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危邂逅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夜晚,十分宁静,但对于某些人而言,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在一个富丽堂皇的独栋别墅附近,有一人鬼鬼祟祟的,接近了这个屋子,他抬头望了一眼这个两层洋房别墅,眼里流露出一丝羡慕与愤恨;再望望这个别墅附近的建筑物。。。。不,别说是附近的建筑了,就算是整个地区的建筑物和这个别墅比起来,都黯然失色。 别墅的主人不知道有什么心理,把这个别墅装饰得可以说达到要让整个宇宙都知道他超tm的有钱,让任何看到这个别墅的人都会在心里想:这就是有钱人吗!太气人了! 很明显,这个接近别墅的人也是这么想的,他眼睛里的火简直能射出来,然后把这个别墅烧成灰烬了。“就让我来看看。。。。你家里隐藏着什么吧,恶魔。”他咬紧牙关说到。说着,他三步做一步,快速接近墙壁,几乎可以说是贴地飞行。接近墙壁,他直接一步上墙,在墙上跑步,接近了阁楼的窗户;接着靠近窗户,他借墙助力,一跃而起,在腿上凝聚力量,一脚冲碎了玻璃,并顺利的进入了屋里。四处张望一番,阁楼倒是空空如也,连蜘蛛网也没有,看得出来是新建起来的房子。下到二楼,是五间卧室,四间卧室大门紧闭,只有一扇卧室的门半掩着,应该是那个家伙住着的卧室。“明明只有一个人,为什么要做那么多的卧室。”他内心疑惑,但他知道现在不是管这么多的时候,今天晚上恶魔出去占卜骗人去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恶魔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才会回来。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要尽快的从这个恶魔手里偷走能提升力量的东西,然后提升自己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尽快提升力量,但是他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对于这个恶魔,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只能立刻到这个恶魔的卧室寻找一番了。说着,他迅速进入了卧室,但是并没有关上门,为的就是不留下他来过的痕迹。什么?你说那个被他打碎的玻璃?他会在出去的时候用术法修好的,别担心了。而在旁白说废话的时候,他正在翻箱倒柜。他打开了梳妆台的所有抽屉,双手齐拉,每拉开一个都低头探视一番。“。。。。没有。”然而梳妆台里面只有满满的化妆品。总不能这些化妆品是恶魔重要的东西吧,如果是的话那这也太多了,他可没带麻袋,当然如果有麻袋他更乐意去用麻袋去套恶魔。他打开了衣柜,打开了床头柜,打开了画背后的保险箱,打开了。。。。然而一个看上去有很大魔力和有很高价值的东西都没有,衣柜里面只有女装还有斗篷,还有床头柜是空的,甚至是保险箱,里面都没有钱,是一堆奇怪的皮,塞满了整个保险箱,有些皮甚至带有鳞片,而有些皮带着像鼻涕一般的粘液。“。。。。这些虽然没有魔力,但是带有浓厚的恶魔气息。。。。”但是这个是不能带的,因为恶魔的气息对人体有害,若是带上其中任何一张皮,那些恶魔气息都能让他一命归西。他关上保险箱,准备前往一楼搜寻的时候。一股让他熟悉的气息与气场,接近了这个别墅。他当场汗毛直竖,鸡皮疙瘩在全身突起,为了防止感知错误,他用他自身精神力仔细探查了一番。当然这股精神力很细,细微到对方只要不是刻意寻找,就一定发现不了的地步。但是他探查到了一个身影与浓厚的恶魔气息之后,他两股战战,几欲先跑,他又探查了太阳升起的时间。“出事了。”太阳并没有升起来,而这个恶魔已经提前回来了,此次任务只能就此作罢,必须赶紧撤离。但是这个独栋别墅大门肯定是恶魔的必经之路,不能走那边;而窗户都是锁上的,且是外锁,是恶魔不知道用什么方式从外面锁起来的,若是撞碎出去,必定会被恶魔听见,所以也不行;而刚刚的阁楼,虽然不会发出声音,但是阁楼的窗户是开在别墅侧面的,除非恶魔眼瞎,不然不可能看见有一坨黑影从自己家阁楼出来。所以现在计划只有一个,那就是。藏起来!赶紧找地方藏起来!他一步作两步,蹿进恶魔的卧室,躲进了床底下,他认为恶魔也是需要睡觉的,在他睡觉的时候再溜走。这个过程,从他汗毛竖起到藏入床底,不过三秒钟的事情。他的精神力一直附在恶魔的身上,依旧没有被发现。他的身体没有完全贴近地板,好让恶魔发现的时候,有机会逃脱。而这时,他已经感知到,恶魔已经用钥匙,打开了正门。。。。“砰!”的一声,大门关闭了。。。。他的心,却跳个不停,而且越来越快。。。。“砰!”“嗯哼哼~今天是周日~我就去购物~提前回到家里~睡个大觉~哦耶~”恶魔边跳边唱,来到了自己的客厅,把两个大麻袋丢到沙发上。甩动的时候,恶魔身上虽然穿着巫师服装,但是也显露出它是一个身材凹凸丰润的女性,它腰身苗条,脚腿伶俐,身子结实。显然不是常人。“呼,这个星球的生物比那些鱼人有趣多了,但是也比那些鱼人聪明多了,不咋好骗啊。”恶魔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自言自语的走向了客厅的中间。借着月光,恶魔的全身在月光下散发着银光。它披着一袭墨色的黑袍巫服,在月光下显得很神秘,看起来有20多岁,除了帽下一头紫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呼,该伸展身体,准备洗漱睡觉了。”说完,它张开双臂,弓起身体,浑身发出骨头摩擦的声音“嘎嘣嘎嘣。”它似乎非常用力,但脸上却洋溢着惨白的笑容;接着,它身体开始膨胀,越来越大,好像要撑破的气球一般;外皮开始逐渐撕裂,发出肌肉撕开的声音,但是并没有血流出,流出的反而是一种粘液,而且身上的血管逐渐增大,并独自活动了起来,变成了一个个独立的触手,也带着粘液;它的形体逐渐固定,形成了一个洋葱的形状,但是这个洋葱,身上突起了许多眼睛,以及长出一张大嘴,里面还有三根舌头,浑身流下了像鼻涕一般的粘液,以及底下有着用于移动的小触须和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根的触手。有的地方甚至还有骨刺,这种生物要是直接让人看见,必定一眼就是令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然后跪地呕吐。但是,在它变身之后,它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呼一声“爽”,表现出很疑惑的样子。“嗯?”它的所有的眼睛,望向了不同的地方。每只眼睛,都如同深渊一般漆黑,深不见底。瞳孔却散发着红色的光芒,透露出滔天的恶魔气息。“让我看看,究竟是谁,鬼鬼祟祟的躲在我家里啊~”它能这么快感知到是因为它本就是靠恐惧与贪婪为食的恶魔,而在它变身之时,它却感到了那吞噬恐惧的畅快感,虽然只有一丝,但是还是被它捕捉到了。“不出来是想玩躲猫猫吗?那好,我来找你了。” 它先是走到沙发旁,狰狞的带着粘液的触手迅速向沙发底下摸索,然后扒着沙发底部,猛一用力。客厅的所有沙发,被它整个掀开,而下方空空如也。“噢,看来不在这。”它抖了抖自己的触手。那张没有鼻子的脸上,多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它蠕动着触手到了厨房。橱柜的门被触手一一拉开。每个触手上都长出了个眼睛,向里面窥探。可惜里面依旧是一些锅碗瓢盆,并没有人的踪影。“看来也不在这。”他的语气越来越玩味。它用触手快速的爬上二楼,看着自己的四间卧室,和那间自己的卧室。爬进自己的卧室,慢慢的环顾一圈,触手与粘液摩擦的声音显得是如此的大。。。。“桀桀桀,你是不是在我的闺房里面干些奇怪的事呢?”它的笑容越加狰狞,正要搜索这片看起来没有变化的卧室。突然!它的手机在楼下响了起来。“那是谁,那是谁,那是恶魔人!”它嘴角弧度下降了。大半夜,谁给他打电话啊。它,下楼了,并关闭了自己卧室的门。而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在精神力的感知下,他感知到恶魔在楼下讲电话了。他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房门,轻轻的拉开一条门缝,想要乘机离开。外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些触手的粘液在门外之外,还有一些粘液从头顶滴下来。等等?头顶?他抬头。头顶是一个带着眼睛的触手正在晃晃悠悠,似乎在嘲笑着他将要葬身于此。他吓得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另一只手迅速的拿起背后的桃木剑,然后翻身一跃,站了起来,看着很威猛,如果他的腿没有在抖的话。而恶魔,依旧在讲电话。“没什么事情的话,先挂了吧,我这有老鼠,我先弄死再说,好的好的,再见。”恶魔来了。慢慢的爬到了房门口,它已经用触手堵死了所有的逃离路线,包括窗口。恶魔看着他,打开了灯,他们的身影在灯光下完全显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夜行服,胸口有着道家的太极图案,虽然全身都是黑色,但是也有红色的绑带绑在四肢与腰部;一手执着桃木剑,一手摸在背后,应该是在寻找自己的符纸;面容帅气且带着点稚气和不屈的小眼神,如刀削的眉毛,和满头的大汗。但是一眼就知道,是个道士,且未成年。它,变得更恶心了。“小道士,虽然我不知道你到我家要干嘛,但是我想说。”“你不可能转世重生了。”小道士牙关紧闭,恶魔满眼笑意。所有的触手都长出了眼睛,而且慢慢的,长出了骇人的骨刺,就好像在说,他要攻击了。被那目光盯上,小道士抖得更厉害了,心中已是骇然无比。但是他拼命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正义一定战胜邪恶!小道士先手出击!他使用了爆破符!击中了恶魔,恶魔被迫阻挡,然后后空翻,借着床垫弹起,蹬上墙壁,凝聚力量在桃木剑上,然后在烟雾的遮挡下在半空中直刺恶魔的一个眼睛!嗤,的一声,刺穿了恶魔的眼睛!然后他用力蹬脚,在恶魔脸上留下一个脚印,向恶魔身后翻越,他要跑掉了吗?接着,他的一只脚被恶魔的触手刺穿。“啊!”钻心的疼痛袭来,让他力量瞬间瓦解!他整个身体被触手带着,甩回了房间,打在了地板上。小道士觉得自己的背肯定有几根骨头裂开了。他忍痛准备发力,但是下一秒,又是一根触手袭来,刺穿他的腹部!“噗!”他吐出一口鲜血,肚子的血正不断的涌出。但奇怪的是,他的血是黄色的。他再度扔出爆破符,再扔了一个剧毒符,试图减缓恶魔的速度,然后自己用桃木剑,利索的切开了肚子上的触手。却不料,一群触手突然暴起,直接压向他,他试图用自己的速度取胜,但奈何他受伤且无路可逃,被触手压制。他拼劲权力,用桃木剑的力量释放一道光盾,阻止触手刺穿自己,但触手用了压倒性的力量,直接把他的光盾压碎,并将他从二楼压穿到一楼客厅。他躺在碎石堆里,血流不止。全身的骨头都断了,力量已经凝聚不起来了。“已经,结束了吗。。。。”他自嘲的对自己说到,他没想到恶魔竟会如此强悍。只怪自己被欲望支配,现在后悔已晚。“小道士,我说了,你必死。”洋葱恶魔那巨大的身躯砸碎了二楼的地板,直接压到了小道士身上。“啊!!!!!!!!!!!!!!!!!!”小道士只有说话的力气了。“虽然你很强,但我更强,你现在的强度也只配当我的养料了。你确实是个不错的养料,在我吃了你之前,我先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吧。”洋葱恶魔的一只触手插入了小道士的大脑之中,小道士的头不能动,只能拼命大声呼喊。“不!不!你不可以!不!!!!!!”洋葱恶魔正在细致的查看小道士的记忆。根本不在乎小道士叫唤着什么。但是突然,洋葱恶魔眼底里滋生了一丝疑惑。。。。它对着小道士说到。“你,叫柠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