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与配角

来自萌娘书库
赤猫子讨论 | 贡献2021年8月5日 (四) 11:09的版本 (创建页面,内容为“作品名:主角与配角 作者:陈佩斯、朱时茂 == 正文 == <poem> 陈佩斯:这不对吧。 朱时…”)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主角与配角

作者:陈佩斯、朱时茂

正文

陈佩斯:这不对吧。
朱时茂:什么不对啊?
陈佩斯:这服装不是我的。
朱时茂:是你的。
陈佩斯:你肯定拿错了吧?
朱时茂:什么拿错了。
陈佩斯:我看看你穿的。
朱时茂:你,你别看!这个是你的。
陈佩斯:不是我的!
朱时茂:你是叛徒。
陈佩斯(惊讶不解):我是叛徒?哪部戏?
朱时茂:就这个戏啊。
陈佩斯:这回?这回我又叛变了?
朱时茂:你看——
陈佩斯:没有啊。
朱时茂:咱们这个戏前三场。
陈佩斯:前三场咱们一样都是八路军嘛。
朱时茂:后三场你不就叛变了吗?
陈佩斯:是吗?
朱时茂:今天咱们排练第六场。
陈佩斯:第六场是,是什么意思来着?
朱时茂:前面你来劝我投降。
陈佩斯:对对对——
朱时茂:后来我一枪把你崩了。
陈佩斯:你说这个编剧他怎么瞎编乱造呢?
朱时茂:怎么瞎编乱造啊?
陈佩斯:你看前三场我这八路军,咱们演得不错嘛!
朱时茂:自己觉着。一共两句词儿。
陈佩斯:那那感觉好啊对不对。“报告队长,敌人冲上来了!”怎么样?
朱时茂:这句砍掉了呀。
陈佩斯:哦对了,我忘了,这句是给砍了。那还有一句呢?那一句不是——更难吗!是不是?我这是第几场?第四场被鬼子给抓住的?
朱时茂:对。
陈佩斯:受尽了敌人的折磨、严刑拷打,你说我要是再坚持一下······
朱时茂:嗯?
陈佩斯:我要是再咬咬牙······不就挺过来了嘛!
朱时茂:那你不就成了正面人物了吗?
陈佩斯:对呀!
朱时茂:那我怎么办?
陈佩斯:这咱们还可以再改编嘛,是吧?
朱时茂:怎么改编呀?
陈佩斯:你,你看,你,老茂,啊!咱——咱们山东大汉!讲义气!够朋友!为朋友情愿两肋插刀啊!今天朋友我有点忙你得帮一帮吧?
朱时茂: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啊!
陈佩斯:你看你替我叛变一下······
朱时茂:什么什么!
陈佩斯:你替我······
朱时茂:我替你叛变?
陈佩斯:没问题,老茂,咱们可以商量商量。(朱时茂走开。)你,你替我叛变一下。
朱时茂(推开陈佩斯):不行不行不行!
陈佩斯:你。你要是觉着吃亏,这件绸子衣服给你,我穿粗布的。(说着就想跟朱时茂换衣服。)
朱时茂:不不不······
陈佩斯:我这没问题······
朱时茂:不行!我条件不行!
陈佩斯:你这客气什么!拿着。(把自己的衣服往朱时茂手里塞。)
朱时茂(接过陈佩斯的衣服往桌上一摔):谁跟你客气啊!我是正面人物——主角!
陈佩斯(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这不就结了嘛!乱七八糟地说了半天,还不是还想让我给你演配角嘛?
朱时茂:好啦?开始!
陈佩斯(不屑):神气什么!说实在的,到了舞台上,那还得看谁有戏!
朱时茂:快点。
(陈佩斯走到台侧。)
朱时茂:上场!
陈佩斯:队长——别开枪!是我啊!
朱时茂:哦——是你小子啊!
陈佩斯(神气):嘿嘿,是我!(抱拳,作揖。)
朱时茂:往后站!
(陈佩斯装作没听到)
朱时茂:往后站。
(陈佩斯不理朱时茂。)
:朱时茂:哎,往后站!
(陈佩斯仰头伸脚,背对朱时茂。朱时茂把陈佩斯拉到后面。)
陈佩斯:哎~~干什么?
朱时茂:往后站!
陈佩斯(往前走):干嘛往后站!
朱时茂(拉陈佩斯):配角!
(陈佩斯做鬼脸。此时手枪带子断,朱时茂脱下来。)
朱时茂:是——你小子。
陈佩斯:是老子我!
朱时茂:诶!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
陈佩斯:嗯······嘿嘿······(嬉皮笑脸)队长,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边说边把朱时茂引得背对观众)只要你能够投降皇军······
朱时茂:哎!等等等等——我怎么成了背对观众啦?
陈佩斯:我怎么知道?
朱时茂:你位置站错了吧?
陈佩斯:你说怎么站?
朱时茂(令陈佩斯侧身):你这么站!
陈佩斯(转回去):我干吗这么站?
朱时茂(再令陈佩斯侧身):你就这么站!
(陈佩斯侧站,脸偏向观众。朱时茂把他的脸拨正。陈佩斯再偏。朱时茂再把他的脸拨正。)
陈佩斯(惊诧):哎我这——我这么站着怎么能成啊!
朱时茂:怎么不成啊?
陈佩斯:你看看,观众只能看到我侧脸啊!
朱时茂:这就对了嘛,你是配角儿!
陈佩斯:哎配角就只配露半个脸啊?有这个道理吗?
朱时茂:哎呀,你可以把这半张脸的戏挪到那半脸上去嘛。
陈佩斯(左手指着右半脸):那我这半个脸怎么办?
朱时茂:不要了。
陈佩斯(左手摸左半脸):都放这面?
朱时茂:嗯。
陈佩斯:这可就是二皮脸了。
朱时茂:你演的就是二皮脸嘛!你不能抢戏,对不对?你这个地方要始终保持我的正面给观众。
陈佩斯:好!行!我就保证您的正面给观众!
朱时茂:对!
陈佩斯:来吧!
朱时茂: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
陈佩斯(点头):呃队长,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边说边挡在朱时茂面前。)
(朱时茂闪避,陈佩斯跟着挡。)
陈佩斯:呃——只要能够投降皇军······
朱时茂(不耐烦地推开陈佩斯):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
陈佩斯:(嬉皮笑脸地又挡过来)呃——我这都是为了您好啊。太君说了······
(陈佩斯用帽子遮住朱时茂的脸,朱时茂推开陈佩斯的手。)
朱时茂:说什么!
陈佩斯(用帽子挡):呃——太君······
朱时茂(推开陈佩斯的手):说什么!
陈佩斯(再挡):太君······
朱时茂(推开):你别说了!你老挡着我干什么?
陈佩斯(装无辜):我怎么挡你了,啊?我这是为了保证你正面给观众啊!我只好给观众后脑勺儿了!
朱时茂:你这是抢戏!
陈佩斯:我抢戏?
朱时茂:那可不?
陈佩斯(无辜状):我抢戏了······我连脸都不要了拿什么抢戏啊?
朱时茂:你说像你这样的演员我还能给你死规定吗?
陈佩斯:那你就规定好了。
朱时茂:来来来!(伸脚一点)你就站在这儿!
陈佩斯:站哪儿?
朱时茂:这儿!
陈佩斯:就这儿?
朱时茂:啊!
陈佩斯(用手比划):就这么大点儿地方?
朱时茂:你想要多大啊!
陈佩斯:好!够站了!(做马踏飞燕状)
朱时茂:行行行!再大一点儿!(推开陈佩斯,用脚比划了个圈)来来来,就站这儿!
陈佩斯:就站这儿啦?
朱时茂:对对对!
陈佩斯:嗯——行!没问题!你放心!(自言自语大声密谋)我不出这个圈儿照样把戏给他给抢过来!
朱时茂:什么!你说什么?
陈佩斯:我说——不出这个圈儿也能把这个戏配合好啊!
朱时茂:行行行,开始。
陈佩斯(从台侧上):队长——别开枪!呵呵,是我!是我呀!(小心翼翼地防止出圈儿)
朱时茂:哦,是你小子啊!
(陈佩斯不出声,自顾自地拍衣服上的灰。)
朱时茂:是······是你把敌人······看着我!
(陈佩斯装没听到)
朱时茂(拉他一把):看着我!
陈佩斯(指指圈儿):出圈儿了。
朱时茂: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
(陈佩斯不理他,作擦汗/洗澡状)
朱时茂:你洗澡哪!
陈佩斯:谁洗澡了?
朱时茂:你干什么这是!
陈佩斯:我设计的戏,擦一擦汗嘛!
朱时茂:你不能乱动啊!
陈佩斯:我怎么乱动啦?
朱时茂:你站这儿一乱动,大家都看你他就不看我了!
陈佩斯:哦!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
朱时茂:你说你佩斯,你太不了解你那条件了。
陈佩斯:我怎么不了解我自己?
朱时茂:你说你这条件多棒?
陈佩斯:啊?
朱时茂:你让大家看一看!
陈佩斯:大家看看?
朱时茂(指着陈佩斯):这鼻子,这眼睛,这脑袋瓜子,那几千年才出一个啊!
(陈佩斯沾沾自喜。)
朱时茂:像你这样的形象是吧,小偷小摸啊,《警察与小偷》不法商贩啊,《羊肉串》地痞流氓啊,《姐夫与小舅子》不用演,往那儿一戳,就行了。
陈佩斯:(瞪着朱时茂)几千年就出这么个东西,是不是?
朱时茂:你不是东西。
陈佩斯:什么!你说我不是东西?
朱时茂:啊,你是东西。
陈佩斯:我是什么东西!
朱时茂:啊不,我是说啊,像你这形象,往那儿一戳,不用演,就行了。
陈佩斯:怎么戳啊?就像那个电线杆子似的能行吗?
朱时茂:那还用演吗?
陈佩斯:是吗?那这演戏倒简单了。
朱时茂:本来嘛!
陈佩斯:好!就照您说的演!
朱时茂:来!
陈佩斯(从台侧上):队长——别开抢!是我!(然后像电线杆立着)
朱时茂:哦——(上前看朱时茂模样然后无奈后退)你小子。说话。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
(陈佩斯不做声)
朱时茂:你说话呀!
陈佩斯:你们家电线杆子能说话吗?
朱时茂:你这个······台词还是要说的嘛。
陈佩斯:让说就说呗。
朱时茂:你千万记得啊!只要我掏出枪来一抬手······
陈佩斯:怎么着?
朱时茂:你就倒下。
陈佩斯:为什么?
朱时茂:这表示我的枪法准啊!
陈佩斯:可以啊。
朱时茂:嗯,是你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
陈佩斯:队长,皇军说了让你交枪投降。
朱时茂:住口!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
陈佩斯: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投降了皇军保证你荣华富贵金票大······
朱时茂:住口!住口!住口!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我,我枪毙了你······
(朱时茂掏枪,陈佩斯在朱时茂开枪之前倒下。)
朱时茂(举枪):哎!人呢?人呢!
陈佩斯(坐起来):哎,这儿。
朱时茂:我还没打你怎么就倒了?
陈佩斯:哎!这不是您说的吗?只要掏出枪了一抬手我就倒下吗?
朱时茂:那我还没开枪呢!
陈佩斯:哎哟,这不显得您枪法准嘛!
朱时茂(无奈):你这是······这是抢戏!
陈佩斯:我没抢戏······
朱时茂:搅戏!
陈佩斯:没搅戏······
朱时茂:你······
陈佩斯:都是按照您的意图演的嘛!
朱时茂:我什么意图?
陈佩斯:你让我什么样我就什么样嘛!你看我这陪角也太难当了吧!(朱时茂把枪放到桌子上)朱时茂,我演了十几年戏了,我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主jiǎo!不演了!不演了!(走到桌边,盘腿坐在板凳上)
朱时茂:我知道你有情绪。
陈佩斯:我没情绪!呵呵呵没情绪!
朱时茂:我知道你不愿演配角儿。
陈佩斯:我演了十几年了我告诉你。
朱时茂:我知道你想演主角儿。
陈佩斯:废话谁不想演啊······
朱时茂:啊?
陈佩斯:啊谁想演了?
朱时茂:我——但是这个主角啊,不是谁都能演的。
陈佩斯:别说得那么邪乎。
朱时茂:啊?每个人的条件不一样嘛,我这个角色你就演不了。
陈佩斯(走到朱时茂旁):你的角色我演不了?
朱时茂:就是嘛!
陈佩斯:说实在的,你以为我不懂这个。
朱时茂:懂什么?
陈佩斯:演员演什么戏那全看穿什么衣裳。
朱时茂:啊?
陈佩斯:我要是换上您这衣裳······
朱时茂:怎么样?
陈佩斯:我演得比你强!
朱时茂:什么什么?你演正面人物?
陈佩斯:我演正面人物怎么着!
朱时茂:咱问问在座的朋友们也通不过呀。
陈佩斯:你问问!
观众:行!好好——
朱时茂:哎哎!你别发动群众啊!
陈佩斯:我怎么发动群众啊,群众的眼睛自然雪亮的嘛!
朱时茂:行行!今天我看在大家的面子上,我让他过这一回瘾。(脱枪套和外套)
陈佩斯:啊!真换啊!真换啊!(赶忙脱衣服)
朱时茂:来!我主要是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演配角的。
陈佩斯:啊不不不,我今天让您看看我能不能演主角。
朱时茂:你看就我这样的,他穿上这个衣服他也是个地下工作者啊!(指陈佩斯)你们再瞧瞧这位。他整个儿一打入我军内部的特务。
(陈佩斯穿好衣服后傻笑,两手叉腰,神气十足。朱时茂在后头修枪带,叉腰。陈佩斯把枪套挂上,然后叉腰。)
朱时茂:叉腰干什么?
陈佩斯(拍朱时茂的肩膀):小鬼。
朱时茂:去去去!谁是你小鬼!我说,好了没有?
陈佩斯:好了。
朱时茂:下去!
陈佩斯:哎!
(陈佩斯欣然下去,突然看看自己的衣服回过神来,走去拍拍朱时茂,指指台侧。)
朱时茂:干吗?
陈佩斯:下
朱时茂:你!
陈佩斯:我是主角儿!
朱时茂(推开陈佩斯):往后往后!(慢慢走到一边儿停下)
陈佩斯:叛徒神气什么,他?(要拔枪)嘿!你下去!
(朱时茂指指陈佩斯,然后下去)
陈佩斯:哼!真是的!开始了啊!
朱时茂:开始了。队长!
陈佩斯:站住!别过来——(拔枪,但打不开枪套)小心我崩了你。
朱时茂:队长——别开枪。别开枪。队长,别开枪!
陈佩斯:怎么打开呀这个?
(朱时茂按一个按纽打开枪套。)
陈佩斯:呦!(傻笑,关上,打开,关上,打开,关上,打开)
朱时茂:好玩儿吧?(陈佩斯关上,打开)
陈佩斯:好玩。(关上)
朱时茂:会玩儿吗?
陈佩斯:会玩。
朱时茂:没玩过吧!
陈佩斯:说什么呢!走!(推朱时茂)走!
朱时茂:开始!
陈佩斯:开始了啊!
朱时茂:队长!队长!别开枪!
陈佩斯:哎哟我这戏还没开始呢!
朱时茂:那我演的时候这就开始了。
陈佩斯:现在是我演的时候。啊,知道吗?
朱时茂:那我什么时候上场啊?
陈佩斯:我管你什么时候上场。
朱时茂:怎么能不管呢?
陈佩斯:那你总得看我来几个造型吧!
朱时茂:啊!还造型!
陈佩斯:咱们还得——亮个相嘛!
朱时茂:这模样还亮相呢?
陈佩斯:那是!
朱时茂:行行!只要你一亮相我就上。
陈佩斯:没错儿!
朱时茂:好好。
陈佩斯:看准了啊。
朱时茂:啊。
陈佩斯:开始了啊。
朱时茂:开始。
陈佩斯:(亮相)同——志们!坚持就是胜利!人民等着我们立功消息。弟兄们!给我顶住!顶——住!
朱时茂:什么啊这是!(说着就要下去)
陈佩斯:哎!上啊!
朱时茂:(跑回来)队长!
陈佩斯:什么人!(把枪指来者)
朱时茂:别开枪,是我!
陈佩斯:啊——是你小子!我问你!是你把八路军······
朱时茂:什么!
陈佩斯:是你把鬼子引到这儿来的?
朱时茂:队长,鬼子让我给你带个话儿······
陈佩斯:皇军说什么?(走到桌旁)
朱时茂:啊?(走到桌旁)鬼子让你交枪投降。
陈佩斯: 呸!(踩椅,右手双指指朱时茂,但不知道台词,右手拍桌子)什么词儿?
朱时茂:白日做梦。
陈佩斯:哦对!白日做——!(再次右手双指指朱时茂,但不知道台词,拉一下朱时茂)后边呢?
朱时茂:哎呀。(指陈佩斯)你这个叛徒!
陈佩斯:(从椅子下来)你才是叛徒呢!
朱时茂:我说的是台词“你这个叛徒”。
陈佩斯:哦,行。我知道了。(指朱时茂)你这个叛徒!我原来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拍手)也叛变革命了!
朱时茂: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拍拍陈佩斯肩膀)队长!队长鬼子让你交枪投降。
陈佩斯:后边儿还有。
朱时茂:没了。
陈佩斯:有!
朱时茂:没了。
陈佩斯:我问你······
朱时茂:啊?
陈佩斯(左手比划钱):就没什么条件吗?
朱时茂:没条件啊!
陈佩斯:废话!没条件谁投降啊!
朱时茂:这是正面人物吗这个?
陈佩斯:啊——我明白啦!
朱时茂:明白什么?
陈佩斯:闹了半天,你小子把太君给我的好处——(掏枪)都吃了回扣了吧!
朱时茂:这还带回扣呢?
陈佩斯(用枪指着朱时茂):说!有没有!
朱时茂:没有。
陈佩斯:你别跟我装糊涂,(用枪挑朱时茂帽檐)你当我不知道吗?
朱时茂(把帽戴正):你知道什么?
陈佩斯:呵呵!我临来的时候皇军都告诉我了。
朱时茂:怎么说的?
陈佩斯: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
朱时茂(后转,往桌子走):嗯。
陈佩斯(跟着朱时茂):只要您能够交枪投降皇军,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金票大大的啊······
朱时茂(踩椅拍桌子):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
陈佩斯:队长!我······
朱时茂: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来?
陈佩斯:队长,我没办法呀!队长!
朱时茂: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我枪毙了你——哎!我枪呢?
陈佩斯:啊!(递过枪)这儿呢!
朱时茂:我枪毙了你——啪!
陈佩斯(中弹动作):啊!哎哟!队长······
朱时茂(再开枪):啪!
陈佩斯(再次中弹动作,要倒之前回过神儿):哎呀?(扯衣服下摆)不对啊!我是主角啊!
朱时茂:什么呀!你呀······该干嘛干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