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为您打造的客制化I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M4 谢尔曼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灰烬战线:羁绊/为您打造的客制化I ◀︎ 灰烬战线:羁绊/为您打造的客制化II ▶︎ 灰烬战线:羁绊/为您打造的客制化III

[这片区域的情况和以前差不多。]
[热量从无云的天空中没有阻碍地倾泻而下,撞向铺满黄沙的地面,再如浪潮般源源不断地冲刷这片天地。]
[走在其中我衣服下已全是黏腻的汗。]
[偶尔刮来的阵阵微风并不能带来清凉。细小的砂砾被风卷起,落在鞋里、衣服里,闭上眼睛它也能从缝隙钻入。这种折磨比炎热更让人抓狂。]
[从火车上下来的我不禁叹了口气。]
代理人:到沙漠基地还有一段距离呢。好在火车站设有通勤班车,不然我很有可能先在路上融化。

[鲜有人迹的建筑透过蒸腾的热气歪扭地向我问好。]
[甚至还从中向我送出一个招着手的人影。]
[话说……在这种环境下还有出来迎接的人吗?]
代理人:……
[还未得出结论,通勤车便在门口停下了。沙尘被扬至窗前,模糊了来人的面容。]
[车门开启,灼眼的阳光和未散尽的沙尘,使我不得不闭眼摸索下车。]
[还没等我站稳睁眼,对方热情的声音已经响起。]
M4 谢尔曼:Heeeeello~代理人~
代理人:唉?怎么是你?
M4 谢尔曼:哈哈,没想到吧?
M4 谢尔曼:请先跟我来。
M4 谢尔曼:今天是刚好有机会。之前在其他基地巡查的时候,都是各学联的代表和您对接。
M4 谢尔曼:您碰巧在基地检修维护的点过来,没有人腾得出手,只能让我来接您。
代理人:你还知道其他学联的基地情况?
代理人:不过刚才我更惊讶于,你怎么会在这里?
M4 谢尔曼:猜到代理人要这么问,我给您慢慢说。
M4 谢尔曼:First,我的同位体多到分布在所有前线上哦~。
代理人:是吗!?我怎么没什么印象?
代理人:看来我观察得还不够仔细,这么明显的事都没发现。
M4 谢尔曼:哪里哪里,代理人每次巡查旁边都围着一大群人,没注意到也很正常。
M4 谢尔曼:所以我出现在这,应该说出现在哪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代理人:如此多数量的同位体,对谢尔曼有很大负担吧?
M4 谢尔曼:Nonono,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哪做得到让所有同位体一起行动啊。
M4 谢尔曼:只是在无线电通讯范围内,有需要的时候把意识转移到相应机体上啦。
M4 谢尔曼:这个不辛苦,反而每天能看到许多趣事,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呢。
代理人:要是谢尔曼能借我这个能力多好,每次去不同地方都得大费周章地辗转多次。
代理人:什么时候这么方便快捷的方法能供人使用啊!?
M4 谢尔曼:平常工作辛苦了,代理人!你过来这趟也很不容易,维修间就在前面,先去室内休息一下吧。
M4 谢尔曼:……代理人?
M4 谢尔曼:你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还是我哪里说错了什么?
代理人:虽然性格好是一方面原因,但谢尔曼就没想过自己是凭实力才经常被选来负责接待吗?
M4 谢尔曼:哎呀呀呀!代理人,突然攻击这招第二次就不管用了哦!
M4 谢尔曼:我先跑去给你拿水,代理人随意啦。
[谢尔曼的身影先我一步进到了眼前的建筑中。看着她的背影,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尽管谢尔曼在表达着自己出色又自信的一面,但我能隐约感觉到她内心的不自信。]
[希望这是我的错觉。]
[我加快脚步走进了维修间。]

[一下进入了较暗的环境,我只能模糊地辨认出,一旁谢尔曼正拿着水走过来。]
M4 谢尔曼:……
Panzer Ⅵ 虎式:代理人您过来了,很抱歉刚才忙于检修没法去迎接您。
Panzer Ⅵ 虎式:请允许我再说一次,我代表黑十字帝国学联的基地人员欢迎您的到来。
代理人:是虎式吗?不用那么正式,只是一次平常的巡查,放松一些。
Panzer Ⅵ 虎式:好的,代理人。
Panzer Ⅵ 虎式:那接下来我带您看看基地最近的情况吧,顺带把观测到的灾兽情况一并告诉您。
代理人:有劳你了。
[视线恢复清晰,能看清面前虎式的表情了。]
[她带着微笑,在我的指示后潇洒转身走到了前面。]
代理人:不论是气场还是实力,虎式不愧是黑十字帝国学联的偶像。
Panzer Ⅵ 虎式:代理人夸奖的话,我就高兴地收下了。
[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和「不行」是有本质区别的。显然虎式是前一种类型,谢尔曼……不在旁边?刚才是在门口看见她吧?]
[我只顾着和虎式往前走了。现在回头一看,谢尔曼正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睛盯着前方的地面,手里还握着之前说要给我的水。]
[她似乎没有跟上来的想法,也没有抬眼看我们的意图。整个人就像彻底关机的机器一样僵在原地。但从她时不时捏一下瓶子的小动作,我感觉到了她的拘谨。]
[也许,我应该在巡查结束以后找谢尔曼聊聊。]

代理人:谢尔曼!原来你在这里。
M4 谢尔曼:哇!代理人?怎么专门来找我,巡查完了吗?
代理人:嗯,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我的个人时间。
M4 谢尔曼:那找我是要吩咐什么吗?
代理人:之前说要给我的水,你忘啦?
M4 谢尔曼:……啊……唉。
M4 谢尔曼:代理人很在意我刚才的窘样吗……?
[现在的沙漠褪去了热烈的外衣,炽热随着渐暗的天色散去,没有遮蔽的天空展示着夕阳绚丽的色彩。就是这种温柔的时候,人最容易放下防备。]
代理人:当时谢尔曼为什么没有跟上来呢?我想虎式是不会介意的。
M4 谢尔曼:是我的问题,可能听起来有些好笑。
M4 谢尔曼:明明都是DOLLS,都要上场去厮杀,我竟然对一起战斗的同伴……你懂吗,就是靠近她我就不自在。
M4 谢尔曼:她很厉害吧?一个人可以干翻那么多灾兽,能冲到怪物面前,挨了多少攻击都能统统还回去。和我完全不一样啊!我两三下攻击就倒下了……
M4 谢尔曼:「炉子」这个称呼,我不想提,但如果我实力足够怎么会有这种叫法呢?为什么都是DOLLS,会有像她那样厉害的和我这样弱小的呢?
M4 谢尔曼:在王牌旁边,我太渺小了,感觉做什么都不对。虽然很逊,但什么都不做就不会被别人比较,不会被抓住弱点了……。
代理人:能承认自己的不足,这不是你的优点吗?
代理人:性格亲和、表达简练、擅长同位体操作,再加上这点,谢尔曼已经是很有实力的DOLLS了!
M4 谢尔曼:代理人在说什么?安慰我吗……谢谢,但是如果这些能换成战斗力,我觉得比较划算。
代理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渺小,谁都无法变强。明白这一点谢尔曼才会越来越厉害。
M4 谢尔曼:Sorry……我不太明白。
代理人:举个例子,本身是满的杯子没办法再加一滴水。谢尔曼现在太在意自己的杯子里水不够满,忽略了这本身是值得高兴的!
M4 谢尔曼:意思我听明白了,不过这哪里值得高兴?如果没有水加进来,水平又怎么提高呢?
代理人:我是在说,谢尔曼还有更强的可能性,这就是你实力的证明啊!
M4 谢尔曼:What?哈哈哈哈哈,代理人好像动员大会上讲话的领导,你的话好像「大家都有希望」那种感觉?
M4 谢尔曼:抱歉,不是取笑啦。实在是一股脑说了这么多,不知不觉轻松起来了。
M4 谢尔曼:谢谢你,代理人。
代理人:啊,啊?没事,但我刚才是想说……
M4 谢尔曼:沙漠天黑的很快,到时候路况就复杂起来了。代理人,我先送你去坐车吧。
[轻快的步调又回到谢尔曼身上,我稍感欣慰。而想起刚才被当成笑话的劝慰,又愁苦起来。看来,直接给出的答案不能真正解开困扰。]
M4 谢尔曼:代理人,好险赶上末班车,HURRY!
[多给两句轻飘飘的夸赞可能无济于事,但我想传达更多的肯定让她知道。]
代理人:谢尔曼,你一定会变成想象中那样强大的。
M4 谢尔曼:谢谢代理人啦!Goodbye~Bless you~
[透过车窗玻璃看到谢尔曼开朗地笑容,我更加希望她有一天能找到真正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