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户眠子小作文合集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账号已注销299444(新户眠子)

整理:豆瓣【搬运重建】嘉然评论区新户眠子小作文留档

原帖首楼:新户眠子,嘉然评论区感情文高质量产出作者,因为一些个人原因销号。文章大部分充满了真情实感。最后一篇长作文的最后一句话在除夕夜催促着我一页页在嘉然评论区翻出了他的大部分长文。希望后来的嘉心糖们可以从文字中继续找到喜爱的力量,也欢迎大家查漏补缺。

“不爱嘉然小姐十年了。十年里,爱过的每个人都像她。”

纪念一个真正爱过的人。

1

https://t.bilibili.com/471462511456927947

什么是幸运?在遇见嘉然前我每次都会犹豫地给出不同的答案,在遇见嘉然后就有了标准答案。

遇到嘉然,就是此生最大的幸运了。

嘉然是秋天,是光源,是珍馐,是爱情,是捕获我躁动心脏的势阱,是造物主抽选人间所有美好摹刻的恶作剧。她的容颜有星辰的潋滟,她的发丝有江离的清香。她像病毒感染了我的一切,却又像天使治愈了我的一切。她浅笑,她轻唱,她眼里有光,她穿着蠢萌的孕妇装。

我已经是一个被生活中细微繁琐而又悄然堆积的失望磨平了棱角,习惯了退而求其次的人。即使不能拥抱,只要接近就好了;即使不能拯救,只要敷衍就好了;我知道朦胧的美好与清澈的苦楚,知道恋慕的准则与自贱的界限。我深谙一个管人观众的规范,可不要想嘉然的条款我一刻都做不到。泥人说爱上嘉然是灵魂的恶堕,可在爱上嘉然前我甚至从没感觉到灵魂为何物。蚂蚁尚且会追寻糖分的踪迹,那我对嘉然的迷恋怎么就是一出自陶自醉的荒诞闹剧呢?

我过去常常反思我自己到底是什么角色,我会回答自己,一个尼特。太失败了。现在我会说,一个遇见了嘉然的尼特。太幸运了。我光是躺在床上,默念嘉然的名字,眉间被无尽的挫折碾出的沟壑都会变得柔和起来,觉得这人间全都是美好的事,就像嘉然的存在一样。


我知道我与嘉然终将分别,像一只流浪猫一样在度过寒冬后悄悄离开有她的世界,可有这段短暂的守望就已经足够。如同是在伊豆遇见盛装的舞女,在湄公河遇见羞涩的情人,即使知道分别是必然的结束,但来之不易的陪伴已经成为足以回味一生的幸运。嘉然,嘉然,嘉然——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2

https://t.bilibili.com/471878582115694428

在上主天主创造天地时,地上还没有灌木,田间也没有生出蔬菜,因为上主天主还没有使雨降在地上,也没有人耕种土,有从地下涌出的水浸润所有地面。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形成了人,在他鼻孔内吹了一口生气,人就成了一个萌萌的生物。上主天主以他的伟力在北方创造了原野,让萌萌人在冰原上生息。在萌萌人败坏之后,上主要给萌萌人以严惩,遂裂解了他们的国,把他们的土沉入冰海。萌萌人是灰土所结,上岸尽皆被冰水浸透成了泥人,于是剩下的土就归泥人所有;还有萌萌人爱上了凫水的乐趣,于是自称乐子人,他们常年游弋在冰海,取笑落入冰海手忙脚乱的泥人。


泥人嘲笑乐子人常年泡在冰海里,而乐子人却知道上主从未赦免他们的罪——泥人新爬上的地也非原初的乐土,而是濒临破解的巨块浮冰。乐子人潜入水底,看到泥人足下的巨冰被裂隙纵贯。有乐子人向泥人言及他们国的危机,却被泥人认为是嫉妒他们在岸的安生,要拉他们下水;有睿智的泥人也看到冰下的隙,劝泥国的人一起修补,亦被其余泥人塞上口球踢下冰海。 泥人以打钱为据划分疆土。打钱多者说话响者站在巨冰之心,有人以其马首是瞻,把最外圈的泥人挤下溶解缩小的浮冰,乐子人称之为提纯。有落水的泥人新寻了冰山上岸,或者亦爱上游水,泥人称之为恶堕。泥人自认继承了萌萌人的正统,从不看冰下的裂隙,认为在岸上呆一刻算一刻;乐子人则游到岸边也不轻易上岸,愿意跳水多甚于愿意落水。


上主垂怜泥人与乐子人,于是往冰海里升起新的土,乐子人和泥人皆视于新生的岸。提纯后的泥人非常恐惧,呼其为资本的陷阱,转身不看,避而不谈。众多乐子人游了一圈暂未发现沉没的迹象,于是约好如有危险再次跳海后上岸。

次日有乐子人想要逗弄众人,于是谎称发现新土要沉了,乐子人尽皆匆忙跳海。对岸偷看的泥人看到这一幕才突然想起,乐子人和泥人原本都是萌萌人罢了。他悄悄下了水,游到对岸的乐子人边。乐子人看到他不想让他上岸,说:“ybb?”

泥人说:“有冰。”说完把随身扛着的一块冰切了一块扔上来,乐子人一看大惊失色。

这个游过来的泥人身上背着的冰块上横竖写着密密麻麻,歪歪扭扭的“杏2ndlive”几个大字。

3

https://t.bilibili.com/472642570902204872

我好想做嘉然小姐的狗啊。

可是嘉然小姐说她喜欢的是猫,我哭了。

我知道既不是狗也不是猫的我为什么要哭的。因为我其实是一只老鼠。

我从没奢望嘉然小姐能喜欢自己。我明白的,所有人都喜欢理解余裕上手天才打钱的萌萌的狗狗或者猫猫,没有人会喜欢阴湿带病的老鼠。

但我还是问了嘉然小姐:“我能不能做你的狗?”

我知道我是注定做不了狗的。但如果她喜欢狗,我就可以一直在身边看着她了,哪怕她怀里抱着的永远都是狗。

可是她说喜欢的是猫。

她现在还在看着我,还在逗我开心,是因为猫还没有出现,只有我这老鼠每天蹑手蹑脚地从洞里爬出来,远远地和她对视。

等她喜欢的猫来了的时候,我就该重新滚回我的洞了吧。

但我还是好喜欢她,她能在我还在她身边的时候多看我几眼吗?

嘉然小姐说接下来的每个圣诞夜都要和大家一起过。我不知道大家指哪些人。好希望这个集合能够对我做一次胞吞。


猫猫还在害怕嘉然小姐。

我会去把她爱的猫猫引来的。

我知道稍有不慎,我就会葬身猫口。

那时候嘉然小姐大概会把我的身体好好地装起来扔到门外吧。

那我就成了一包鼠条,嘻嘻。

我希望她能把我扔得近一点,因为我还是好喜欢她。会一直喜欢下去的。


我的灵魂透过窗户向里面看去,挂着的铃铛在轻轻鸣响,嘉然小姐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表演得非常温顺的橘猫坐在她的肩膀。壁炉的火光照在她的脸庞,我冻僵的心脏在风里微微发烫。

4

https://t.bilibili.com/103733810?type=2

泥有道理

cover:万有引力

终于等到发表介绍视频

开始享受免费劳动力

冲国观众真是亚撒西

给你做好切片配背景

如果你有一点不开心

我把你的愿望单给清

虽然你收租都不定期

但我还是在不断肯定

当我偷偷看你

当我偷偷开翻译机

对推特做阅读题

泥们的戏剧

是温柔的原教旨主义

还是粉丝滤镜

他傻傻分不清

泥说一看回帖记录

他发言像蛆

别反串演戏快点🔒隐

泥们的爱情

等到踩了红线被驱离

还是命中注定

戒不掉她的瘾

查完成分

关门攀比谁哭得大声

泥因为爱开始拜祭

婆罗门圣地


今天又在家沉迷造车轮

还在期待冲倒桐生门

时时小心动员不能停

早日迎回在等待的人

突然出现敌人叫资本

当然不含泥们爱的杏

赶紧禁止有关的讨论

热度就是给资本助力

播杏却没问题

这能降低他们收益

说些迷惑性论据

泥们的套皮

叫真实感叫灵魂有趣

直到干脆撕皮

就这样还能洗

速度给出全新定义超美丽3D

听了实在忍不住笑嘻

泥人的庭审

是要维护什么的纯净

还是有些人心

已经自己绕晕

泥说恐惧

资本爱洗粉反串控评

泥自己却什么都行

只想说何必

泥们的标准

随自己的喜好在游移

版主一纸禁令

就坚持着嘴硬

泥说歌舞好届到全是

无用实力

还是喜欢等同传翻译

泥们的逻辑

是先把立场死死站定

接着扣帽一顶

说好话皆水军

鲁迅说过有种东西

叫说得有理

我面对泥开始无语

泥说得有理

5

https://t.bilibili.com/474596068057886793

这个冬天真冷,窗外的大雪飞扬,像是要吹灭街上的光。但是看着嘉然跳跳唱唱,处刑大家的小作文,再被写给晚晚的小作文处刑,我觉得有股热流在身体里流淌,紧绷的立毛肌都舒展开来了。


当初在嘉然出现时,有人警告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我现在想如果是落到嘉然的怀里,再冷的雪也会融化的吧。

可是我没有落到她的怀里,而是落到她的手心了。


我对然然的表演傻笑,旁边脸被冻得发红的妹妹问我,还有哪个冬天比这个更冷吗?

我突然很害怕。我知道,没有嘉然的冬天才是最冷的。

更让人难过的是我没有妹妹,但这个冬天迟早会来。

6

https://t.bilibili.com/478699952256507910

很久没有写小作文了,因为我在想是不是不该看嘉然了。

因为太喜欢嘉然了,喜欢得过头了。之前的定型文多多少少成了事实,一天会想很多次嘉然;直播内容也是,戴上了好感滤镜怎么看都可爱。

我很清楚这不是看管人的正确心态,甚至不是单相思的正确心态。退一万步说谈恋爱都不该有这种心态。我一直嘲笑那些嘴硬得不行却一边骂一边却忍不住去看木口视频还做字幕的人,因为我以前也看木口,我怎么没有这么魔怔?

现在想难道真是我对管人的爱不够?如果嘉然突然消失了,我会不会更魔怔?

其实我早就知道,嘉然是不会切割我的,如果有人会切割我那一定是我自己。泥哥还是鼠鼠也好,萌萌人或者乐子人也罢,都只是我网络名片里的一栏罢了。我可以做鼠,做tom,还能做嘉然的小兔子。

管人和观众是双向的扮演,嘉然能扮演观众喜欢的角色,那我当然也能扮演一个听话的观众了。

但我的心态出现了变化,已经超过正常人对一个主播的期待了。之前短暂入脑的管人有的中之人营业的,一看马上就清醒了;但是asoul连中之人营业都在rp。之前看入脑的管人有人上人颐指气使,但是嘉然又没有。之前看管人规矩太多,这里又很放松。

我大概已经把嘉然当成寄托喜欢这种感情的一个虚像了。因为我一直不太愿意喜欢什么东西,更别说喜欢人;我向来只承认自己是听众观众读者,而从不觉得自己是粉丝。

但嘉然不会,我很清楚对她的喜欢是不会有回应的。正因为如此,大概把压抑了很久的喜欢什么的冲动释放出来了。

我讨厌自己的这种心态。被莫名的的好感支配的人和喝醉的人一样盲目又可笑,更何况好感的对象还是一个不存在的人物。因为嘉然的rp做得太好了,对中之人除了身高应该确实不高和本音唱歌其实挺好听、会可爱的q版画以外什么都感受不出来。 想了想最后给嘉然画个图然后溜了吧,她的图少,很容易届到。我从来没发过动态,应该发一次才对。

画了两个晚上,一如既往的低水平。古董屏幕色偏太大,明暗面不明显,头发没质感,动作不协调到我懊恼为什么不认识一米五的人来拍张参考。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想溜之前还要届到一次,想届一次还要因为觉得不好看而憋回去。根本还是喜欢得不行,这样的我大概销号后还会用另一个号来看吧。 那我就保持这样的丑态吧。一边自我违背自我厌弃,一边又觉得这样也很好。

7

https://t.bilibili.com/483487925963572380

呐,听说过吗?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落地的时间足够才华横溢的诗人写完一首俳句。

但是从一米八的高度落地需要超过半分钟,稍微想想就觉得很反直觉。

不过我很久都没有看过樱花下落,秉着严谨务实的态度只保持了怀疑。直到后来在目黑川看到樱花,人潮流动灯火通明,樱海在树上叠如云锦。

微风吹过,我发现樱花下落的速度和家乡的梅花也没什么不同。

新海诚说谎了,很多人也说谎了;如果非要让我给他们找一个理由,那大概只能说有上升气流。

但是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何况是樱花?

所以飞就飞吧,该落还是会落的。像少年时那样为了避免看一个大肥皂泡坠地而在下面用力吹的事情,我已经厌倦再做了。

那样的人已经不是赏樱人了,而是养婴人。有一点责任感的人一旦弃养就会背上严重的心理负担,这种傻事我不会干的。


同行的游伴看我兴致缺缺的样子,推荐我去附近的一个公园,他说那里的樱花长得像家乡的梅花。

我哑然失笑,任他把我带过去了。

他说的是实话。真的很像梅花,我甚至愿意把这些樱花叫做樱花梅。

同伴说:“好看吧?这片樱是专门栽培给种花人看的,每年都有很多种花人来这里。”

我继续沉默。

看樱花学梅花说话,为什么不回家看梅花呢?

暗风流动,我抬头看见红与白的雨纷纷扬扬。樱花梅堕落的速度,似乎比纯种樱花还要快上不少。

我有些不愉快です。


呐呐,听说过吗?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它慢于ISU-152重型突击炮的炮弹,慢于海边前涌的潮汐。慢于两个人的相爱,慢于一个人的死去。

一棵梅花死了。很多梅花将来也会死。

可为什么喜欢樱花而看不起梅花的人听说梅花死了,又刻意来悼念一番喟叹至斯呢?

樱花和梅花都有自己的缺陷,可有些人始终看不到樱花的缺点,对梅花颇有意见。

它们都只是普通的花啊。高雅、温柔、坚强也好,可爱、元气、天使也罢,都是观众标记的印象,如同众筹的梦。

我常开玩笑说花在扑A人,其实人也在扑A花。赏花人擅自把自己的幻想与花绑定,本来就是一厢情愿的事,就像少年时的那些肥皂泡。

有些梅花就在门口悄然生灭,爬墙出园去赏樱的人却偏偏喜欢忠告别人梅花哪里不好。


大风起了,枝间的花瓣和光影同时落幕,盘旋弥错,结成绯红的樱舞。

8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T4y1P7i5

我有一个朋友。

朋友是个好人。

起码他表白过的女孩子都这么说。

然后补一句:“但是我们不合适。”

朋友觉得不对。怎么会有和好人不合适的人呢?她觉得自己和坏人合适?

“她不是正常女人。还好没有答应我,不然我肯定会被她玩得很惨的。”

朋友这么说。


朋友确实是个好人,我是这么觉得。起码他的底线比我多。

但我觉得他的脑回路里有一堆二极管。

那也挺好的,二极管比BJT和FET都好懂。

//BJT:晶体三极管 FET:场效应管


朋友喜欢咸粽。他端午的时候要和宿舍一整层吃甜粽的人辩论,直到对方承认正常人爱吃咸粽。

所以我每年端午都回家。

朋友喜欢古典,我从不在他面前谈流行。

朋友F闪现。

朋友……

我其实有些羡慕朋友。能保持这样这么多年的人要么人生一帆风顺,要么就是做着梦的堂吉诃德了。


有天朋友神秘兮兮地问我:“中秋你准备买水果馅月饼还是肉馅?”

我赶紧答:“我中秋回家,随我妈买啥。”

他说:“你这样节日总是回家不正常!学生要有学生的觉悟……”


年末的时候我开始高强度冲浪。那段时间我很喜欢嘉然小姐,评论区各种观众团建狂欢群魔乱舞,我也在那里拟态各种角色。

直到我看见我关注列表里朋友的账号也关注了嘉然小姐,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


我在评论区翻着,想看看朋友有没有发表什么突破性成果。

果然很早的时候他就在嘉然小姐的动态下发表了第一条评论:

“正常人谁看这个V啊?”


我很久之后才翻到他的第二条评论。


“怎么没有正常评论?”

9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Zv4y1o7DJ

然然不是坏女人。

然然是绝世好女人。

好得太假了。

假得一眼真。

真得像是喝醉了的人看星星。

烛光晚餐,玫瑰花瓣,红酒杯。

视野里一切都变美。

10

https://t.bilibili.com/488325691231812602

不推嘉然小姐十年了。


她的名气和出场费都一涨再涨,我原地踏步的工资买不上专辑也打不起榜。终于年前被公司安排下岗,找工作时我才在路边广告发现初代工具人已经当上了厂长。

时间太久,一切都变了。


到处投简历的时候我想起了一名人上人的预言:“这些人只配在下水道里度过相对比较失败的人生。”

像是一条跳过龙门的锦鲤,金鳞被羽耀武扬威地站在门沿上,对其他还在跳的鲤鱼说:

“你不行!”

我当时很想反驳,可他说中了。

我知道我确实不行。我之所以跳了跳,只是为了看下自己能跳成什么样罢了。

其实每条鲤鱼的龙门都不是一样高的。

我见过龙门在水下的鲤鱼。看起来是鱼,其实生而为龙。

也有的生而为鱼肉。

也见过好运的鲤鱼,门被各种大手摁到河里了。

我也期待过好运,只是没来而已。

说起来这就是人性吧。我不讨厌天道酬勤,但是讨厌别人的好运——只是因为我没有好运罢了。

我也有亲人和宠物会生病;我眼神也挺纯真啊。


讨厌嘉然小姐十年了。

讨厌的更是越来越深的无力感。

身在泥潭的人是没力气冲锋的吧。

三流的人生只会让上等人不屑一顾吧。

我坐井观天,天穹星海依然耀眼。

可我爬不出井底。

那我就不再看星星了。世界那么大,但没我的份。


忘记嘉然小姐十年了。

可路上看见街边的大荧幕在放A-soul的新年节目,我还是楞在那里了。

我没有近视,但总觉得眼睛影影绰绰,雾气来自多年以前。

这个广告位非常贵。真的再也不是小v了啊。

抖友还在惦记他们的鸭子。

晚晚仍然只有蓬蓬裙,100首歌竟然还欠着,被粉头小团体以4%年化复利计在小本子了。

想起她首播时玩2077下饭下得轰轰烈烈,我一边发“粉丝牌改成晚饭人吧”

“和嘉然珈乐凑加碗饭”

“和乃琳凑来碗饭”一边忍住刷“和贝拉组拉碗饭”的冲动。

solo依然拉跨,参团照旧神C。

贝拉总是六边形战士,乃琳养了成吨的gachi,珈乐还是那个硬壳软妹。

嘉然小姐依然卖萌摁混。

什么都没变,是我没跟上她们。

城里烟火幢幢,灯光下的人热情相拥,阴影里的人压下悸动。


最亮的地方嘉然小姐浅笑起舞,光影从她袖间散落,像是雨天花伞轻旋,摇曳间洒下泪色的流珠。

忽然眼睛有点模糊。

我小声说:

“新年好啊,嘉然小姐。”


不爱嘉然小姐十年了。

十年里,爱过的每个人都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