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三年前的信件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三年前的信件

作者:余烬组 Embers_Studio

本文为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背景设定文档。

抑郁症

原文地址:《“噩梦直角”三年前的信件,其一》

​​我曾经认为自己在灾兽的生态学上的认知已经足够丰富,但其实仔细想想,我本以为灾兽的构成原理不足以支撑它们出现复杂的形态,更遑论与数十亿年历史的地球生物,与我们——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相提并论。
哪怕可以通过模仿化石触及一些生物结构的门道,也只是在绝缘层的支撑下才能正常工作的拙劣的赝品罢了。
大多数情况下对灾兽的分类法并不会遵从我所提倡的分类学,而是从其攻击手段,以一种从军事方面的视角出发进行定义,但共生种并不在此列。
虽然我没有亲见,但调查结果无不证明「她们」拥有着复杂的、和高等动物类似的构造体,以及更加过分的,人类的外形。
比起其他简单的灾兽来说,共生种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完全是一个硬扣上去的概念,试图把这种危险而又不怀好意的存在强行划入灾兽的范畴。
我无法接受灾兽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这样显著的,飞跃性的进化。这彻底违背了常理与学识,也是一个极端危险的前兆。我担心这样不合逻辑的现象终将失控,而导致我们的败退。
我在求证、求知的过程中,却不得不面对巨大的质疑和刻意的回避,人们似乎不愿意相信、甚至不愿意提及这个问题。共生种的潘多拉魔匣已经被刻意开启,若我们急着将其合上,又怎么可以抓住最深层的希望呢。
我的研究很快陷入僵局,最终不得不打道回府,回到阔别数年之久的家中。在家的日子过得飞快,我已经记不清我情绪低落了多长时间。
我用烟草和酒精麻痹自己,在为数不多的清醒时间里则沉迷于打猎。
在获取猎物的同时,我思考着这些精巧的生命,思考它们的冒着热气的血肉。
以及包容着它们的,这个宇宙的起源。
这样的日子或许持续到我有一天对打猎也开始兴致索然,或直到末日来临为止吧。

迟到的信件

原文地址:《“噩梦直角”三年前的信件,其二》

​​在今天结束了游猎,回到家时,一位邮差等在我的门口,将一封书信交付予我。
这是一个盖着三角形火漆封缄的精致信封——恐怕现在许多人忘了它的意义,但我还记得这是属于容克家族的徽标。
尽管并不值得炫耀,但我的父辈与容克家族一直有着不错的交情。在我年轻时曾拜访过他们,年长而亲切的容克教授与我相谈甚欢,他对我从事的事业与研究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赞许有加。
在那时,容克家族就已经开始涉足ARMS的制造事业,并成立了实力在整个City也首屈一指的容克学院。但在黑十字帝国学联成立后不久,我就听说了容克教授卸任学院理事长职位的传闻。
邮差的神情显得烦闷,一见面便向我抱怨起信件的事情来:它还用着三年前的邮戳,在多个邮局碾转了数次,最终在被扔进碎纸机前被他的主管瞧见,并把这个麻烦的差使派给了他。在给了这唠叨的家伙一笔小费后,我终于得以脱身回到屋子,好好看看这封来自容克教授的陈年书信。
省略掉前文的寒暄问候,让我此时倍感惊讶的是信中寥寥的几笔——我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还差点打翻了酒瓶。这份迟到的书信包含了太多信息,我停滞不前的研究一下子便寻到了希望的新标。
「……斯特莫先生,或许这是我作为一个外行人在闲暇时的无聊幻想,如同托马斯·莫尔设想了完美的乌托邦一般。我时常思考,若灾兽们拥有了人一般的躯体与智能,而不再是冰冷空洞的无机物,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我又这样的思虑,多半是因为近期容克学院参与的一次作战行动中,发现了异于平常的情况。有参与作战的DOLLS目击了拥有人类外形的灾兽——准确地说,我无法将它们的种类进行定义。若你仍对这些生物的研究保持着昂扬的兴趣,不妨试着调查一番与他们相关的事情。
它们或许对我们的未来会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我期待与你的回信。」
我迅速地洗了把脸,把酒瓶悉数收好,接着仔细地查阅了与容克学院相关的记录。这封姗姗来迟的书信将围绕我的阴霾迷雾一扫而空,为我明晰地指出了调查的方向。不出我所料的是,容克学院在三年前参与了「废都讨伐战」。那是City成立以来无数的灾兽危害中最严重的一次,活性化的灾兽集中出现在了一个居住区——这几乎是这数十年间绝无仅有,任何报告中也不曾记录过的首现个例。
为了迅速击杀目标,City动用了几乎所有能调集的火力。尽管事件得以「妥善」解决(请容我在这里先提出疑问),那片城区也被彻底摧毁。教会不得不将之放弃,它也成为人们口中所说的「废都」。在那时候,容克教授所提到的「拥有人类外形的灾兽」,或许已经在「废都」现身。而它与如今的共生种,或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看来我得收拾一下自己,立刻去容克学院一趟了。​​​​

噩耗与秘密

原文地址:《“噩梦直角”三年前的信件,其三》

原版 《空王座篇》更新后

​​前往容克学院的路途并不遥远,我很快便抵达目的地。
对于在这里的的调查我已做过极坏的打算,但现实的情况远比我想得糟糕:
首先是容克先生早已过世的噩耗——我极少在书写中言及过多关于他人的情感,但我仍想花一小段话表达我的悲痛与哀思。
容克博士一贯秉持着的反对战争扩大化立场,在学联内与不少人的关系极为僵硬,似乎灰烬教会也对他没有太好的态度。在这样的环境中,容克教授索性辞去了理事长的职位,离开了斗争的漩涡。我想对于容克教授而言或许是一个沉重而艰难的抉择——毕竟容克学院承载了他近乎一辈子的心血结晶。
接下来与容克员工们的交让我感到相当的怪异。
在我在学院中试图收集情报时,无论是与容克教授或 「废都讨伐战」相关的信息,学院中的员工都避讳莫深。他们或是保持礼貌的微笑,声称自己毫不知情;或是敛起友好,直言我不要涉及学院内部的事宜。在我感觉阻隔真相的高墙再次压迫而来前,某位穿制服的年轻男人叫住了我,问我可否去学院外借个火,帮他点一支烟。
在僻静处,他将一份包裹递给了我。若容克教授的书信是与魔匣匹配的密钥,那么他便是拧开闭锁的推手了。
他自称容克的情报官,包裹中装着的是我需要的情报资料——这是几卷涂着红色的氧化铁涂层的纸带,纸带的包装上写着几行潦草的字迹:「Ju87斯图卡,对话记录」。 这是一种叫做「磁带」的可以储存声音的发明,而且是特制的小型化产品,需要电池驱动的特殊的机器才能播放——万幸的是,他将机器也一并送给了我。
当我问及他的细节与容克教授的情况时,他仅仅请我不要在此深究,至于我我想知晓的东西,则都蕴藏在层层的纸带里。在我道谢前,他告诉我我或许会因此卷入一些麻烦,甚至陷入危险的境遇。但若要追求真相,这恐怕是唯一的选择。
在我问及这是否是容克教授的指示时,他摇头否认:
「我想容克博士会原谅我的擅作主张。」
在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抽身离开。而我也无暇顾及太多,立刻返回了家中。怀着紧张与期待的心情,我将将磁带一一整理后,放入机器,按下了播放按钮。
以下的内容,均是我对自己从机器的喇叭中听到的信息。
这是三年前一位容克情报官与名为斯图卡的DOLLS、以及容克教授的对话转述。​​​​

​​前往容克学院的路途并不遥远,我很快便抵达目的地。
对于在这里的的调查我已做过极坏的打算,但现实的情况远比我想得糟糕:
首先是容克先生早已过世的噩耗——我极少在书写中言及过多关于他人的情感,但我仍想花一小段话表达我的悲痛与哀思。
容克博士一贯秉持着的反对战争扩大化立场,在学联内与不少人的关系极为僵硬,似乎灰烬教会也对他没有太好的态度。在这样的环境中,容克教授索性辞去了理事长的职位,离开了斗争的漩涡。我想对于容克教授而言或许是一个沉重而艰难的抉择——毕竟容克学院承载了他近乎一辈子的心血结晶。
接下来与容克员工们的交让我感到相当的怪异。
在我在学院中试图收集情报时,无论是与容克教授或 「废都讨伐战」相关的信息,学院中的员工都避讳莫深。他们或是保持礼貌的微笑,声称自己毫不知情;或是敛起友好,直言我不要涉及学院内部的事宜。在我感觉阻隔真相的高墙再次压迫而来前,某位穿制服的年轻男人叫住了我,问我可否去学院外借个火,帮他点一支烟。
在僻静处,他将一份包裹递给了我。若容克教授的书信是与魔匣匹配的密钥,那么他便是拧开闭锁的推手了。
他自称容克的情报官,包裹中装着的是我需要的情报资料——这是几卷涂着红色的氧化铁涂层的纸带,纸带的包装上写着几行潦草的字迹:「Ju87斯图卡,对话记录」。 这是一种叫做「磁带」的可以储存声音的发明,而且是特制的小型化产品,需要电池驱动的特殊的机器才能播放——万幸的是,他将机器也一并送给了我。
当我问及他的细节与容克教授的情况时,他仅仅请我不要在此深究,至于我我想知晓的东西,则都蕴藏在层层的纸带里。在我道谢前,他告诉我我或许会因此卷入一些麻烦,甚至陷入危险的境遇。但若要追求真相,这恐怕是唯一的选择。
在我问及这是否是容克教授的指示时,他摇头否认:
「我想容克博士会原谅我的擅作主张。」
在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抽身离开。我想起了什么,喊住他说「火,你要借的火」,并向他挥动手中的打火机。
这时,他回过头脱下帽子,及肩的秀发散落下来,对我说道:「我不抽烟。」
——之后便匆匆离去。
我靠着年轻时的记忆,依稀地回忆出她曾紧跟在容克博士身边的身影。
容克博士让自己的管家乔装潜入容克学院内部,一定冒了很大的风险,也一定有着什么更加隐匿的目的……而我也无暇顾及太多,立刻返回了家中。怀着紧张与期待的心情,我将将磁带一一整理后,放入机器,按下了播放按钮。
以下的内容,均是我对自己从机器的喇叭中听到的信息。
这是三年前一位容克情报官与名为斯图卡的DOLLS、以及容克教授的对话转述。​​​​

录音带·上

原文地址:《“噩梦直角”三年前的信件,其四》

01

原版 《空王座篇》更新后

Ju87斯图卡:请进。
容克情报官:打扰了,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这么晚了还有学院的访客,你们人类都这么热爱工作吗?
容克情报官:这次是一次私人探望,斯图卡小姐,你的伤势好些了么?
Ju87斯图卡:噢?大晚上穿着制服和我在这样的小房间私会,不怕被上司或下属多嘴吗。还是说……
容克情报官:是容克教授委托我来看望你的,他对你的情况很担心。还有,靠的太近了,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是吗?那个每天板着脸的老头子居然在担心我,我还以为他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大婶儿」身上了呢。
Ju87斯图卡:但如果他真的放心不下我,为什么自己不来呢?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现在的境遇非常……不妙。帝国学联与教会正同时向他施压,尽管容克教授已被从容克学院的权力中心抽离,但他们仍忌惮容克教授的影响力。
容克情报官:他的健康状况也令人担忧,学院安排了一个医疗班入驻教授的住宅,照顾他的起居。他现在如同遭到软禁,连出门买份报纸都必须有人随行。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你还好吗?
Ju87斯图卡:我没事…….但学院不是老头子创办的吗,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对他?
容克情报官:情况会慢慢变好的,请不要担心。其实若容克教授提出申请,他还是可以来探望斯图卡小姐的。
Ju87斯图卡:那他为什么不肯来看看我呢。
容克情报官:或许容克教授认为,他现在没法跨过自己与小姐之间的那道裂痕吧。

Ju87斯图卡:请进。
容克情报官:打扰了,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这么晚了还有学院的访客,你们人类都这么热爱工作吗?
容克情报官:这次是一次私人探望,斯图卡小姐,你的伤势好些了么?
Ju87斯图卡:伤势?找这种对DOLLS来说不值一提的事情作为借口,深夜造访少女的寝室,你们人类还真是热心工作啊。
容克情报官:是容克教授委托我来看望你的,他对你的情况很担心。
Ju87斯图卡:是吗?那个每天板着脸的老头子居然在担心我,我还以为他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大婶儿」身上了呢。
Ju87斯图卡:但如果他真的放心不下我,为什么自己不来呢?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现在的境遇非常……不妙。帝国学联与教会正同时向他施压,尽管容克教授已被从容克学院的权力中心抽离,但他们仍忌惮容克教授的影响力。
容克情报官:他的健康状况也令人担忧,学院安排了一个医疗班入驻教授的住宅,照顾他的起居。他现在如同遭到软禁,连出门买份报纸都必须有人随行。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你还好吗?
Ju87斯图卡:我没事…….但学院不是老头子创办的吗,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对他?
容克情报官:情况会慢慢变好的,请不要担心。其实若容克教授提出申请,他还是可以来探望斯图卡小姐的。
Ju87斯图卡:那他为什么不肯来看看我呢。
容克情报官:或许容克教授认为,他现在没法跨过自己与小姐之间的那道裂痕吧。
Ju87斯图卡:所以他送了你——他最信得过的人过来见我,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放开芥蒂,对吧?你知道我对此是什么感觉吗?
容克情报官:…………
Ju87斯图卡:——帝国学联这套古板的制服不适合你呢。
容克情报官:……小姐……斯图卡小姐,容克教授他……
容克情报官:他一直对你的事情充满愧疚。

02

原版 《空王座篇》更新后

Ju87斯图卡:说白了,老头子就是不想见我而已吧。
容克情报官:请不要这么想,斯图卡小姐,容克教授一直将您视作女儿一般疼爱,即使…….
Ju87斯图卡:即使我是完全不符合他理念的作品?
容克情报官:即使小姐你走上了与他期望不同的道路,你仍是他的骄傲。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并不喜欢纷争与战斗,他希望自己创造的DOLLS可以远离那些深渊。也正是因此,他对小姐你的情感异常的纠结——以我冒昧的猜测,或许教授无力解决他对你的担忧,才导致了目前尴尬的局面。
Ju87斯图卡:DOLLS为了战斗而生,为了击败灾兽被创造,而老爷子却不希望我去战斗?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不希望的是小姐你落入厮杀的深渊,被狂热束缚了心灵。
Ju87斯图卡:你们创造了我,让我为你们作战,又反感我对职责的沉浸。对我表达了方案,却又对我表达了担忧。我……你们太狡猾,太难以理解了。
Ju87斯图卡:我不懂得你们复杂的情感,你们在战斗中表现出的东西却远比这样的心思要来的直观。我曾经不明白你们人类为什么能在灾兽的手中存活,甚至向那些比你们强大数倍的家伙们发动反扑,甚至取得了胜利。而最近我终于知道了你们用这些复杂情绪掩藏的秘密。
Ju87斯图卡:仇恨让人类成长,让人类变强,不是吗。灾兽夺走了你们的家园,杀死了你们的爱人,你们对灾兽的憎恨催生了一切。他们夺走你们一寸的农田,就需要付出数十倍的代偿。那个家伙仅仅是现身在你们的居所,你们便报以上百倍的火力作为回应——即使亲手毁掉这片土地也要将敌人彻底击溃。
Ju87斯图卡:你们拥有仇恨这样强大的情感,将它作为武器,却还小心翼翼地将它隐藏在好听的言辞之下,太令我……嫉妒了。
容克情报官:这正是容克教授担心你的地方,斯图卡小姐。人类有许多情感,憎恨是最绝望与懦弱的一种,我们绝非依靠着仇恨走到了今日,也不会心怀仇恨迎来明天。被它蒙蔽了双眼,如同驾驶战机垂直俯冲,最终会招致自身的毁灭。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的苦恼便是你对战斗的狂热与误解——若他知晓了你对憎恨的渴望,我想他会更加忧愁吧。斯图卡小姐,你毫无疑问是教授的骄傲,所以他才不希望让这些可怕的情感束缚住你的翅膀。
Ju87斯图卡:你说这些……
容克情报官:你会理解的,斯图卡小姐。无论是我的话,还是容克教授的希望。
Ju87斯图卡:狡猾的家伙……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你是要留下来过夜吗?这张床有些小,但挤一挤还是可以睡下两个人的哦。
容克情报官:我不会打扰太久的,斯图卡小姐。在离去前,我有一个私人的疑问想问问你。
Ju87斯图卡:噢?严肃的家伙提出了这样的请求,是怎样的私密问题呢。我可有些期待了。
容克情报官:在上次作战中小姐你究竟遭遇了什么?
Ju87斯图卡:你也太古板了吧!

Ju87斯图卡:说白了,老头子就是不想见我而已吧。
容克情报官:请不要这么想,斯图卡小姐,容克教授一直将您视作女儿一般疼爱,即使…….
Ju87斯图卡:即使我是完全不符合他理念的作品?
容克情报官:即使小姐你走上了与他期望不同的道路,你仍是他的骄傲。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并不喜欢纷争与战斗,他希望自己创造的DOLLS可以远离那些深渊。也正是因此,他对小姐你的情感异常的纠结——以我冒昧的猜测,或许教授无力解决他对你的担忧,才导致了目前尴尬的局面。
Ju87斯图卡:DOLLS为了战斗而生,为了击败灾兽被创造,而老爷子却不希望我去战斗?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不希望的是小姐你落入厮杀的深渊,被狂热束缚了心灵。
Ju87斯图卡:你们创造了我,让我为你们作战,又反感我对职责的沉浸。对我表达了方案,却又对我表达了担忧。我……你们太狡猾,太难以理解了。
Ju87斯图卡:我不懂得你们复杂的情感,你们在战斗中表现出的东西却远比这样的心思要来的直观。我曾经不明白你们人类为什么能在灾兽的手中存活,甚至向那些比你们强大数倍的家伙们发动反扑,甚至取得了胜利。而最近我终于知道了你们用这些复杂情绪掩藏的秘密。
Ju87斯图卡:仇恨让人类成长,让人类变强,不是吗。灾兽夺走了你们的家园,杀死了你们的爱人,你们对灾兽的憎恨催生了一切。他们夺走你们一寸的农田,就需要付出数十倍的代偿。那个家伙仅仅是现身在你们的居所,你们便报以上百倍的火力作为回应——即使亲手毁掉这片土地也要将敌人彻底击溃。
Ju87斯图卡:你们拥有仇恨这样强大的情感,将它作为武器,却还小心翼翼地将它隐藏在好听的言辞之下,太令我……嫉妒了。
容克情报官:这正是容克教授担心你的地方,斯图卡小姐。人类有许多情感,憎恨是最绝望与懦弱的一种,我们绝非依靠着仇恨走到了今日,也不会心怀仇恨迎来明天。被它蒙蔽了双眼,如同驾驶战机垂直俯冲,最终会招致自身的毁灭。
容克情报官:容克教授的苦恼便是你对战斗的狂热与误解——若他知晓了你对憎恨的渴望,我想他会更加忧愁吧。斯图卡小姐,你毫无疑问是教授的骄傲,所以他才不希望让这些可怕的情感束缚住你的翅膀。
Ju87斯图卡:你说这些……
容克情报官:你会理解的,斯图卡小姐。无论是我的话,还是容克教授的希望。
Ju87斯图卡:……我累了。
容克情报官:我不会打扰太久的,斯图卡小姐。在离去前,我有一个私人的疑问想问问你。
Ju87斯图卡:噢?一个严肃的家伙提出了这样的请求,是怎样「私人」的问题呢。我可有些期待了。
容克情报官:在上次作战中小姐你究竟遭遇了什么?
Ju87斯图卡:你也太古板了吧!

录音带·下

原文地址:《“噩梦直角”三年前的信件,其五》

03

原版 《空王座篇》更新后

容克情报官:抱歉让你失望了。
Ju87斯图卡:算了,我对你这家伙就不应该有期待。我遭遇的事情都已经和学院还有帝国学联的人汇报过了,从我这儿再听一次和官方报告也差不多吧。
Ju87斯图卡:反正你也不会当回事。
容克情报官: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知道了知道了,我想想该从哪儿说起。
Ju87斯图卡:你一定参与了那次作战,我就把你都知道那部分跳过好了。你看过那个东西的照片吧,那个巨大的,被漆黑触爪包裹,亮橙色的水晶玩意。在饱和炮击开始时,我向它发动了俯冲,向我袭来的是一道闪耀的光芒。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落在地上了。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志在必得,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得手。
容克情报官:斯图……
Ju87斯图卡:但却被对方轻松击溃,无力反击的……
容克情报官:你不必再回忆细节了,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哈,哈。你还真是自作主张地,手都搭到我肩膀上了。
容克情报官:失礼了。
Ju87斯图卡:别道歉啊,我可不讨厌这样的感觉。我被击落后,饱和式炮击完全展开。这个东西的崩解得粉碎,我以为都结束了。
容克情报官:外壳?
Ju87斯图卡:敏锐的家伙,没错,外壳。在碎片,尘埃,烈焰与爆炸中,她从自己的外壳里走了出来。
容克情报官:她,而不是它,你确定吗。
Ju87斯图卡:至少从外形上来看,这东西是个女性的人类——我从没听说过这灾兽有这样的形体。她只是瞥了我一眼,留下那堆的残骸,消失了。
Ju87斯图卡:没有言语,没有表情,这家伙就…….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你认为她的出现和饱和式炮击有必然的联系吗?
Ju87斯图卡:她并不像是被炮击逼迫现身,而是恰好完成蜕变一样,自己从曾经的残躯里走了出来。
容克情报官:也就是说,斯图卡小姐面对的并非普通的灾兽,而是某种我们未见过的新事物?
Ju87斯图卡:看你惊诧的样子,多半也和学院的家伙一样感觉我有了创伤臆想吧。还是说你的反应会和教会的问询者类似,叫我不要再多嘴谈论这事儿了?
容克情报官:作为情报官,我懂得分辨与信任,我相信你的陈述。况且,小姐你是个不善也不会说谎的人。
Ju87斯图卡:我姑且把你的话当作夸赞好了……
容克情报官:这的确是一项美德。斯图卡小姐,我需要一些时间将你的陈述和现有的情报梳理整合,以便向容克教授汇报。抱歉打扰你到这么晚,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好了好了,别突然这么正式地行礼啊,古板的家伙。回去的时候当心些,如果害怕的话,可以在我的怀里说出来哦。
容克情报官:谢谢提醒。等你修养完好,我会再来探望你的。
Ju87斯图卡:至少记得带束花啊,没情调的家伙。对了,帮我和……
容克情报官:请讲。
Ju87斯图卡:算了,等我恢复之后,和老头子当面说吧。
Ju87斯图卡:(轻声地)谢谢你。

容克情报官:抱歉让你失望了。
Ju87斯图卡:算了,我对你这种狡猾的家伙就不应该有期待。我遭遇的事情都已经和学院还有帝国学联的人汇报过了,从我这儿再听一次和官方报告也差不多吧。
Ju87斯图卡:反正你也不会当回事。
容克情报官: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知道了知道了,我想想该从哪儿说起。
Ju87斯图卡:你一定参与了那次作战,我就把你都知道那部分跳过好了。你看过那个东西的照片吧,那个巨大的,被漆黑触爪包裹,亮橙色的水晶玩意。在饱和炮击开始时,我向它发动了俯冲,向我袭来的是一道闪耀的光芒。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落在地上了。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志在必得,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得手。
容克情报官:斯图……
Ju87斯图卡:但却被对方轻松击溃,无力反击的……
容克情报官:你不必再回忆细节了,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所以你是要听呢,还是不要听了?
容克情报官:实在抱歉,我只是希望能减少你思考的痛苦……请继续说吧。
Ju87斯图卡:别道歉啊,我并不讨厌被关心的感觉。
Ju87斯图卡:我被击落后,饱和式炮击完全展开。那个东西的外壳崩解得粉碎,我以为都结束了。
容克情报官:外壳?
Ju87斯图卡:敏锐的家伙,没错,外壳。在碎片,尘埃,烈焰与爆炸中,她从自己的外壳里走了出来。
容克情报官:她,而不是它,你确定吗。
Ju87斯图卡:至少从外形上来看,这东西是个女性的人类——我从没听说过这灾兽有这样的形体。她只是瞥了我一眼,留下那堆的残骸,消失了。
Ju87斯图卡:没有言语,没有表情,这家伙就…….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你认为她的出现和饱和式炮击有必然的联系吗?
Ju87斯图卡:她并不像是被炮击逼迫现身,而是恰好完成蜕变一样,自己从曾经的残躯里走了出来。
容克情报官:也就是说,斯图卡小姐面对的并非普通的灾兽,而是某种我们未见过的新事物?
Ju87斯图卡:看你惊诧的样子,多半也和学院的家伙一样感觉我有了创伤臆想吧。还是说你的反应会和教会的问询者类似,叫我不要再多嘴谈论这事儿了?
容克情报官:作为情报官,我懂得分辨与信任,我相信你的陈述。况且,小姐你是个不善也不会说谎的人。
Ju87斯图卡:我姑且把你的话当作夸赞好了……
容克情报官:这的确是一项美德。斯图卡小姐,我需要一些时间将你的陈述和现有的情报梳理整合,以便向容克教授汇报。抱歉打扰你到这么晚,斯图卡小姐。
Ju87斯图卡:好了好了,别突然这么正式地行礼啊,古板的家伙。这会让我回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的。
容克情报官:谢谢提醒。等你修养完好,我会再来探望你的。
Ju87斯图卡:那个……如果你回去会和老头子见面的话……
容克情报官:请讲。
Ju87斯图卡:算了,等我恢复之后,和老头子当面说吧。
Ju87斯图卡:(轻声地)谢谢你。

04

容克:真是一个难得的清净早晨,要来点咖啡吗?你看起来昨天没休息好。
容克情报官:谢谢,教授。昨夜我探望了斯图卡小姐,她的康复状况很好,只是听陪护人员说,小姐请求为她制作右腿的假肢,而不是用「情报」将创伤修复。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似乎想要记住这次创伤。
容克:我一直害怕她在狂热中走向极端,这孩子太单纯,太固执了。请告诉我,她在那里遭遇了什么?
容克情报官:这是我昨夜整理好的报告,请您过目,容克教授。
容克:让我看看,老人阅读的速度比较慢,见谅了啊,年轻人。
容克:你所整理的信息都基于斯图卡的叙述吗?
容克情报官:没错,这是我结合昨天与斯图卡小姐交谈的录音,现有的情报,以及少量的外部交流整合的资料。
容克:原先的目击中灾兽理应都是无机物,但斯图卡遭遇的更像是拥有智能的,与人类近似的生命体。难以置信,按照原先的作战评估,它应当是被彻底摧毁了。
容克:若不是斯图卡的目击,我们还会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让这个可怕又神秘的强敌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啊。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的发现并不太妙,但学联和教会对此事都有所避讳。
容克:他们认为对于现在的人类而言,胜利与希望要比真相要更加重要。把你手中的资料和录音带都烧掉,不要把火引到你或斯图卡身上。
容克情报官:我明白,教授。
容克:这个傻孩子,居然把自己的害怕和恐惧误解为了憎恨。她痛恨的不是击败她的家伙,而是落败的自己吧。
容克情报官:斯图卡小姐将仇恨视作力量的源泉,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容克:所以她需要你的帮助,年轻人。
容克情报官:但我想她更需要的是……
医护人员:该服药了,容克教授。
容克:我现在看来是抽不开身了。斯图卡是一个好孩子,她只是在迷雾中走丢了路。年轻人,请帮助我,成为她的提灯,为她点亮正确的道路。
医护人员:先生,探望的时间到了,容克先生需要休息。
容克情报官:我这就离开。再见了教授,还有,斯图卡小姐说她恢复后有话想同你当面说,请保重身体。
容克:是么,我对此十分期待,我也得收拾一下自己了,可不能以快「发霉的刻板老头」这样的形象见自己的女儿。

轻到几乎没法听见的声音:再多给我几天吧。
轻到几乎没法听见的声音:至少我可以见她最后一面

最后的决议

原文地址:《“噩梦直角”三年前的信件,其六》

​​在完成了对录音的转写后,我瘫坐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地阅读着这段文字。
实际上在我对共生种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它像一个幽灵一样萦绕在我脑子里,无时不刻地困惑着我——
每一个共生种都有着将整个城区的环境颠覆性改变的能力,恐怕她们中的任意一「人」都可以独自摧毁整个City。可共生种却表现得极度克制。这些家伙就像一位位驻守自己的封地的领主,将我们的城市严密地围困。
她们仿佛有着统一又默契的目的,并将之隐秘地潜藏,这严谨而冷酷的计划性简直让我不寒而栗。
得知废都讨伐战里那不为人知的故事后,我总觉得自己在冥冥之中获得了某种无法用语言表述,却又让我难以自拔的启示。但在短暂的顿悟后,又有更多的疑问又接踵而来,闯进我的思绪与脑海。

这一切和废都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样的联系?
学联和灰烬教会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要隐藏这些事情?
录音带中谈及的那个拥有人类外形的存在究竟是何物?
我是否可以从她那里得到一切的答案?

我必须去废都一探究竟。
那里一定有着什么东西在等待我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