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1980

来自萌娘文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水仙1980

作者:片岡とも(片冈智)


■1980

— I —

3月。和跟往常一样的朋友们在山顶游玩。
成员里有一个最近才认识的家伙。他的名字叫做I。
是个近乎暴走族、纯粹喜欢飞车的家伙。
某一天,熟人S偷来了一辆改装得很像赛车的RZ摩托。
比起对飞车没有任何兴趣的我们,I有着根本的不同。

第二天,I一再向S请求,把RZ借走了。
接着两天后,在我们平时一直游玩的山顶上,I遭遇了事故。死了。
葬礼只有我们的领头人N参加了。我们不知道要以什么表情来面对,所以没有前去,没能前去。

那一晚,大家来到了I遭遇事故的那个转角。
路面留着因后轮锁死造成的轮胎痕,路边的防护栏有所凹陷,方向指示灯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往常一直说着无聊话题的我们,在那一晚也只能默然。
即使出事的转角就在我们的眼前,但却没有人带着像花束之类的东西。
终于,最初把摩托车偷来的S,把吸了半截的香烟供奉在防护栏前。
其他人也同样效仿。
我和领头的N并不吸烟,于是放下喝过的宝特瓶作为替代。
空气非常寒冷,呼出的气息都成了纯白色的烟。夜空中,猎户座美丽异常。
就这样,I从我的故事之中消失了。

……国道延伸,沿线的柏青哥店不断地建了起来,校园暴力之类的词语开始流行……
1980年,少年时代的事情。

—S美—

5月,跟我有点交情的M拨通了我的电话。
据他说是被十分为难的事情困扰着。
那时他一星期都没有来学校,说不定我多少有点担心他。
M自己也不确定我能否回应他,总之就先试着找我商量一下。

「老爸还没有回来。」
一开口,M就说了这样的事情。
本来M的家里就没有母亲,依靠生活保障金度日。
所以M从最初就没有依靠父母。
我们经常一起打柏青哥,我也知道他还有做着其它的工作。
有人一定会认为我们是特殊的,其实不然。我的朋友中并没有依赖父母的家伙。小屁孩就要像小屁孩的样子开始独立地生活。

「……其实妹妹她……」
接下来的话便是在说M的妹妹小S美的事情。虽然低一个学年,但我还是挺熟悉她的,是个开朗可爱的孩子。
「小S美怎么了?」
「这次虽然要退院了……」
我之前并不知情,似乎是入院了的样子。
「是不是住院费不够了?」
M摇了摇头。

现在我也没详细了解到当时的情况,不过似乎不用担心医疗费用的事情。
据M所言,目前的难题是生活陷入了困境。
「嘛,老爸不在的确会感到为难吧……」
可是,当我嘟哝着发问时,M只是一味沉默。
到了现在我就明白了。一定是从那个时候开始,M便知道的。

3天后,退院日。
总之先找熟人安排好车辆,到稍远的医院里把小S美载了回来。
「K同学,谢谢你。」
很久不见,小S美看起来瘦了点。
但是,羞涩时的笑脸还是一如既往。
这时我想既然已经退了院,小S美就会很快地健康起来。

那一晚,M找我商量。总之当前的生活非常困窘。
对于从最初就不想找父母要钱的我们来说,M的话语显露出软弱的一面。
「不想就这样一直呆在家里。」
但是听了这句话之后,我也多少理解了M的想法。
说不想呆在家里,我想是因为需要看护妹妹的原因。才刚出院,这能充分地想像得到。
然后,一直呆在家里,就意味着M没办法去赚取生活费。
从来都是自力更生的M在这个问题上很有说服力。

第二天,我把自己的零钱收集起来,准备了7万日元。M十分高兴。
6月,小S美再次入院。我也坐上急救车跟了过去。
那时,M第一次给我详细说了小S美的病情。
其实小S美入住的并不是普通的病房,而是临终关怀医院。似乎是M的老爸还在的时候就这样子了。
因为胃癌,小S美的整个胃都被摘除掉,但最终癌细胞还是转移了,已被告知无法医治。
所以并不是普通的病房,而是临终关怀医院。
病情平稳时可以回家,当症状恶化时还得回到医院。
如此重复……并不是为了治病。

「不知道还可以再回几次家……」
M这样说道。

「小S美自己知道这事吗?」
这个问题M并没有回答。但后来他添上一句,说本人应该察觉到一点。
我去探病,小S美就像电视上见到的那样,正带着吸氧面具。
她微微睁开双眼,发现是我,便稍微有点害羞地笑了起来。

「……还好吗?」
没有新鲜感的问候。但那时的我,除了这些话之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第二天。
我和M发誓要一起合作。
晚上我在工地填土,白天M就在附近的柏青哥店打工。
当然大家都对雇主隐瞒了年龄。
互相有空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医院,是一个尽量不让小S美孤身一人的作战。
但即使如此,我还会偶尔去去学校,而M则是完全没上过学。
不知道去了哪里的M的老爸,依然全无归家的样子。

于是,在空闲的时间里我和M交替地出现在病房。
每天每天,面对着白色的墙壁,坐着局促的折椅,和小S美聊着些有的没的。
普通的病房虽然有探病时间限制,但临终关怀医院却随时可以。
我喜欢的时间,是早晨体温检查结束之后的8点左右。
我喜欢6月清爽的阳光,还有像是高兴又像是害羞地、浅笑着的她。

两个星期后。
小S美……不对,这时开始应该称作S美——
第二次从临终关怀医院退院了。
入院的时候是乘坐救护车,但退院时却没这样的服务。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钱坐的士。
所以只能再次拜托朋友,借了一辆破烂的小四轮回家。
然后我和M小心地把她抱上位于住宅区4楼的家。
看起来也很瘦的S美非常轻。令人悲哀。

7月。
那一年也是酷暑。
虽然我们用风扇忍耐一下也足够了,但担心这会影响S美的身体。
「嗯……没关系的。」
像往常一样笑着回答的S美,在我们看来更加显得悲哀。
连空调都没有。还是小屁孩的我们为自身的无力感到悔恨,想能尽早地成为大人。

第二天,我用螺丝刀和扳手硬把自己房间的空调卸了下来。因为经常搬家见得多,所以就有样学样了。
之后和M两人一起把沉重的的室外机搬上4楼,总算给S美的房间装上了。虽然雪种漏了很多,制冷效果马马虎虎。
「哇,真凉快~」
然而,S美这样笑着说道。她非常开心。
那一晚,我们三个人就在这台不怎么好用的空调前庆祝七夕。
我和M拿着冷冻的罐装可乐,而S美则喝着橙汁。虽然没有竹枝,也没有许愿签,却是一个愉快的七夕。

8月。

第三次入院。这回也叫了急救车,当时我不在场。
在候诊室和M长谈了一回。
老爸不在,也没有别的亲戚,医生似乎只能把情况传达给M。总之医院方面像是没有使用强力抗癌药。
也许是因为肉亲里面并没有成年人,医生也很难判断该如何医治。

「大概这是最后一次了。」
M自言自语道。
他所说的“最后”,一定是指S美已经没有回家的机会了。
假如可以回家,那么也不会再次来到这家医院。

白色的墙壁,局促的折椅。高大的M佝偻着身体,就坐在那张折椅上。
带着往常那类似吸氧面具的东西,S美偶尔也会注意到我,眯起眼睛朝我笑。

2天后。
灼热的阳光和蝉声。
去往医院的道路,沥青上热浪摇曳着。
我坐在折椅上和S美说话。
「呐,K同学……」
S美突然露出寂寞的表情。
「我已经不行了。」
S美自己也一定很清楚的,这是一句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但我不想接话,害怕不知道要怎样作答。

其实我想说“才没有这样的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全力否定S美的想法。但是,我没有如此坚强。
最终除了沉默着点头之外,我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从窗外泻进来的灼热光线使得纯白的病房更显刺眼。
S美漏出小小的哭声。大概,我自己同样想哭。

9月。
在余暑之中,S美第三次退院。
我们都很高兴。本来还在担心会不会就这样再也不给退院了。
但恐怕再也无法回到医院了。M这样说道。我也有着同样的预感。
依然是从熟人那借了辆小四轮回家,然后两人合力把S美抱上4楼,察觉到S美比上次又轻了一点,再次悲从中来。
在这段时间里,偶尔会有学校的老师、志愿者和来帮忙的人上门探病。这让我稍微觉得,好心的大人还是存在着的。

一天晚上,吹着不太好用的空调,我们三人定下了一个作战计划。
虽然花长时间聊了很多,但我们最终确定,要去S美想去的地方,要做S美想做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一个“作战”。的确很像小屁孩的想法。

月末的晚上。
我再拜托上次的熟人,借来了车子。这回并没有司机,只有单单一辆破车。
很顺理成章地,我无证驾驶了。首先,我也没到可以考取驾照的年龄。

S美和M乘了进来。我操作着不太习惯的离合,深夜驾车出行。
目的地是不远处的N海滩。开车15分钟左右的距离。
然后我们就在无人的沙滩放起了焰火。
将堆成小山的火箭和喷花烟花当成篝火点着。
我们也玩了章鱼形状的滑梯。我和M互相用火箭烟花对射。双手都是火药的臭味,而S美开心地笑着。
最后我们三人坐在沙滩上喝起了饮料。我和M是罐装可乐,那天S美也是要了橙汁。

海浪的声音,潮湿的风。仰望夜空,夏天的星座在闪闪发光。
波浪边缘的白色泡沫,到处留下蜿蜒的痕迹。
一句交谈都没有,三人一直眺望着。

―星期二 午前2点―

那天也一起留在M的家里。
M在里面的房间躺着。他最近竭力照顾S美,并没有好好休息过,所以现在该轮到我醒着了。
想着S美应该口渴了,所以递了点冰给她。
然后,她一直在叫唤着我的名字。微微睁开双眼,用无力的声音叫唤着。
「T同学……」
再一次叫唤我的名字吧。就一会儿,真的就要那么一会儿……
她露出了那张一如往常的羞涩笑脸。

于是我用力地握住了S美的手。不知为何,就想紧紧地握着。只觉得绝对不能松开。
片刻。当我反应过来时,S美已经没有了呼吸。
然后我知道了S美已经死去的事实。
她叫唤了我的名字。她的手如此温暖。她喜欢喝橙汁。她最后也对我笑了。
就这样,S美消失了,却在我的故事里凿下了一笔。

……国道延伸,沿线的柏青哥店不断地建了起来,校园暴力之类的词语开始流行……
1980年,少年时代的事情。
无聊的、暧昧的、冷静的、无情的现实。
不会像电视剧和电影那样充满戏剧感,变化总是不被察觉,单调无趣的每一天。
明明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行程,却又数着手指盼着周末的每一天。
轻视无聊的日常,寻找假想的刺激;探求容身之地,建立自身的价值观,人人只会时常关心自己是否身处安全圈内的世界。
……但也是尚不能抛弃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