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柴油朋克酒保行动IV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Bf109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代理人:暂时停止营业……吗。
(来到了埃米尔的小酒馆门前,但却看到门前挂着已打烊的牌子,门口也贴着告示。)
(不过……这并没有打响代理人的退堂鼓。)
代理人:门……没锁上?那么……
代理人:埃米尔,我进来了!

Bf109:欢迎光临,代理人。
Bf109:不过,我想您应该能看出来,现在并非营业时间?
代理人:我听有人说你把小酒馆收了,今天在维修会里也没碰上你,就想着下班时间后过来看看情况如何。
>>>>选项 所以……传闻是真的吗?
Bf109:放心吧,代理人。City里的酒吧有几百上千家,并不缺我一家——吓到了吗?
Bf109:哈哈哈,我是以兴趣而非赚取收入而开设的,想做的事就会继续做下去。我知道有很多常客,不论DOLLS或人类,我也不想看到他们失望的样子。
代理人:这可让我松了口气,我还在想今后少了个好去处该怎么办呢。
Bf109:不过现在的店址受宵禁令影响供电还是太头痛了,所以我得花几天打包收拾,搬到新地点另起炉灶。
>>>>选项 会搬到哪去呢?
Bf109:维修会是军事设施,所以可以豁免于那愚蠢的节点令。
Bf109:所以新的地点是——维修会基地有间地下室您知道的吧?放货物老是会受潮的那间,所以本来就空着不用。
代理人:哦,原来是那里。
Bf109:嗯,相关的文件申请都已经处理好了,大概这周末就能转移过去。
Bf109:重新开幕式得办热闹点,但大概要下周了。
代理人:那么……今天还能跟你点杯调酒吗?
Bf109:很可惜,大部分设备都已经装箱准备运输了,现在没法做调酒呢。
代理人:那真是遗憾啊。我本来还有很多事想问你的呢。
Bf109:不过……正经人谁会用高脚杯喝酒呢?
(Bf109笑了笑,并且从吧台后摸出几瓶罐装啤酒。)
(她在吧台旁点上了蜡烛,将啤酒摆在桌面上,摆出了欢迎就座的手势。)
Bf109:面对客人,用按照调酒师协会制定的标准比例、流程制作的调酒招待。
Bf109:至于面对朋友——那当然是要喝着廉价的淡啤酒,尽情无限量的喝到饱嘛。
代理人:毕竟是液体面包 也算一餐?
Bf109:这次的笑话不那么糟糕了呢。怎么样,想继续上次的话题吗?

>>>>选项 想

代理人:当然,好奇心驱动着我继续前行至此。
Bf109:你该庆幸自己不是猫,否则早就被这份好奇心杀死了百千次。
代理人:我还活着?那可真妙,不经你提醒我自己都还没发现这一点。
Bf109:(笑)多喝几杯之后,你会更加认识到活着还挺快乐的。

>>>>选项 不想

代理人:唔,你现在应该不在气头上吧?我可不想重蹈覆辙。
Bf109:我生气的点也许并不是因为您的无礼,甚至也有可能是因为您还不够无礼。
代理人:……这么听起来,我上次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Bf109:是,但这次您不会重蹈覆辙了。来吧,没喝完这些别想走。

>>>>选项 所以……为什么不当学生会长呢?
Bf109:这故事说起来有点长。不过,既然您都跑这来了,那肯定不缺时间,我就从头说起吧。
Bf109:很久很久以前……好吧,也没很久,废都事变发生前不久,我诞生了。
Bf109:那个时间点的City,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跨学联合作,维修会也不是很受注重的组织。
Bf109:灾兽的威胁毕竟也不严重,都是被动挨揍,学联之间是为了在城外开疆拓土的相互竞争的关系。
代理人:我听说,那个时期的黑十字帝国学联就已经是扩张派的急先锋了。
Bf109:嗯,而且我……十分的优秀,可说是那时候最强的航空DOLLS。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特别的」。
Bf109:代理人应该知道吧?DOLLS的意识里会存在一些……怎么说,「其它的」人格。
代理人:稍微听说过……松和荣格医生都稍微跟我谈论过这话题。
代理人:DOLLS的意识来自「许多其他人」的集合体,是这样吧?
Bf109:啊,有这样的理解足矣,这样一来我也不必费力解释些很难懂的事情。
Bf109:总之就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如何战斗:提前量、高度优势、近距离射击……
Bf109:就算从来没干过,但我脑海中会有个声音提醒我该怎么做,而且它是对的。
Bf109:我对灾兽的攻击百发百中,对DOLLS的模拟战也从来没输过。
>>>>选项 所以现在「那个声音」还在吗?
Bf109:当然,我很尊敬这位显然空战经验丰富的老前辈。不过它废话有点多……老实说,有的时候真烦人啊。
代理人:不过有了这位老前辈,你可以自己跟自己打牌了,不也挺好。
Bf109:是啊,挺好的。不过那时候的我……把这种助力当成了自己的实力。
Bf109:四处挑衅、下战书、结仇,大言不惭的声称自己是City第一王牌。
代理人:听起来还挺像是Fw109会干的事,我觉得还行。
Bf109:只是那样也就罢了。
Bf109:大约也是在那时候,黑十字学联开始为了因应废都事变,开始推动组织的改革案并建立了DOLLS自治学生会的体制。
Bf109:本以为成为初代学生会长、代表全黑十字的DOLLS是莫大的荣耀,但一参加学生会的活动我就后悔了。
>>>>选项 ……有什么不对劲吗?
Bf109:表面上是为了呼应维修会的提高DOLLS待遇方针,实际上是让黑十字帝国高层另有想法。
Bf109:如果军方胡乱运用兵力的作战看起来不大妥当,那就让被胡乱运用的棋子们,表现出发自内心情愿上战场的气氛吧。
代理人:但是,学生会也负责分发拨交下来的奖励品和福利,以及举行康乐活动……
代理人:据我所知不应该是这样的吗?小酒馆应该也是调用了学生会资源成立的康乐设施一环。
Bf109:可以想成是人类拨下来交给我们收买人心的公关费用吧。
Bf109:虽然是会改善一些生活水平没错,但本质上就是让我们替人类选拔推出去送死的DOLLS。
Bf109:您知道,那时候的战况并没有现在这么势如破竹。
Bf109:我只能尽量安排一些……补偿,尽量抚平她们在前线所受到的伤害。
Bf109:这也是我执勤之外最主要干的事,听着来这里的客人们说垃圾话宣泄情绪。
代理人:……抱歉,铀云母作战那次一定挑起了你的旧伤吧。
Bf109:不必道歉,代理人。您跟他们是不一样的——作为有能的指挥官以外,作风也跟大人物们不同。
Bf109:在学生会时代我观察了很多人类,所以能分辨出来这种不同。
>>>>选项 有意思。那你说说有哪里不同?
Bf109:人类跟DOLLS不同,很难懂呢,即使想去理解也往往不能看透。
Bf109:人会面无表情的生气、会口是心非的摆出笑容,经过长时间的观察还是猜不穿心思。
Bf109:后来我跟艾薇拉偷溜去城里的酒吧,才发现到我漏了什么。
Bf109:头部的微倾或紧绷,因为紧张而大舌头,略带点提防的双手环抱……
Bf109:喝醉的人们什么都会说出口,就像跟神职人员告解一样,所以我才透过这样的对照搞清楚了人类的感情。
Bf109:比如代理人您。就算看不到眼神,但您一丝丝肢体上的动作差异,就能感受到是在说谎或退缩。
代理人:看起来你好像很享受这种分析他人的感觉啊。
Bf109:擅长了就会喜欢了。
Bf109:实际上,我觉得如果自己是人类,那神职、理发师和酒保是最理想的职业——可以合法的窥探他人隐私,多棒的好事啊。
代理人:是真的喝多了吗?埃米尔聊着聊着突然间就露出了真面目哦。
Bf109:不会不会,像这种淡啤酒最大的优点就是喝再多也不会醉。啊,没了,再开一瓶。
代理人:让我来开吧。嘿……好,拿去。
Bf109:身为酒保却喝别人开的酒。这种感觉挺有意思,多谢啦,代理人。
Bf109:嗯?刚才我们说到哪来着?
代理人:埃米尔的专长和另外的人格——虽然我想问的问题本来是你为何不当学生会长了。
Bf109:唉呀,那我跑题跑的有点远啊。
代理人:没那回事,额外知道了很多埃米尔我所不知道的一面,感觉也挺长见闻。
Bf109:呵呵……真庆幸我当初没看错啊,代理人。
Bf109:你果然是跟我有着同样兴趣的,喜欢窥探他人内心世界的坏家伙呢。
代理人:我可没说知道了之后一定会干坏事啊,这是滑坡谬论!
Bf109:呵,窥探他人内心莫非还能有好事的吗?
Bf109:卸下学生会长职务这事嘛,厌烦的原因我之前也说了。但是,卸任之后要给谁这也是个大问题。
Bf109:因为不懂事的时候也结下过不少梁子,要是这些DOLLS成了新会长会让我很头疼。
Bf109:另一方面,要是新来的完全无法胜任这份工作,甚至是被责任感和罪恶感压垮,我也难辞其咎吧。就在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