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特殊剧情/圣诞快乐(上)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2020年圣诞节活动特殊剧情:不平安之夜。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灰烬战线:特殊剧情/遥远的City(下) ◀︎ 灰烬战线:特殊剧情/圣诞快乐(上) ▶︎ 灰烬战线:特殊剧情/圣诞快乐(下)

侦查兵之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夜里不要把火堆升的太高,生火时最好每个人肩并着肩围坐。
人不够的话把行囊也摆上,总之不要留下一丝缝隙。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它们就会偷偷溜进来……
起先是默默偷听人们说话,接着它们也会跟着发出笑声,当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往往已经太迟了。
因为,它们已经顺着火堆旁跳动的影子,来到了我们之间。

KV-2:……等等,刚才那是谁?
Panzer III:咦?咦?咦?!你别吓我啊,KV-2……
Fw190:我也听到了……不是幻觉……这屋子里,好像不只我们三个。
???:■■■。■■■■■,■■■■……■■■■■。
Panzer III:好刺耳……!这是……怎么回事……
KV-2:好近,那个声音就在附近吗?
Fw190:不对,声音是……直接从……头里面……
[伴随刺痛的耳鸣,三名DOLLS四处张望着,警戒着周遭环境,于是很快就注意到了异常。]
[有道从火堆旁窜出的影子缓缓升高,变成团混浊的灰色雾气。]
[这团雾逐渐有了具体的轮廓、并最终形成了实体——最后,一个身披白衣、头戴白纱的黑发女子出现了。]
???:■■……■■■■。调整完成了……
???:■■一来……尔等■■■■察觉我否?
Fw190:……灾兽识别表上的共生种「白新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KV-2:白新娘……灾兽……敌人……
Panzer III:别、别急着装填炮弹开火啊,KV-2!快住手!
Panzer III:若是在屋子里开打,这种木造小屋一下子就会被撕碎的!你想吹冷风到天亮吗?!
KV-2:但是……
Fw190:先别动手。看起来白新娘也与平时不同,并没有带着灾兽一起出现。
Fw190:就像是……没有穿上ARMS的DOLLS一样?总之对方攻击前,或表现敌意前,严禁开火。
白新娘:看样子,能察觉。
白新娘:那也不枉我……特地现身于尔等之前。
Fw190: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白新娘?你不是应该已经在过去的作战中被我们打倒了吗?
白新娘:白新娘……原来如此,我被这么称呼。
白新娘:这就是我被尔等赋予的「代号」吗?
Panzer III:……你难道有别的名字吗?
白新娘:不需要,我主未曾赋予那种东西过。
白新娘:但我不反对这样的称号。也许这样……更方便,对彼此都是。
Fw190:……
Fw190:(主?这是什么意思,是共生种的指挥官吗?还是它们也有信仰的神明?)
Fw190:(但也许这是个好机会……能得到更多共生种的情报……)
KV-2:喂,如果你就是白新娘的话……回答我,为什么被打倒的你还敢回来这里?
KV-2:这片土地,已经被我们红十月学联从你手上夺回了不是吗!
Fw190:喂,别冲动,KV-2!
KV-2:我知道,不会先动手的。但要是这家伙还想再打一架,我也不会逃避。
白新娘:被打倒……?尔等对事物的认知,存在误解。
白新娘:一来,我从未被打倒。尔等可能,将我的坐骑,与我混为一谈了。
KV-2:坐骑……那些大块头的灾兽吗?
白新娘:再者,我并非这片土地的主宰,尔等也不是。
白新娘:我们都只是……寄居在主创造的、小小盆景箱里的虫子。
KV-2:哼,不肯认输的家伙。无所谓,你能被打倒一次,就能再被打倒第二次、第三次。
Panzer III:呃呃那个~我能插嘴问个问题吗?
Panzer III:白新娘小姐,这么称呼没错吧?你是从什么时候……进来的?
Panzer III:莫非从一开始就躲藏在小屋里埋伏我们……
白新娘:没有必要。尔等的位置,我当然知道……
白新娘:在我看来,你们的痕迹就像在黑夜中举起火把,明显无比。
Panzer III:被看光光了吗……那、那为什么只是一直躲在旁边偷看?
Panzer III:如果要偷袭的话,应该有很多时机……能轻易的攻击我们吧?
Panzer III:我跟KV-2睡着时……Fw190会长来以前……总感觉,如果有什么阴谋的话,早就下手了吧?现在才出现,很是奇怪啊!
白新娘:因为……主笑了。
Panzer III:咦?笑了……什么意思?
白新娘:日常事态,如一成不变的冲突,这类无须主过目,我有权处理。
白新娘:但有些……令主目光逗留之事物,我无权插手打断。
Fw190:也就是说……你口中的主,只是想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
KV-2:真恶心,听起来就像是偷窥狂一样。
Panzer III:但是,至少这表示我们不必在这里打起来,对吧?是这样吧?
白新娘:确实如此。在主眼中,尔等的命运,早已注定。
白新娘:即使不在此处……不藉由我等之手……结果不会改变。
Fw190:还不肯认输啊,真是的。既然不会打起来又不是来投降认输的话——那,就坐下来聊聊如何?
Fw190:如果想加入我们的圣诞晚会,也是可以让出个空间让你加入。
KV-2:咦,要跟这种连人话都不说的灾兽一起过节吗……
Fw190:圣诞节的初衷,不就是为了庆祝救世主的降生,而令大家聚集在一起的节日嘛。
Fw190:如果两千年前的东方三博士没被玛丽亚赶出马厩……那我们也没必要赶走白新娘。
KV-2:不过感觉还是……
Panzer III:KV-2你这样想嘛,这是红十月学联的设施,你就是红十月学联的代表!
Panzer III:身为主人,果然还是要宽宏大量点待客比较好?
KV-2:说、说的也是。我啊,可是很大方的人呢。
白新娘:即使尔等这么做也——
Fw190:话先说在前头,我跟你口中的「我主」一样,并不在乎你的死活。
Fw190:但是今天如果我们能够正常的,用战斗以外的方式交流一次——那以后或许就能有第二次。
Fw190:我无从得知代理人会怎么想,怎么做,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行为,断送了这种机会。
Fw190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罐红色铁盒,犹豫了一下后,伸手递向了白新娘。
Fw190:拿去吧,这是巧克力。Frohe Weihnachten(圣诞快乐)!
白新娘:……呵呵。
白新娘:■■,■■■■——
白新娘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就在她伸手接过铁盒之际,其身影变的摇晃,说话声也模糊起来。]
[在场的DOLLS们感到一股刺痛的尖锐噪声袭来,逼得她们捂住了耳朵。]
KV-2:这、这是……陷阱吗……
Panzer III:哇哇哇哇哇头好疼!
Fw190:你、你想干什么,白新娘!想战斗吗?
白新娘:■■,时■到了。■■■■■■,■■。
[如同来时那样,白新娘的身影逐渐化为没有实体的灰黑色雪花,最终消失在火炉的倒影里。]
[白新娘消失之后,原本垄罩在DOLLS们身上的那种不适感也都烟消云散了。]
Panzer III:呜……走了吗?
KV-2:Fw190赶走了讨厌鬼呢,结果上来说。我觉得这个操作可以有。
Fw190:不喜欢巧克力的话……大可以拒绝啊,我还想吃呢!
Panzer III:也不见得是不喜欢?因为巧克力罐子也……跟着消失了。
Fw190:谁知道呢根本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好讨厌的感觉啊。
KV-2:这样想的话,原来这就是怪谈的真相啊。
KV-2:那些人……也是在火堆旁碰上了悄然前来的共生种吗?
Fw190:……我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问清楚Bf109这个怪谈是哪里来的。
Panzer III:啊!大家,你们看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了!风雪也停了!

[一行三人离开了躲避风雪的小屋,来到平静的洁白雪原上。]
[远方的地平线,已经依稀可见火车拖曳着黑色浓烟奋力前进的景象。]
Fw190:嗯?咦,时间有过的这么快吗?还是说……
KV-2:因为暴风雪遮住了太阳,所以天色暗到看起来像是天黑了……但估计早就已经天亮了吧?
Fw190:这还真是……白新娘,这就是你的回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