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星耀舞台上的艾薇拉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虎式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灰烬战线:羁绊 ◀︎ 灰烬战线:羁绊/星耀舞台上的艾薇拉I ▶︎ 灰烬战线:羁绊/星耀舞台上的艾薇拉II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沉醉的味道——那是酒精和音乐的混合产物,似乎在安抚着人们空虚的心灵。)
(放眼望去,昏暗的灯光下,三三两两坐着的客人不断发出叽喳的谈话声。)
(我摇晃着桌前的酒杯。)

Bf109:代理人,你没事吧?
代理人:嗯?怎么了?
Bf109:还问怎么了,我可是从你进店到坐下就一直在观察你。
Bf109:我看你一个人在这坐这么久了,一定感到很寂寞吧。
Bf109:不介意的话,需要我来陪你喝一杯吗?
代理人:没事,不用在意我,我只是在这里等人。
代理人:而且从开始到现在只过去了十五分钟而已。
Bf109:哦?今天又是和谁约会呢?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做你的「僚机」。
Bf109:当然这也不是免费的,只需要请我喝一杯就行了。怎么样,很划算吧?
代理人:在埃米尔的印象中,我是一个每天都会和其他人约会的代理人吗?
Bf109:那不然呢?
(……我放弃了狡辩的想法。)
代理人:那可真是……
代理人:我只是照常处理公事而已,还请不要误会。
Bf109:好好,我知道了。
Bf109:不过不解风情的人,可是不会受到别人的喜爱的哦。
(谈话间,一股淡淡的花香味浸入我的鼻腔,这味道并不属于任何一杯鸡尾酒,稍不注意就会被这股花香所吸引。这是香水味。)
(一位金发少女坐在了我的身旁,她的行为举止无论何时都是那样的优雅。)
Panzer Ⅵ 虎式:抱歉代理人,让你久等了。
Bf109:原来是艾薇拉啊,代理人你可要加油了。
Bf109: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人啦,再见。
(Bf109一脸坏笑地从我们视线中消失。)
(我想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但她根本没有留时间让我解释。)
Panzer Ⅵ 虎式:代理人你刚才在和Bf109说些什么吗?
代理人:不用在意,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代理人:还是先来说说这边吧,你约我到这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吧?
Panzer Ⅵ 虎式:是的,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代理人:看你一脸严肃的样子,是生活上遇到难处了吗?如果是的话,我会尽力帮助你。
Panzer Ⅵ 虎式:感谢代理人的关心,但并不是我遇到了困难。
Panzer Ⅵ 虎式:我只是想要报答代理人。
代理人:想要报答我?我可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值得你来报答的事。
Panzer Ⅵ 虎式:代理人难道你忘记了吗?
Panzer Ⅵ 虎式:之前代理人在黑十字的沙漠的困境中拯救了我,为了答谢这份恩情,我想举办一次庆功宴。
代理人:分内之事,其实也不用太在意。
Panzer Ⅵ 虎式:那怎么能行呢,我可不想欠你一个人情。
Panzer Ⅵ 虎式:地点我思考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在这家小酒馆,与大家喝一杯。
代理人:大家?除了我以外你还邀约了其他人吗?
Panzer Ⅵ 虎式:是的,本来想邀约四号一同举办庆功宴的,可是她说自己有事来不了。
Panzer Ⅵ 虎式:还说什么希望我和代理人能玩得开心,真是受不了她。
Panzer Ⅵ 虎式:总之为了弥补四号的空缺,我特地邀请了魏特曼和克尼施佩尔来参加庆功宴。
Panzer Ⅵ 虎式:他们两人应该很快就会到了,还请代理人稍作等待。
(话音刚落,两位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士坐到了虎式的身旁。)
Panzer Ⅵ 虎式:正好,我来为您介绍一下,这位稍微年轻些的男士就是克尼施佩尔,来打个招呼吧。
克尼施佩尔:代理人总算是见到您了!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克尼施佩尔:如果没有您,我们都不知道多久能再与艾薇拉相见,我……我……
克尼施佩尔:呜呜呜……啊……
代理人:咦?你这是……
魏特曼:代理人阁下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克尼施佩尔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魏特曼:好了,克尼施佩尔,别哭了,庆功宴可不需要眼泪。
克尼施佩尔:……不、不好意思,是我失态了。
代理人:没事没事,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每个人都有控制不了情绪的时候。
代理人:先来看看菜单吧,想喝什么我先请大家一杯。
Panzer Ⅵ 虎式:这怎么能行呢!代理人!这是我组织的庆功宴,怎么能让您破费呢!
Panzer Ⅵ 虎式:Bf109!麻烦过来一下!
Bf109:在~!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Panzer Ⅵ 虎式:我以往常点的组合,麻烦先上四份,谢谢。
Panzer Ⅵ 虎式:以及这次的消费全算在我的账单上,千万不要让代理人得逞了。
Bf109:好的,我明白了,今天的艾薇拉真是豪气呢,祝你们玩得愉快~
代理人: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是坏人一样。
Panzer Ⅵ 虎式:这有什么关系,那下次我来扮演坏人吧,到时候我可是要狠狠消费代理人一把的哦。
代理人:我们这是在玩过家家游戏吗……

(酒过三巡,魏特曼和克尼施佩尔依旧不停地扫光自己面前的酒杯,从开始就没有停过。)
(明明是庆功宴,却变成了拼酒大会,这种情况艾薇拉也没能料到。)
魏特曼:你小子,是不是偷偷锻炼过酒量了?
克尼施佩尔:哈哈,那是当然,我可不能在我们的艾薇拉面前丢脸啊!
克尼施佩尔:倒是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关于艾薇拉的事情吧?
魏特曼:喂喂,这句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啊,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魏特曼:你这番话可是在质疑我作为后援会成员的立场。
克尼施佩尔:那你说说你都为艾薇拉做过什么?可不能只耍嘴皮功夫啊!
魏特曼:这还用得着我自己来说吗?难道你忘记上次的艾薇拉小姐生日会是谁组织的?
魏特曼:为了那一天,我可是足足准备了三个月,甚至花掉了两个月的薪水。
魏特曼:你这小子,我没有记错的话生日会当天你还迟到了吧。
克尼施佩尔:那、那是因为我在出门前精心整理自己的容貌!而不是像你一副邋遢的样子就出门了!
魏特曼:得了吧你,就算你再精心打扮,也得不到艾薇拉小姐的认可。
克尼施佩尔:——你说什么?!
Panzer Ⅵ 虎式:好啦好啦,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不要吵到其他顾客了。
克尼施佩尔:那艾薇拉你来评价评价,我们两个到底谁做的更好!
魏特曼:请务必做出最中肯的评价,不要带任何私人感情。
Panzer Ⅵ 虎式:让我来评价吗……
(我作为一名观战者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的表演,因为根本没有我插足的余地。)
(面对这样难以回答的问题,艾薇拉会做出什么样的回答呢?说实话我稍微有些期待。)
Panzer Ⅵ 虎式:我认为魏特曼在任何事情上都十分细心,注重细节和质量,每次都会做到满分。
Panzer Ⅵ 虎式:克尼施佩尔则是充满热情,任何事都会主动去完成,每时每刻都会带给人惊喜。
Panzer Ⅵ 虎式:你们两人都有着各自的优点,对于我来说你们都是最特别的存在,所以没必要分个高低。
(非常中立的评价,两方都不会得罪,这样的回答应该是最佳的解决办法吧。)
魏特曼:艾薇拉小姐……
克尼施佩尔:看吧,果然还是我的评价更受一筹,哈哈哈。
魏特曼:……你是理解能力有问题吗?这番话很明显不是在夸奖你,而是在说你做事不带脑子。
克尼施佩尔:你说什么!!你这话让我很不爽啊!!
魏特曼:啊啊是吗,我早就看你不爽很久了!
魏特曼:怎么?你还不服气吗?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啊!
克尼施佩尔: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你这家伙——!
Panzer Ⅵ 虎式:等等!你们……
(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我甚至找不到机会去阻止他们,在一旁的艾薇拉也愣住了。)
(伴随着激烈的打斗,酒馆中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出现了加油助威的人行。)
(没有任何人出手阻止这场闹剧,因为每一个人都认为别人会来制止,这份责任平均地分配在了每一个人身上,以至于根本感受不到责任。)
(即便是我和艾薇拉也是如此。)
宪兵:喂!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快停止你们的打斗行为!
宪兵:请各位顾客不要在此驻足围观!请先暂时离开这里!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事故!

(我和艾薇拉两人坐在街边的椅子上,少了几分喧嚣,我倒是更喜欢这样安静的环境。)
Panzer Ⅵ 虎式:代理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给您带来不便了……
代理人:你不用道歉,这并不是你的错,只是他们两人喝醉了而已。
代理人:酒精这种东西总是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发挥它的作用。
Panzer Ⅵ 虎式:希望酒醒之后他们能安然无事……
Panzer Ⅵ 虎式:……
Panzer Ⅵ 虎式:他们总是形影不离……吵架也总是很快就能和好。
Panzer Ⅵ 虎式:这是不是就叫做不打不相识呢?
代理人:话虽是这样说,但打架这种事情还是得分下场合。
Panzer Ⅵ 虎式:下次我会让他们两人注意的,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我就要对他们做出惩罚了。
Panzer Ⅵ 虎式:我还是希望后援团的粉丝们能够好好相处。
代理人:不过看得出来,那两人确实是很喜欢你,对你的事情都很上心。
Panzer Ⅵ 虎式:其实后援会的成员们大家都是这样的,我在很多方面都受到他们的照顾。
Panzer Ⅵ 虎式:能有这样一群可爱而又可靠的粉丝群体,我感到很荣幸。
代理人:这就是作为万人迷偶像的发言吗?真是令人羡慕。
Panzer Ⅵ 虎式:代理人别拿我开玩笑了……
代理人:那在这么多的粉丝里面,总会有一两个你看上的对象吧?
代理人:就拿魏特曼和克尼施佩尔来说,你更喜欢他们两人之间的谁呢?
代理人:可不能再说出刚才那种中立的言论了,我想听听你的真实想法。
Panzer Ⅵ 虎式:我的真实想法吗……我该如何诉说呢。
Panzer Ⅵ 虎式:他们两人确实都是很可爱的粉丝,即便知道他们喜欢着我,我也只能对他们做出模糊的答复。
代理人:喜欢和爱的这份情感,总是单方面的可不好,或许你该回应他们的这份心意。
Panzer Ⅵ 虎式:这样可不行啊……
(艾薇拉的双眸中闪烁过一丝无奈,仅是一瞬,很快又变回了日常自信的眼神。)
Panzer Ⅵ 虎式:我是站在前方,引领大家前进的偶像啊!
Panzer Ⅵ 虎式:我的爱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而是属于所有人的。
Panzer Ⅵ 虎式:我会把我的爱交给每一位需要我鼓励的支持者,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信心和希望。
Panzer Ⅵ 虎式:所以……
代理人:是吗,那你可不要忘记了你的这份信念,走到最后从而成为最棒的偶像。
Panzer Ⅵ 虎式:……既然这样,那代理人你要加入我的后援团吗?我不介意把我的爱也分你一份。
代理人:那还是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