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共生种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共生种

作者:余烬组(Embers_Studio)

本文为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背景设定文档。

Part1

关于灾兽,关于它们的起源、进化、行为、能力有关的事情,我应该已经比大多数人要了解得多得多了。
但是唯独有一种特殊个体……我仍然知之甚少。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我仍然对它们(亦或是说「她们」?)维持着强烈的兴趣。
那就是「共生种」。
众所周知的情况是,共生种通常被认为是CITY周边的异常地貌与气候的元凶。
但是,除此之外,其余的一切情况都不明确。
最让我介意的是,共生种同时又是一种「为大众所熟知的神秘」,街头巷尾茶余饭后都会谈论这个名词,甚至比「灾兽」这两个字提及的频率更高。
你会听到你的邻居、街头的卖报人、走南访北的运输队员从各种各样隐晦的政府通告中捕风捉影,绘声绘色地向你描述这些可怕的存在又造成了如何如何灾难性的后果,就好像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他就在现场一般。
以至于当我接受了一些来自各个学联的委托,决定开始对共生种进行调查时,一个跟随了我数年的随从第二天就向我提交了辞呈。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我。
对于我来说,比起风险,被人问及「共生种到底是什么」时的哑口无言更让我寝食难安。
人类和共生种最早的接触是在接近约30年前。
那个时候,第一批DOLLS才刚刚参与了实战,随后,灾兽开始了翻天覆地,显著的「进化」过程,变得更加具有攻击性。
当中,也有往奇怪的方向进化的例子,这其中就包含了最早的目击报告中提到的「人形灾兽」的情况。
但是显然,人形并不是适合战斗的结构,这只有着女性身体形态的灾兽后来被「深渊之底」(注1)的武装修女射杀。
而情况也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在这个事件之后,所有新的目击报告都描述了人形灾兽与「保镖」同时出现的情况,更糟糕的是,而其危险程度也远远突破了原有的主要依照体型来评判的规则。
我将它们作为同一个个体的两部分看待——分别是「人形」和「共生体」,而「共生种」这种称呼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除表示「人形」与「共生体」的共存关系外,也意味着其行为也从原本的灾兽分类中独立出来,自成一个体系。

Part2

关于为什么会出现「人形」的原因,我倾向于解释为一种「拟态」——对生物学者来说,这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词汇。
我曾经见过像枯叶或者蛇头甚至鸟粪的蛾子,像地衣一样的螽斯和花朵一样的螳螂。
蜘蛛长出蚂蚁头一样的颚肢,巨大的鳄龟用像蚯蚓一样的舌头诱捕猎物,甚至一只牡蛎摇动小鱼一样的外套膜,诱惑大鱼吞下以此让幼虫得以寄生。
如果某种鮟鱇的食谱里包括人类,那么它那根用来钓鱼的触须上演化出一个曼妙的肉体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我们已经知道灾兽也存在类似于「器官」的结构,这些结构会被它们用于行动、产生能量或者发射光束。
而现在,这些器官大概也营造出了和他们的敌人一样的外貌。
至于这种「像少女一样的器官」是否是共生种强大的战斗力以及各种超乎我们以往认知的「某种能力」的来源……
我想至少现在是无法得出结论的。
当然,决定共生种成为大街小巷谈资的关键原因仍然是「那种能力」——她们(注2)甚至可以轻松地改变周围地貌甚至气候。
其区域之广泛,影响之巨大,是过去一百多年从未被记录过的。
我很难解释这种能力的产因,但事实是,就像蜘蛛筑巢一样,CITY周围的数个共生种在一个微妙的距离上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数个连绵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异常区域,将我们的家园包裹起来。
就像是她们在把这里变成……灾兽所期待的样子一般。
整个环境异化的过程非常的迅速,短短数年间,City外围的土地已经不再适合人类生存,不计其数的边缘区居民不得不向中心区域迁徙,这对各学联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所以,各学联都分别组织过对异常区域的讨伐,但进展可以说非常的不顺利,同样也无法获得更加有效的情报,如此恶性循环下,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注1:一个隶属灰烬教会的讨伐组织,很神秘,名义上是处理基础级以下的零散的小型灾兽的机构,但是也会执行其他的……「秘密任务」,老实说我对他们没什么好感。
注2:反复斟酌之后,我终于决定使用这个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