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柴油朋克酒保行动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Bf109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阳早就落西沉。最后一抹残光也已经从地平线的远方消失。)
(不过为了对抗这一切,街道上仍然绽放着耀眼的光芒——正如那句口号一样:人类的灯火永远不会熄灭。)
(在街灯的照耀下,你才得以看清楚前行的目的地,但似乎来早了。那家店门口还挂着「打烊」的牌子呢。)
(不过别担心。碰到困难时就掏几下口袋吧,当当~这可不是吗?毕竟昨晚也是你亲手把这扇门上锁了。)

Bf109:七点五十五……原本以为今天会来不及的,但没想到刚好能赶上呢。
Bf109:昨天应该有整理桌椅,但厨房堆积的碗盘……算了,先准备好开店吧。等有空的时候再洗……
Bf109:嗯,没错,按照自己的步调来。调整好脚步,埃米尔!
(你尝试下定决心,站稳脚跟。在一整天的忙碌后……兴趣使然地投身于另一团忙碌的泥沼中。)
(这还能怪谁,自找的麻烦能算麻烦吗?话说回来,时间已经所剩不多,该从哪开始呢?)

>>>>选项 厨房的碗盘?

(噢不。不、不、不。别提起那地方。)
(放置了一天后,只要稍微靠近,厨余的酸味仍然依稀可闻,油腻的碗盘会破坏掉你一整天的好心情,让你的指尖不再灵敏巧捷。总之还不是时候。)
(况且本来你今天本来也就不算特别愉快,毕竟是星期一,谁会开心呢?)
(往好处想,星期一晚上的酒吧也不会有太多人点下酒菜,甚至是客人都不会很多。现在的干净碗盘数量应该足以应付这点客人……)

>>>>选项 换上工作服
>>>>选项 打开点唱机
>>>>选项 换上工作服

(有道理,就像马车夫或女仆那样,一身干净笔挺的制服能够激发职业意识,使你更投入到……这场角色扮演游戏之中。)
(维修会如此神通广大,并不是非得需要一个DOLLS来担任酒保不可,你会在任务结束后继续干第二份差事,完全是出于自己的选择。你知道这一点的。)
(嗯,如果工作成为一场游戏,那就不再需要骂骂咧咧的了,是吧?)

>>>>选项 打开点唱机

(有意思。虽然它的照明花俏到有点惹人厌的地步,但点唱机不但能赚到硬币,里头的十二张唱片每一张都是你精挑细选过的。)
(我是说,你总不可能厌恶你自己的选择吧?噢,有时候确实可能会,那种感情叫什么来着?对了,后悔。)
(将钥匙插进机器,打开了「测试模式」后,你按下了点唱机面板的数字键。)
(对了。就是这个调调——随兴的、摇晃的、令人放松的喇叭声。你已经不记得这首爵士乐的名字,但这确实挺能振奋人心的。)
(堕落的享乐主义氛围浸泡着你,如今你感觉是时候把这种腐败——哦我是说乐趣——分享给其他人了。)

(店门口打了开来,你今晚的第一位客人上门了。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Bf109:呃,等一下,我好像还没……
Pe-2:呜哇啊啊啊啊~~!埃米尔!埃米尔!你、你听我说~!
(她一把推开大门,直接冲向了吧台,也就是你所在的方向。)
(噢,是的,你还没把门口的「打烊」挂牌调转方向成「营业中」,但门锁早就被你打开了。看样子得先收拾眼前这位客人。)
Bf109:冷静下来,Pe-2……没什么事情值得这样大惊小怪的吧。对吧?
Pe-2:呜呜呜呜……但是、但是真的,我真的做了蠢事……我不该……不该那么做的……
Bf109:没事没事,我先倒点水给你……
(你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而这位客人也并不是第一次这样惊慌失措地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虽然满腹疑惑,但你仍然好整以暇地,等待客人冷静下来,并将故事说清楚。)
Bf109:所以说——你跟M18分手了?这么突然急转直下?前几天还看到你们手牵手去逛街的不是吗。
Pe-2:都是我的错……因为、因为一时好玩所以……我在她的水壶里装进了酸梅干。
Bf109:哇哦。
Pe-2:只、只是想稍微捉弄一下!没有恶意!但我忘了这件事,所以地狱猫是在城外出任务的时候才……
Bf109:那就是说,她在火车回来以前都得喝酸掉的水了。
Pe-2:实际上,我不知道地狱猫会从这里买威士忌,然后加进水壶里稀释着喝——所以她还浪费了半瓶威士忌。
Pe-2:回来后我虽然跟她道歉,但M18已经气到完全不想理我了,把自己锁在宿舍房间里……

>>>>选项 会生气是理所应当的

Bf109:(叹息)
Bf109:发生了这种事,会很生气是理所当然的吧。
Bf109:甚至该说,我觉得M18没有动手揍你一顿已经很客气了唷。
Pe-2:咦?这、这么恐怖的吗?
Bf109:是啊,M18并非对所有人都……像对你一样有耐心。老实说她一个人躲起来生闷气甚至很克制了。
Bf109:没有到处砸桌椅、破坏设施来泄愤造成更多的混乱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吗?
Pe-2:居然这样……那我该如何是好……
Bf109:换个角度思考吧。M18没有对你动粗,说明这样的生气只是在表达不满,但又拉不下来脸皮的表现。
Bf109:这种时候,你主动去找M18再真诚地道一次歉吧。
Pe-2:是这样吗?但要是她不接受道歉的话……
Bf109:那就提出让她无法拒绝的谢罪礼物。
Bf109:我看看,嗯……这个如何?买一瓶皇家起瓦士作为谢罪礼,我相信很够分量了。
Pe-2:对呀,还有这种办法……!谢谢你,埃米尔!
Pe-2:这些拿去,不必找了,我这就带酒去找M18谢罪!

>>>>选项 让时间冲淡一切吧

Bf109:这种时候焦急也没用,M18估计还在气头上,你也还思绪混乱,没法好好表达心意。
Bf109:不如这样吧,你先在这里喝几杯,晚些时刻再过去赔罪看能不能挽回?
Bf109:我总感觉M18现在这样的生气还挺……自制的,应该不是要与你彻底闹翻。
Bf109:毕竟,唯有时间才能够抚平伤痛、淡忘记忆。
Pe-2:嗯……埃米尔你说的很有道理!现在就算焦急也……
Pe-2:不过待会到底该说什么好呢……
Bf109:别急,晚上才刚开始。我先给你上杯水,你慢慢琢磨下言语吧。
(她完全进入了沉思中……理清眼前的局势,组织起稍后将要做出的忏悔和辩护……)
(哼,早知道应该劝她来杯饮料的,光点清水可没收入呢。)

???:哎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明明还挂着打烊的牌子,店里面却灯火通明呢。
???:你好,请问有人吗?
Bf109:啊……!都忘记了,欢迎光临!
(你急忙来到酒吧门口,将店门口的牌子翻过来。)
(在推开店门之后,店门口的两位客人身影也映入了眼帘。)
代理人:哦,人在呢,我还以为你暂时外出了。埃米尔,你慢慢来就好。
Ju87:呵呵,不必紧张、不必紧张~不过,居然还没准备好开店,是睡昏头了吗?
Bf109:哈哈……只是今天开始的比较匆忙,我感觉步调有点乱。
Bf109:不过现在该是时候恢复正轨了。
Ju87:没关系,我能够理解的。
Ju87:毕竟星期一,那么一个令人想要逃避的日子啊,尤其是对酒鬼而言。
Bf109:真正的酒鬼这时间点可能还在跟宿醉缠斗着……但我看你跟代理人的气色都挺好呀。
Ju87: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们正是来你这里预防宿醉的。
Bf109:你觉得我这身看起来像是白大褂吗?我可不是医生。
Ju87:对抗诱惑的最佳方式,就是直面诱惑并放弃抵抗。
Ju87:「药剂师」小姐,请给我们吃点「苦口良药」吧。
代理人:我现在仔细想想,斯图卡不是特别针对我……而是对所有人都会戏弄一番呢。
Ju87:那你应该觉得荣幸,我并非对所有人都愿意浪费时间讲些怪话的。
代理人:是这样吗……原来你好这一口啊。那我是不是应该也对斯图卡讲些怪话来着?
Ju87:不,请不要。我会将那样的行为视作冒犯,所以请不要那么做。
Ju87:掠食者热爱狩猎,但不见得喜欢被狩猎的感觉。这点就请您多多理解了。
(在吧台旁坐下的代理人与Ju87有来有往的聊着天。)
(忽然,对话停止了。你打量着客人们的眼光,却在无意中被察觉到,如今斯图卡与你四目相对着。)
Ju87:……所以,我们的酒呢?
Bf109:两位还没有点呢。
Ju87:Ach so,看样子今天因为宿醉而昏头的酒鬼不只有埃米尔一个,我们大家全都醉迷糊了。
Ju87:要不然你们这家店就没有那种「店主推荐菜单」吗?稍微给我介绍一下嘛。
Bf109:就算你这么说,每次不都还是点冰啤酒吗……
代理人:原来如此,斯图卡总点冰啤酒啊。我的话没问题哦。
Ju87:本来想说,第一次与代理人共同来这酒馆畅饮,就想来点不一样的……
Ju87:不过,既然代理人也没问题的话,那么——麻烦来大杯黑啤酒吧,要冰的。
代理人:我也一样,麻烦了。
(你开门走向冷库,将冷藏在五度低温下的啤酒桶水龙头扭开,在一品脱容量的大酒杯里注满液体面包。)
(这种动作已经不知道重复多少次了,就如同对飞行灾兽的提前量一样熟练……)
(你很容易就在两个大酒杯中注满了八分啤酒,剩下二成则被层层泡沫所覆盖。)
(接着,这两杯冰凉的啤酒被送到了吧台前。)
Bf109:请用,一共两份啤酒。
代理人:哗,真是清凉舒爽。一天工作结束后来杯这个……
Ju87:真是难以抵抗,是吧?所以这么难缠的对手,我选择早早举双手投降。
(他们俩忘我地,一边饮酒一边交换着意见心得,就仿佛你完全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一样。)
(代理人……似乎比你印象中的健谈,这人何时变得如此能言善道来着?)
(不过仔细想想,除开公务以外,本来就与代理人没有多少接点,要谈对一个人的评价,似乎还是为时尚早。)
(但是,看到了一些不同于印象之中的代理人——甚至是连熟悉的斯图卡,都变得有些令你感觉到意外。)
Bf109:……呵,所以才有趣啊。
Bf109:夜晚才刚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