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实验室的秘密夜谈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实验室的秘密夜谈

作者:余烬组 Embers_Studio

本文为手机游戏《灰烬战线》的2022年3月游戏外背景设定文档。1.5周年特别企划之誓约戒指的来历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Ⅰ

灰烬战线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I.jpg

原文地址:《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Ⅰ》

某间漆黑的小屋内,身着技工制服的维修会成员围桌而立:

「本场会议的内容仅限于高级工程师之间秘密交流,待时机成熟前,请诸位不要对其他部门谈及此事。」

众人默契地点头后便坐下去,取出记事本,全神贯注地凝视着一个方向。
研究人员拉下白板。

「……不错。很荣幸能与在场诸位研究员级的同僚齐聚一堂。」
「首先,请看向我手上这封取自于工程部秘密邮筒内的信函——不得不说包装真是精美,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封口处仍散发着高级松脂与蜂蜜的清香。」

「尤其是火漆上的图案,真是让人想挪开视线都难。」
「伊诺西斯之手(HENOSIS)。」

……

「这块纹章在维修会中代表什么,想必各位心里都有数。」
「那是,仅次于理事长级别的执行通告?」
「难道我们又捅了什么篓子……该死!如果我做错了什么!让法律惩罚我就好!」

随着议论声的沉寂,房间凝重的空气中,只剩下阵阵剧烈的心跳。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Ⅱ

灰烬战线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II.jpg

原文地址:《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Ⅱ》

「我想无论如何,还是要拆开信封看看内容再做定夺。」
「嗯,这种的时候一定要温柔的、慢慢用刀划过火漆,别伤及信件本体……」

「啊!!」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
「抱歉,只是看见标题写得是工作委托而已。」
「混蛋……你也太会吊人胃口了!」

众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不禁长舒一口气。

「不过令人费解的是,除去封蜡的图案以及收件方指名工程部门外,连同寄件人地址与联系方式在内的重要信息都一概不明。」
「那么产品做好了该如何交付呢?」
「的确,虽说有考虑到保密协议和客户隐私,但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大家也无从下手啊。」

「总之具体的情况还是之后再慢慢分析吧,前辈。」
「明白了,那就先让精工部门的同僚们先了解这份设计图规格后才继续话题。」
「收到,那么……咦?这好像只是一份……关于材料加工的普通需求案而已?」
「从设计方向和预算来看,并非制作杀伤性武器……不,又或许只是某种机械的关键零件也说不定。」

「这究竟是……?」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Ⅲ

灰烬战线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III.jpg

原文地址:《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Ⅲ》

「依照本人多年研发的经验,该项目不能轻易动工。」

「太诡异了。」
「既然委托人身居高位,又并非用于军事研发,为何不直接向各大学联掌握前沿科技的组织派发订单,而是联络维修会的秘密沟通渠道?」

「难道说……又和上次一样吗?」
「趁着莱辛巴赫长官还在住院,开始密谋某些不为人知的黑科技颠覆理事长的统治?」
「该死!要是这种事情被统帅知道的话……」

「……什么?你说……唯独不用猜疑代理人阁下的想法?」
「这句话的意思是指?」

「只要结合之前的情报,再经过在座的专家们对字迹的初步分析,就足以推测出信函执笔人的身份。」

……

「原来如此。」
「那么出于对那位阁下一直以来对部门照顾,我想问诸位——要做吗,现在,就在这里?!」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Ⅳ

灰烬战线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IV.jpg

原文地址:《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Ⅳ》

「这块用于加工的原材料总感觉特别熟悉……诸位同僚有什么想法吗?」
「如此瑰丽的宝石,我只在一处地方有幸一睹她的芳容。」
「我想起来了,是姑娘们的维修间!由她们的记忆紧化而成的结晶就长这样……不过那个体积应该稍大一点。」
「通俗来讲,就是DOLLS们的意识在物理上的形态。」
「你是说记忆体?为什么代理人需要加工这种东西?……而且那玩意儿不是被学联高度管制吗?」
「所以才走了秘密联络渠道。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以为那个邮筒不过是方便大家用来给领导写不记名意见……」
「诶!够了!已经没有时间了,这可是代理人阁下的秘密指示,要是搞砸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可是《学联宪法》里明确表明,擅自加工DOLLS的元件是重罪。」
「……这是我刚才收到的行李箱,要不打开看看?」
皮箱里裹满了钞票。
「开什么玩笑?他这是对我的侮辱!」
「按照夹层中的那张信条的说法,项目资金不走维修会的公账,只靠阁下的私人金库……况且这部分只是定金。」

……
以沉默示以抵抗后,工程师们妥协般地互握了手。

最终,经过一番折腾,好不容易造出产品雏形的研究员,样子看起来却没有一丝欣喜……
就连对着那块闪闪发光的晶体管的揣摩几位工程师被照亮的脸,也是一副哭丧的表情。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Ⅴ

灰烬战线 实验室的秘密夜谈·V.jpg

原文地址:《实验室的秘密夜谈·Ⅴ》

「代理人阁下,依照您的需求,东西加工完成了,恳请您验收。」
「然后……能稍微透露一下您是怎么取得这块记忆体的吗?如果不方便的话,也可以拒绝回答。」

「……我被那姑娘求婚了。」
「什么?」
「不过求婚这种说法并不准确,但我也找不到能最为贴切地描述当时那个情景的词汇……总而言之,按照她的意思,她只是希望与我发展更进一步的联系。」

代理人一边说着,一边用研究室的烧杯为自己浸泡了一杯热腾腾的红茶。

「她说她尚不了解要如何才能站在人类角度,以最为适当方式向我的传递感情。」
「于是那位女士选择了能定位DOLLS坐标,以及同步感知的记忆体,再借由特殊的拷贝技术凝结成这块微型结晶……」

「没错,由于二次加工记忆体结晶的材料极度稀缺,令此物在同型号的DOLLS间只得诞生一枚……这么看来确实是她能拿出的最重要的东西,不过让我疑惑是这么高昂的人工成本她究竟是怎么摆平……」

「不是从您的薪水账户里支出的?」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