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歌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永恒之歌

作者:12beta

特别感谢:娜英九江月、Mcykin

此处存放基于《永远的后日谈》为基准的剧本《地下深处的光明》改编的小说《永恒之歌》的相关内容(可能包括《地下深处的光明》的replay存档男子汉大丈夫,说放replay就绝不放LOG,但不包括绝大部分关于自新实验室的内容)。
设定冲突警告。政治失误警告。

前言

……所以,这又是一个新坑。
两个四人团体在两个相互纠缠的世界中为了不同的目的进行探索的故事。
跟《内部阴谋》一样的双线叙事,只不过写作难度比那篇要稍微轻松一些;前提是我不打算将两条线统一到一个世界观
本文与《艾隆岛物语》共享世界观……虽然很想这么说,那边的作者也是这么希望的,不过这已经被证明是妄想了无奈.jpg
……暂时,就先说这么多吧。

人物设定

-Epi.IIf:齿车其中·Nech-

  • 雨宫理
    外表为17岁的少女,右臂上有着“XII-β”的刻痕,没有左臂与左脚。红发,左眼红瞳,右眼黑瞳。
    出生于核冬天终结的一百年后,与创造出他的死灵法师一样,更喜欢潜伏于暗处攻击,并十分擅长于敌人的尸体上搜刮必需品。正因如此,她往往是护卫队中战果最丰厚的。
    主职阶是能打能辅的育碧式刺客掠食异端,副职阶是神父,来一首背叛者的镇魂曲,刚从那个金发路人身上抽下来的热情舞姬,个人倾向为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的废品。
    • 事实上,因为某种原因,真正的雨宫理正沉睡在钉在人偶衣服上的菊花徽章里;而人偶内的灵魂,则是另一个人的。
  • 九江月
    外表为14岁的萝莉,虽然有两个手臂,但左臂对战斗没有任何帮助。
    经常会饿的吃货,带着一把几乎没有任何强度的装饰刀。有的时候自信的有点过头,但一旦认真起来还是有些可怕的。
    主职阶和副职阶都是双刀流武士,一套回天+雪月花能打53万伤害的送断死镰。
  • Ion Kalamity
    在人格转移技术刚刚诞生的时候就被创造了出来,生理上属于当时的欧罗拉合众邦(大洋合众国的一个附属政治实体,于2034年建立);但在她诞生之后第二天,基地受到大东亚帝国(大东亚共荣同盟的“继任者”,2033年“新京政变”后第二天在支城成立)的核弹袭击,而她从此沉睡不醒,直到被某位偶然外出的死灵法师发现并捡回基地。
    也许是因为她的军方背景,她对枪械的使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随身携带的三把枪(一把IWS2000狙击枪,两把M1911手枪)更是从不离身,沾满了不死者的鲜血。
    主职阶是机工诗乃,一把88霰打遍天下的镇魂枪手,副职阶是朋友,听说过三棱刺刀吗送断死镰。
    • Nech篇中实际年龄最大的(只有她的诞生是在2044年社会崩溃之前)
  • 赛依连·瓦恩萨
    主角队在地铁站里见到的神秘骑士,银色长发,身着极为暴露的骑士轻甲(肩膀缺失了肩甲,腰和大腿也是暴露着的,而裙子更是布制),手里拿着一把电锯和一个手提箱。内脏可再生。随身带着一只名为“帕奇”的灰色松鼠。
    前世身份为天才黑客孙芳,为了治病黑进润城一号制药厂,结果被医疗事故变成了能无限再生的怪物。
    核冬天之后,他因为种种原因,最终选择在废弃工厂自杀。
    主职阶是我下本遇到的十个骑士,九个在读王权剑……送断死镰,副职阶是……还有一个无脑放深仁.jpg可爱少女。
    • 润城一号制药厂的前身为《2547号档案》中的岳麓制药(“凯I型病毒”就是从这个机构中泄露并被魔改的),但这起医疗事故从一开始就与共和国毫无关联。

  • Tening·斯诺弗雷克
    紫发的死灵法师,与赛依连·瓦恩萨一起旅行。
  • 赵文晋
    外表为16岁的猫耳少女,身份为死灵法师,目前居住在润城中央城堡。
    自称在核冬天到来前从俄罗斯回到润城,将自己改造成人偶后踏上了寻找昔日同事和“世界之钥”的旅途。
    ……但,人总有些小秘密的,是吧。
    主职阶是热情舞姬,副职阶是纷繁异怪,个人倾向是爱丽丝。
    • 不知为何,与赛依连·瓦恩萨有着相见恨晚的感觉。
      • 特殊依恋:执着,对赛依连·瓦恩萨,初始狂气为4点。
    • 真实身份为上官维在2038年对润城中央城堡的网络攻击中借用城堡设备生产的特制人偶,上官维在2046年从俄罗斯返回润城就是为了唤醒她。

以上角色都有其角色卡,可自行找笔者及相关人士要,虽然他们不一定会给就是了


  • 胡英轮
    隶属“中华抗日同盟”的运货员。
    2043年在将货物从新岛运到润城中央城堡时被齿车帮绑架,被囚禁在齿车广场内。
    后,因未知原因,在2044年3月25日留下遗书后自杀。

-Epi.IIIB:星城之上·TLLS-

  • 12beta(诸葛链理)
    虽然网名与那个世界中制作出雨宫理的死灵法师“XII-β”同一个读音,但两人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直到前一天,他还只是一位对TRPG感兴趣的新人,无忧无虑的生活在正常世界线中的现代,对“死灵核战”的所有印象均只停留在“一个TRPG的背景设定”这个概念中;而这次的后日谈,原本应该是他第一次参与跑团。
  • 九江月(慕容堇江)
    很明显,她把很多原本属于自己的设定放在了这个人偶身上,包括自己的网名,以及吃货的属性。
    至于为什么原本慵懒到直接回绝了上官文辉的面团请求的她会选择不远千里前来跟另外两人见面,可能这就是好奇吧。
    • TLLS篇所有角色中第二年轻的(故事发生的节点为19岁;同时孙芳17岁,诸葛链理和上官文辉20岁,施晓霜21岁,司马仲翼和王边城25岁,司马映秀31岁,胡宗凌33岁,不做人的魔神欧塞不作讨论)……
      • ……所以很意外,也是所有角色中外表年龄与实际年龄差距最大的(看起来比司马仲翼还老两三岁,差点赶上司马映秀创下的系列最大记录)。
  • Mcykin(司马仲翼)
    意外的是,他和诸葛链理居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他第一个发现诸葛链理的失踪及家中的异样,并呼叫了另外两人前来调查。
    对他来说,在这里发现的一切都仿佛是跑团剧本里复制出来的一样,充满各种不可名状的阴森和神秘。
  • 娜英(上官文辉)
    资深跑团爱好者,“一个拥有可怕抖S潜质的NC”(齿车馆货郎语);不过在这个世界中只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女青年,一般对网上朋友的关系上限为“你觉得我们可以线下见面,但我不同意”。
    但这次是例外:司马仲翼发来的照片给她带来的猎奇感成功盖过了对线下见面的恐惧,正因如此,她才会出现在这里。

  • 司马映秀
    31岁,自称“自新实验室二号成员”,跟“那个男人”(时年25岁的王边城,不知为何他从未直接提过那个名字)一样拥有操纵电的力量。
    其人对于那个世界貌似有一定的了解,但与规则书上的设定并不相同。
    真实身份为另一个世界的王边城,对那个世界的了解仅止于(亲身经历过的)热核大战中期。
    (大致设想一下,一个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仅限于公元前的外星人突然了解到了这个世界近现代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个角色在这个小说中的设定)
  • 施晓霜
    黑发猫娘,实验室成员,拥有瞬移的能力。

  • 胡宗凌
    33岁,家住黄土岭,是家中五兄弟的长兄。
    因为五兄弟中其余四人均召唤了恶魔,为了保护他们,自己也召唤了恶魔。
    也正是因为要保护他们,所以他与召唤出的恶魔决定随机挑选一处犯点小案,以转移警方注意力。
  • 孙芳
    17岁,天才黑客,家住黄土岭,因为前一年某个计算机病毒案与实验室有交集,现在湖南大学读博。
    正是她将胡家五兄弟的异状告诉了自新实验室,才使得实验室介入此案。
    • 你非要和15岁成为湖大终身教授的王自新打一架吗.jpg

一些奇怪的豆知识

  • 施晓霜是个猫娘,也是这个时间点(TLLS篇的2019年4月下旬)唯一的猫娘。
    • 可是算上Nech篇的话,她只能说是唯一一个可以变成猫的猫娘:在齿车广场的战斗之后,人偶九江月因为喝了奇怪的药水而长出了猫耳和猫尾。
    • 施晓霜头上戴着的耳机(实验室官方说法是带猫耳装饰的定制设施)其实是个幌子,理论上放装饰的地方其实是镂空的。
  • 2018年的伪·华盛家园碎尸案曾让住在6楼的司马仲翼吓得跑到砂子塘附近的宾馆睡了几天。
    • 住在1楼的诸葛链理正好下乡看亲戚去了;而住在7楼的王边城则在巧克力空间抓人。
    • 序章里提到的“住了警察的楼”,住的就是王边城。
  • TLLS篇各角色之间的关系:
    • 诸葛链理与司马仲翼相互认识,且相互知道对方真名;
    • 司马仲翼与王边城相互认识,所以司马映秀认识司马仲翼,但司马仲翼不认识司马映秀;
    • 司马仲翼知道上官文辉的真名,但上官文辉不知道司马仲翼和诸葛链理的真名;
    • 慕容堇江只认识王边城;
    • 司马映秀与“富尔顿小组”成员(王边城、施晓霜、上官维,以及此篇中未露脸的王自新、赵文晋、倪柯、朱崎魄)均相互认识,但此次案件之后他才作为独立的一员正式加入小组。
      • 小组是傅家洲“黑网行动”后为了处理特殊实验体的问题而专门设立的,只有王自新与倪柯是真正属于自新实验室的。
  • 中南大学存档的“润I型真菌”样本代号为“青春岁月”。
    • 然后在《死灵之灾》中就被人装进可燃垃圾袋中偷运走了。
  • 相比官方规则书,这条时间线里部分重要事件被大幅度魔改了:
    • 规则书中的黏菌是于2049年在南美洲被发现的,这里被提前到2033年,地点改为中美洲;
    • 量子电脑完成的时间从2055年提前到2009年;
    • 三战爆发的时间从2135年提前到2017年,触发原因由“极端宗教势力”改为“局部热核战争”;
    • 联合国实质崩盘的时间点从2145年提前到2019年;
    • 四战爆发的时间从2155年提前到2035年;
    • 核冬天的起止时间从(2156年-2182年)提前到(约2035年-约2116年)。

地点设定

  • 润城/长沙
    两个主角团探索的主要区域,视世界线不同有着不同的设定。
    TLLS篇中,基本与现实无异,少数地点有恶魔活动。此世界线中,湖南大学自新实验室拥有较强的科技实力,但此时关键人员正在处理其他案件,所以只有一个人可以赶来解决此案。
    Nech篇中,地上废墟情况比较严重,地下还保留着大体完整的人工结构。此世界线中,润城是2023年长沙被中华抗日同盟攻陷后在原址建立的科技城市(但占据地下网络的“理智共联”依旧称其为长沙),除了原天心阁及周边地区被夷平并建造城堡外,其余大部分地区依旧保持废墟的样式、少部分片区有新的人工建筑的痕迹。大东亚共荣联盟对于死灵法术的研究主要在这座城市进行,这个设定一直延续到“死灵核战”结束。
    • 润城城界:北至新河、浏阳河,东沿原红旗路,南沿原湘府路,西至湘江。四面均有设置铁丝网。
    • 作为对比,2023年的长沙城城界为绕城高速全线,TLLS篇中的城界则更大;事实上,TLLS篇的城界就是现实中的城界

Epi.IIIB 长沙城2019

  • 新河:即文中的“北辰三角洲”,位于浏阳河与湘江交汇处。

Epi.IIf 润城2027

  • 新河:润城管理委员会在北部挖的大型河道系统中的一条,从原银盆岭沿铁路挖到浏阳河原马栏坡对岸。
    值得注意的是,开福寺因地块被直接划为河道的一部分而被夷平,这也导致长沙地下网络曾出现巨大断点,即纪录中的“共联大屠杀”。
  • “不净之岳”:Nech篇中对原湘江西岸及绕城高速围成的区域的称呼。润城管理委员会在区域外围设立岗哨,擅闯者会被当场击毙。
  • 新岛:Nech篇中对新河及浏阳河围成的区域的称呼。
  • 理性大厅:Nech篇中对原中山亭至黄兴广场的一大片区域的统称。三战之前发达的商业活动使该地区的地下结构相当于迷宫,这个特性在长沙沦陷后被反抗军看中,将其打通并作为“理智共联”的总基地(“理智共联”宣布成立的地方就是秩序之柱/五一广场地铁站负一层),这个设定一直延续到2039年“理智共联”分裂。
    • 在“理智共联”分裂后,被齿车帮占领的原五一广场东北部的地下商场则被称为“齿车广场”,一直到2044年齿车帮销声匿迹。
  • 润城中央城堡:Nech篇中由润城管理委员会监督建成的巨型城堡,前期作为军事要塞及城市管理中心,后期兼任对死灵法术的研究。
    • 城堡外界:北至原人民西路,西至原蔡锷南路,南至原城南西路,东至原芙蓉中路。
    • 天心路/灵路和白沙路/魄路则作为城堡内的分界线。
    • 除此之外,所有的原有建筑全部被夷平,并进行了全面的重建。

Epi.IIf 湖润邦2239

  • 秘封馆:建在原长沙园林生态园内的两层洋楼,主人是死灵法师Snake,在约2216年被死灵法师赵文晋赶走。
    • 赵文晋拆了房子二楼,并将房内的一扇白色防盗门送回到已被自己占据的润城中央城堡。
      • 白色防盗门实为自新实验室的大门,上面有生物锁,只有持有特定生物信息的人才能打开
      • 赵文晋小姐在这次踢门战中1V4还赢了,除了Snake被赶走外,其余三人均被打晕并被丢弃在现场。
    • 后来,这个门被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被交给了Tening。

正文

序章:异世访客(IIIB)
2019年4月14日,星期一,深夜。湖南长沙,某居民楼前。
两名男子一前一后的站在路中央,面向着一楼的阳台。此时房里一片漆黑,房主已经上床睡觉了。
“嘛,你确定要选择他?”站在后面的红衣男子搓着手,小声问到。
“是的。”站在前面的黑衣男子只点了点头,以十分冷淡的语气说到,“毕竟,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受害者,仅此而已。”
“但是你看诶,这栋楼可是有警察住着的,”红衣男子指了指楼上亮灯的窗户,“你在这里做法,就不怕被抓吗?”
“能抓我的警察,这个世界还不存在。”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你亲自跟我说的,现在警察都在处理千里之外的事件,一时半会来不了。”
“这倒是没错,我的主人……”红衣男子话音未落,就被黑衣男子打断了:“我应该说过吧,我和你之间不是主仆关系,不用这么称呼我。”
红衣男子稍微失落了一下,随即回复到:“知道了。那我就帮你盯着周围……”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黑衣男子伸出手搭在红衣男子的肩上,“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那几个兄弟能不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也是。”红衣男子只简短的回了两个字,随后就转头离去了。
黑衣男子回头望着红衣男子的背影,随后戴上兜帽,径直往那个阳台走去。
转眼间,他的身影直接穿过了阳台的外墙;而失去了支撑的黑色斗篷则飘然落下,在碰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化为了一道黑烟,向上飘去。
顿时,寂静又重新笼罩了这个地区。除了坡上的那个监控摄像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

第二天,上午十点。
“奇怪了,Q上敲你好几次了你都没回话,今天不是还有别的事嘛……”司马仲翼嘟囔着打开房间的门,只往里面扫了一眼,就被吓得将剩下的话吞在了肚子里。
愣了几秒后,他拿起口袋里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文辉吗,链理有麻烦了。”

第一章:秘封馆(IIf)
诸葛链理是被冷醒的。
那是一种彻入骨髓的冷,仿佛自己就从未活过一样。
他睁开眼睛,只见前方是一个塌了一半的墙,墙外正在下雨,雨水顺着损坏的墙壁流入屋内,在地上留下大大小小的水洼。
这时,他听到左侧传来塑料摩擦的声音,格叽格叽的,十分的瘆人。
他偏头望去,正好与一个身着白衣的人偶四目相视。
那人(如果这样还能被称为“人”的话)很明显也被吓了一跳,一边捂着胸口喘气,一边挪动着身子往后退去。
随后,他听到背后传来同样的摩擦声。他连忙往后看去,只见另一个平躺躺在地上的人偶正活动着自己的手指,接着用略显僵硬的双臂撑起上半身,往身后的断墙靠去。
“……那个,请问您是谁?”诸葛链理刚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太对劲,吓得他连忙用右手捂住嘴巴。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右手也跟地上的那两位人偶一样,白的毫无生气,裸露着的球状关节中还卡着一些灰色的黏菌。更奇怪的是,他根本无法从右手感受到任何的热度,就像在摸一块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冰块一样;不,就目前的感受来看,更像是“自己就是那个冰块”一样。
诸葛链理不禁瞪大了双眼,努力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已经靠在断墙边上的人偶稍稍抬起了头,用微弱的声音回道:“……你,是在问我吗?”
诸葛链理点了点头。
“那个,”那位人偶右手握拳,捂住嘴巴,稍稍咳了一下(虽然诸葛链理一下就看出她这是在拙劣地模仿),接着说道,“在下Ion Kalamity,战斗型人偶,不抢我的枪就行。”
“原来如此……”旁边的人偶随意的应和了一下,随后背靠墙壁站了起来,“我的名字是九江月,大概是迷路来到的这里。”接着她歪着头望向还没反应回来的诸葛链理,“那么,请问你又是哪位?”
才回过神来的诸葛链理右手垂了下来,顶着地板(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没有左臂),小声回复道:“……Amamiya Makoto,请多指教。”
“两个外文名呢。”已经完全站了起来的九江月怂了怂肩,不解的问道,“难道你们都是那种喜欢异国风情的人偶?”
废话,可不能让你们这些不知底细的知道我真名。诸葛链理心中默默念着,也站了起来,对九江月说到:“叫我‘雨宫理’即可。”接着就走向Ion,向她伸出了手。
“谢谢。”已经活动完全的Ion笑着回绝了诸葛链理的请求,自己也站了起来,“你们可以叫我IK。请多指教,雨宫理,还有九江月。”
“……请多指教……”九江月玩着脖子上挂着的淡蓝色吊坠,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话说回来,你刚刚说自己是迷路来到这里的,难不成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完全恢复状态的诸葛链理回过头问九江月。
“……嗯,我在找我的哥哥。”九江月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回答道,“自他离开家,已经几个月了,我想把他找回来。”
“话说这个房间真的又暗又湿,我总觉得会影响我的爱枪……”IK踩着地上的水洼,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一边熟练的换弹上膛,一边自顾自的吐槽着。随后,他将手枪塞回腰上的袋子里,回头问两人:“要不,先找找出去的路?”
“真的,你一说我才发现,”诸葛链理扫视了一下周围,“这个房间真的有够暗的。”
“这对我来说可是极大的不利因素啊,总不能时刻戴着夜视镜吧……”IK依旧止不住的嘟囔着,从背上取下一个很大的狙击枪,同样熟练的检查着。
就在这时,两人听到身后传来水泥掉落的声音。
诸葛链理几乎是习惯性的右手握拳,伸出右手臂上的袖剑,回头望去,却只看见站在墙前不知所措的九江月,脚边还落着几块水泥块。
已经不想对设定进行任何吐槽的诸葛链理收回袖剑,一边靠近被九江月砸出的破洞,一边吐槽道:“感觉这个墙的硬度不太高啊……”
“毕竟本来就是半坍塌的房间,不足为奇。”完成检修的IK右手握着狙击枪,怂了怂肩,“不过这样来看,这里很危险啊。”
“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尝试直接砸出一个出路。”诸葛链理望着破洞后面的黑暗,随声附和道。
“……事先说好,这不是LG5,打不出榴弹的。”IK左手握着枪管,正色道。
诸葛链理正准备怼回去,只听左手边传来木头转动的声音,随后两人就听到了九江月的惊呼:“这个门居然能开!”
“惊了!”IK说完将狙击枪塞回背后(这时两人才发现她背上也有一个枪套),从腿上抽出那把银色手枪,将两人挡在身后,“总之,各位先做好战斗的准备。”
“战斗?为什么要战斗呢?”九江月不解的问道。
“你看,这种阴暗又潮湿的地方,一般不都是会有很多怪物的嘛……”IK一边警惕着扫视门外,一边回答道。
“……啊,我并不擅长对付怪物啊……”九江月不禁缩起身子,弱弱的回道。
“话说回来,外面在下雨诶,我们这么出去真的没问题吗?”这时,完全没在听两人对话的诸葛链理指着那个漏雨的大洞,对两人说到。
“……而且没有雨伞,也没有雨衣。”九江月不知为何接住了诸葛链理的话茬。
“……诶???!!!”反应过来的IK发出了一声惨叫,“那我的枪该怎么办啊!!!”
“……总之,先从这个房间里出去吧。”一脸望着智障表情的诸葛链理说到,“反正这个房间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如出去看看,没准能发现什么。”
“同意。”九江月跟着应和道。
“……好吧,那就先走吧。”IK说完将手枪塞进左腿的枪套中,小心翼翼的跨过了那道木门。
另外两人跟在IK身后,也离开了这个房间。

刚一离开房间,映入三人眼帘的就是一个狭窄的走廊,左右两侧延伸到无尽的黑暗中,而正前方则是另一个房间,不仅地上散布着大大小小的洞,连天花板都没了一大半,外面的雨正不间断的倾洒在木质的地板上,有些地方甚至已经被多年来的雨水浸泡的翘起了边。而那个房间的左侧则立着一个半掩着的木门,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门缝后面隐隐约约有往下走的台阶。
“话说回来,我的箱子里面也是什么都没有呢……倒不如说,我为什么要带着这么大一个东西呢?”这时,九江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声念叨了一句。
听到声音的两人回头望去,才发现九江月的右手还拖着一个十分巨大的箱子,箱子底部还有四个滚轮。
“这个箱子防水吗?”诸葛链理随口问道。
“当然是防水的呐,甚至不透气。”九江月拍着箱子,自豪的回答道。
“……那可以考虑把那把狙击枪放进去。”诸葛链理刚说完,前面的IK回头吐槽了一句:“这样的话拿出来会不会很麻烦啊……”
“那就把你也塞进去,反正箱子够大。”九江月随口吐槽了一句,另外两人都不禁笑了一声,诸葛链理甚至用仅存的右手捂着自己的嘴,笑了好一会。只有这时,他才感受到自己仍然活着。
“……但话说回来,地板这个样子,我总觉得会掉下去啊……”IK笑完,望了一下房间里,囔囔道。
诸葛链理伸出头看了一下洞里,只见大洞下面一片漆黑,除了少数地方有些许透光,可以看出来是石制的地板之外,什么都无法确定。
“所以,谁先走?”IK刚问完,九江月一边举手一边喊着“我来我来”,随后抱起箱子就往房间里闯。
“……那我第二个过去吧。雨宫理你呢?”IK刚说完,诸葛链理直接推开IK,跨过了门,头也不回的对IK回道:“你还拿着枪呢,我第二个过。”随后就沿着九江月走过的路线走了过去。
IK怂了怂肩,稍稍扶正了一下背上的枪,也跟着过去了。


虽然房间里总有种“马上就要全面崩塌了”的感觉,不过三名人偶依然有惊无险地抵达了那个木门后的楼梯间。楼梯间是典型的西式螺旋楼梯,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损坏,三人就这么踏着青石楼梯抵达了一楼。
映入三人眼帘的是一个十分大的大厅,虽然已经被岁月摧残的几乎不成样子,靠近大门的地板上也杂乱的堆着直觉来说不应该放在这里的东西,但天花板上的一些装饰依旧能看出这里曾经装修的极其豪华,令人不禁猜想这里的主人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修建的这栋房子,又是为什么抛弃了它。
“哇,好大的房间……”IK刚进客厅,就忍不住赞叹道。
“你不带夜视镜吗,这里还挺黑的。”九江月对IK问到。IK耸了耸肩,无奈的回答道:“带夜视镜跑路很麻烦的。”
“IK你不是说要找雨衣吗,要不就在这里找找?”诸葛链理走向大门右侧的杂物堆,开始在里面翻找起来。
“……我也同意,最好能找三件。”九江月说完,丢下箱子,也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了。
“知道了,那我也来……”IK还没说完,就被地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绊倒了,重重的摔在地上。另外两人听到声响后马上赶了过来,伸手扶IK起来。
随后,九江月盯着地上,从IK的脚边捡起一个几乎完整的左臂,问道:“你是被这个东西绊倒的?”
“应该是吧。”IK拍了拍身上的灰,回头看了一眼,对诸葛链理提议,“我看你也没有左臂,肯定不方便吧,要不先装上这个。”
“话是这么说,可是怎么装……”诸葛链理还没说完,九江月直接握着上端,往诸葛链理左侧的凹陷捅了进去,随后拍了拍手,回应道:“就这么装。”
“诶你干嘛啊……”诸葛链理习惯性的举起手准备推开,突然像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似的,呆愣着盯着刚被九江月硬装上去的左臂。
“看来是成功了。”九江月说完,回头接着翻箱倒柜,很快从那堆看起来像垃圾的杂物堆中翻出三把雨伞,丢在了两人面前,“呐,你们要的雨伞。”
还没等诸葛链理反应过来,IK马上接过了话茬:“那可真是棒极了。十分感谢。”说完从地上捡起一把雨伞,像持枪一样的握在手上,走到敞开的大门前。
九江月回头问IK:“你带着这么大的枪还需要撑伞吗?”
“是这样,枪淋水了影响精度总是不好的。”IK头也不回的回应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比较习惯淋雨。”
“……咳咳,那你可能需要这个。”才反应过来的诸葛链理从口袋里扯出一张刚刚探索时塞进衣服口袋里的破塑料布,披在IK身上。
“……谢谢。”IK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尝试用衣服上的纽扣固定住那个塑料布。
借这个机会,诸葛链理仔细的看了看门外:只见一大片看不到边界的铅灰色云层下,断壁残垣随处可见,整个天际线基本就是由这些废墟组成;除了远处高耸的三条黑色尖顶外,此时尖顶上的白炽灯正往这边照来。得益于某些特殊的部件,他能顶着白炽灯清晰的看到从天而降的雨丝。
此时,原本窝在房里的九江月也撑着伞跑到了大门口(这个时候诸葛链理才注意到这个门中间的大洞),轻声叹了一口气:“下雨天总是令人心情忧郁。不过好在,我并不是一个人。”
“没事,还有我们俩呢。”IK好不容易才固定住诸葛链理给她的塑料布,轻轻的拍了拍九江月的肩膀。
“……走吧。”诸葛链理摇了摇头,第一个踏出了大门。另外两人也跟着一起离开了那个房子。
也许她说的对,诸葛链理想,幸亏我也不是一个人。

第二章:未知之惧(IIIB)
第三章:新岛地铁站(IIf)
第四章:白之骑士姬(IIf)
第五章:北辰迷云(IIIB)
第六章:初涉战阵(IIf)
第七章:润城往事(IIf)
第八章:齿车广场(IIf)
第九章:都市中心(IIIB)
第十章:电磁能力者(IIIB)
第十一章:钢铁巨人(IIf)
第十二章:悠久悲语(IIf)
第十三章:决战黄土岭(IIIB)
第十四章:魔神欧塞(IIIB)
第十五章:自新档案馆(IIf)
第十六章:双向交易(IIIB)
尾声·其一:新的征程(IIf)
尾声·其二:人偶日常(IIIB)

地下深处的光明·第一天
地下深处的光明·第二天
地下深处的光明·第三天
地下深处的光明·第四天
地下深处的光明·第五天
地下深处的光明·第六天

外部链接及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