢的形象永远是少数,不是一个高中生能干得出来的逻辑。男主就是一个典型的高中生,他拥有王的力量了没错,他是智商提升了吗?意志提升了吗?W12发动机装五菱mini身上它能不抖吗?别说高中生了,成年人吃喝不愁窝小区里他都想翻墙逃出去[1]。危机面前,人就是一惊一乍的。不是说现实没有逻辑,而是说现实是七十亿人搅在一起的世界,你摸不透逻辑而已,所以安慰自己现实没有逻辑。

昨天你还兴高采烈在早会上要让部门的业绩更上一层楼,甚至还订了横幅好挂在会议室里,晚上还和大家去吃了顿饭、洗了个澡,结果第二天一个精神就传达下来了,一个部门就这么没了。晚上迷迷糊糊数着路灯杆回到家里,结果发现有条消息:“初中同学 那谁谁 新冠 人没了 在南卡”。哦,是她啊,当年运动会的时候我帮她们搬桌子凳子,然后她还请我吃中街大果来着。这不是很正常的么,有什么可奇怪的?当然以上都是纯属虚构,就说这个一丝。

哪怕你是大V、意见领袖、百万粉自媒体人,某一天嘴巴瓢了、手抖了,发酵了,完蛋了,从头再来了,很奇怪吗?那么多人都盯着你,可道貌岸然了,说着说着还声泪俱下的。甚至于你是大统领,风光无限雄心勃勃,结果天降疫情让你滚蛋了,连真正的王都是这样的,很奇怪吗?这就是生活!ITS the LIFE!

王冠本身没有罪恶,但是当你把王冠戴在头上,你在某些人眼里就有了罪恶,懂不懂这个道理?所以你再想一想,樱满集,平凡而内心敏感的17岁少年,突然有了王之力,他为什么会焦虑、冲动、反复无常,因为他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诽谤、无情的利用。当然有的人没有恶意,祭妹没有恶意——可是她死了啊!有什么可奇怪的?你看,樱满集知道空洞被破坏人就会死的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也很懵逼,他不知情啊!但是那些正直而富有煽动性的人就会广而告之,樱满集夺取我们的空洞,就是要我们死。你也无法反驳这一点,因为樱满集的确是动了这个念头的。

在这一方面,吉野大河内对社交网络下复杂的生态和语境有着相当超前的洞察性——当你摆不平超出你控制的力量的时候,你迟早会被反噬。你们不要笑樱满集水平渣,被人到处利用,高中生就这水平啊。高中生要是能一帆风顺地成事的话,这片子就不应该叫“罪恶王冠”,而应该叫“超人高中生闯荡第四新东京”,和《魔劣》一个档次。

少年为何要追求力量?为什么要成为罪恶的王?压力、冲动,以及难以排解的执念,成年人都无法平衡的东西,你指望一个高中生做得更好吗?所以樱满集黑化之后面对的是一种怎样的环境?那是一种out of control,失控的环境。

还有就是恐惧,他们缺乏一种东西能够填满他们精神深处的空洞,没有宗教,没有共同信仰,也没有钱,所以是很难达成共识的。当人心的空洞崩溃,人也会跟着发疯,甚至崩溃——这就是空洞的设定存在的意义。当然,你觉得很难看,因为人发疯的时候的样子本来就很难看。

还有王之力那一幕,樱满集当了背锅侠。干什么事情不得有个背锅的——你觉得你是王,抱歉,真正的王是不会露脸的,为了永远的利益,借你的好头颅一用这样的画面,在历史上简直是比比皆是。而且这种画面都会被围观群众描述得特别滑稽。所以王之力这一幕为什么如此地伟大?它完美再现了多方利益反复设套之后,最闪耀的那个王被人借头颅一用,还被围观群众群嘲的神奇一幕。

它和铁血48话希望之花完全不一样,冈妈在希望之花里要展现铁华团的悲壮和伟大,结果弄巧成拙,因为她不懂观众的想法,而吉野大河内搞出来王之力这一幕就是要对观众说:“看啊,王失去力量的时候就是这个德行,没有坚毅,没有悲壮,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观众的想法,观众就是会享受这种失势的滑稽。如果能深入地思考一下,那更好,如果做不到,那就继续享受吧。

《罪恶王冠》没有逻辑吗?NO!这太tm的真实了!人间真实大河内,真的是早稻田人类学毕业的。洞察人性就是比一般人透彻。人类的举动跟布朗运动有什么区别?就像蚂蚁一样,只有拴上两点一线的链子才会明白自己要干什么,不然就会到处乱爬。就因为人家太懂了,你不懂,你才觉得看不懂,以为是烂片。我们不知道谁对谁错,但是唯一的赢家只有利益,利益可以让人成为神,也可以让人不是人,区别只在于毫厘之间。这不讲理吗?没错,现实就是这么不讲理。那何必要求动画讲道理。《罪恶王冠》就是这样一部不讲理的动画,它被差评的核心原因也是因为不讲理。但是它和其它不讲理的烂片在于,你觉得《罪恶王冠》不讲理,其实处处都是人间真实。把动画的某一个切片拿来吐槽在其它作品里可以,唯独在这个片子里不行,是不成立的,它会反复锤炼这种怪诞感,而在怪诞感里提炼出来真正的人间真实。

所以说检验神作的唯一标准就是时间。

只有两种作品能称得上伟大,一是不被时间的冲刷而褪色,始终给人美好感受的作品,二则是能够常看常新,每一个年龄段都能体会到不一样的体验,在时光的映衬下折射出不同光芒的作品。《罪恶王冠》当然属于后者,少年看的是爽,大人眼里看见的是人间真实。

其实《罪恶王冠》最大的悲剧就在于,这明明是一个想要让中二少年看得爽的片子,但是中二少年却看不上这个片子,反倒是少年成长为社畜之后,在空虚的片刻寻找娱乐的时候,看这个片子竟然能够寻找到慰藉,寻找到娱乐的真谛。所以说,从头到尾,《罪恶王冠》都是一部非常真实的作品,极尽展现人间真实的作品,因为这就是生活。你觉得它荒谬,因为你觉得生活荒谬,所以你们才涌向异世界,去异世界寻找慰藉。《罪恶王冠》永远都没有错,错的是不肯面对现实的你。当你觉得它真实的那一刻,你终于读懂了人间的真实。

十年前我们吐槽《罪恶王冠》,是因为我们还在成长,还在期待成长;十年后我们原谅《罪恶王冠》,是因为我们终于悟了,还不如去看《罪恶王冠》。

也许有观众会有异议,为什么不看那些更久远的经典作品?因为它们的画风,包括平井脸和筷子腿,的确有点跟不上时代了,但是《罪恶王冠》它到现在还是很时髦啊,不虚今年的任何一个新番,给萌新看的话,他不会觉得这是一个过时的作品,唯一的缺点就是画质只有720P,稍微有点糊,那又怎么样,《无职转生》不也照样糊。所以,我们终于有了这样的大胆的想法——《罪恶王冠》,是时候该重生了。

站在2011年的高度,我们完全有理由吧《罪恶王冠》喷得一文不值。但是,现在,2021年,我们现在还有资格嘲讽《罪恶王冠》吗?

科幻动画的衰败本质上是冷战结束后,全球左派文艺思潮大面积退缩的一个缩影。当然,衰败是有一个过程的,上一代动画艺术家仍然在继续发光发热,但是接班人在哪里?过去十年的现实告诉我们,已经找不到接班人了,没有人能拍出来这种东西了。科幻没有死,能描绘未来愿景的科幻已经死透了。台长看了两眼苹果版《基地》,满脑子都是黑人问号:我tm的是在看异世界吗?我还不如去看异世界呢。其实人们对科幻仍然充满热情,很明显的例子就是《赛博朋克2077》,都非常期待,结果最后也是毫不例外地完蛋了。

《罪恶王冠》标志着一种类型片的沉沦,原创近未来少年科幻机战片,它曾经是二次元的王者,曾经有高达那样的作品作为标杆来存在。而后庵野秀明将其改造,加入了诸如要塞都市、学院生活、神秘生命体这样的设定,让其焕发了新的生机。在鲁路修的成功之后,我们原以为这样的作品能够再一次地书写奇迹,捍卫二次元的王座地位,这是只有二次元才能有的综合享受——满足了对未来的期望,对科幻的好奇,对人性的思考,对大制作大场面的渴求,对少年创造奇迹的振奋与共鸣——小说漫画游戏都不行,这是动画化才能给你的综合魅力,是二次元真正的王。《罪恶王冠》就是那样的捍卫者。

在神仙打架的2011年,要捍卫王的尊严,它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来试图跟上时代的步伐,比如网络歌姬的设定,比如弱化机体的运用,比如非常舒服的人设,以及潮流感爆炸的音乐。当然,它也尽力在维持高达和EVA传承下来的光荣与传统,快节奏、出其不意的展开、意味深的台词、嚣张的演出、营造一种好莱坞大片式的热闹感、爆炸感,直到最后,台长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它其实已经超出了当今业界创作者的能力,out of power。你的元素越堆越多,你的思考越来越深,你笔下的功夫就越来越无法支撑你想表达的东西,科幻、权力、少年的迷茫、武力的边界、近未来的思考,又要反抗GHQ,又要解决内心的空洞,又要平衡力量与自我的关系,还得解决几百号学生被困在学校里的焦虑和恐惧,最终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四不像的东西。即便这样,《罪恶王冠》还是贡献了一场华丽的演出和一个大体过得去的结局,比当今这些以平稳落地为荣的片子强一万倍。只能说,荒木吉野大河内他们尽力了,错的不是他们,是这个时代

我们今天的作品对于科幻这个东西,要么避而不谈,要么把它弱化成为纯粹的设定。对待科幻的态度就是对待未来的态度。所以可以这样讲,今天的二次元,眼里只有当下,只有过去,只有异世界,眼里的未来是极其模糊的。但是不要忘了,从《铁臂阿童木》开始,科幻就是日本动画的重要基石,为孩子们描绘一个充满愿景的未来这是动画的本分。当樱满集承载无尽的罪恶,披荆斩棘砍出一个新世界的时候,屏幕外的人们在尽情地嘲笑,只能证明时代变了。所以再后来,《革命机》评分6.2,《DaXX》评分6.0,连《EVA》终都不复当年勇了。不光时代变了,人也变了,创作的人变了,看的人也变了。你再看今年唯一有科幻大片的原创TV动画《VIVY》,台长之前就说过,这个片子为了避免失控吧设定砍到了极致,机体没了,学园设定没了,多余的人物也砍光了,砍到最后就剩一个歌姬和一个电饭煲,即便这样最后不也是勉强平稳落地嘛,光作画炫酷又有什么用呢?最后还害得WIT Studio巨亏5亿日元,以后可能连《VIVY》这种片子都会越来越少。

二次元的未来可能继续康庄大道,二次元原创科幻大片的未来即将走向绝路,所以我们不是想要平凡《罪恶王冠》,我们是迫不得已平反《罪恶王冠》。它是过去十年无论制作还是立意以及放送效应和商业成绩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是原创科幻大片最后的孤星,死也是站着死的。可能愧对于之前的几十年,但是绝对无愧于之后的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以后我们可能就要对00后甚至10后的新生代阿宅说,二次元不光有各种特效拉满的少年漫改、令人悸动不已的偶像以及无限风光的异世界,还有一种动画曾经是万众瞩目的,它描绘的是活力和危机并存的近未来,有看似光鲜亮丽的都市、神秘的巨大机器人、未知的病毒,以及背后的各种暗流涌动,当矛盾爆发点那一刻,少年和少女咋命运的邂逅中,立下了通向更光明的未来的誓言,无论他们承受多少罪恶,经历多少艰难险阻,哪怕这一切从来没有完美过。但是曾经有人为它们激动过,甚至为它们歌唱过,这是不是很有趣?

非常抱歉,各位观众朋友们,又听了台长贩卖了半个多小时的焦虑,那么最后,作为一种补偿,来唱首歌吧!


Music!


撒一把 五常稻花香
还有那 弱水三千不能忘
洗一洗 淘一淘
淘米水它不能倒
可以洗菜去农药
厨艺搓 不是我的错
一下厨房 我就浑身哆嗦
面对快要饿死的我 电饭锅轻轻地说
啊拉饭做熟的说

电饭锅不光能焖饭
还能做稀饭
煮泡面时打个蛋
烧鸡煲汤炖排骨
蒸豆包烤红薯
这就是我的幸福

电饭锅 你不要离开我
尘世中 你是唯一的寄托
和你混有吃有喝 简直是我的大哥
没有你我怎么活
(拟声词)
潮起月落乌啼霜满天
窗外又见炊烟
泪水滑过我的脸
长夜漫漫难度过
寒风中乱抖瑟
只有抱着锅温暖我
爱过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平安北京微博2021年10月24日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