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死神的冰与火之歌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活动特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荒凉的乡间,在囚禁的黑暗中,
我的时光在静静地延伸。
没有崇敬的神明,
没有灵感,
没有泪水,没有生命,
没有爱情。
而我,不想证明其他任何事情,
我只想活着,
不给任何人带来厄运,除了我自己。
我有这个权利,对吧?

[呼号的风雪从不矗立在山坡上。流动的、刺骨的白色在西北面那块荒芜的平原上发出延绵的哀鸣,]
[末日是一个白色的怪物,跛足行进的人们在它彭硕的胃囊中,渐渐与一片白色融为一体。]
Yer-2:进入基地,减速,准备降落。
Yer-2:地面收到了吗?
地勤:收到。核对作战单位。
地勤:请各作战单位与基地保持通讯。机体核对汇报进程启动。
Yer-2:Yer-2,一架。
Pe-2:Pe-2,一架。
地勤:收到。
地勤:其他呢?
[Yer-2看了一眼身边的IL-2……她似乎还在出神。]
[Yer-2重重地咳了一声,另一个人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IL-2:……IL-2,全队。
地勤:……收到。
地勤:Yak-7小队,请接通联络。
Pe-2:哎呀,这个可爱的傻小子还在念名单呢,这是在指望什么浪漫的事情呢?
Pe-2:我们可跟死神编在一个行动小分队的——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一个发疯一样杀敌的家伙身边活下来。
Pe-2:所以很遗憾,伊万——是你吧,伊万?不过我不知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Pe-2:伊万同志,Yak-7小队这次……并没有幸存者。
Yer-2:Pe-2同志,你的脑子只是长来谈恋爱的吗?
[Pe-2瘪了瘪嘴,刷地向着跑道降了下去。]
IL-2:……
地勤:……地勤观测已确认。
地勤:Pe-2已执行降落。剩下的机型请依照顺序、有条不絮地进行降落。
Yer-2&IL-2:收到。
[所以人类将DOLLS看作什么呢?]
[未开化的,没有文明的,没有改变可能的。]
Yer-2:我先下去了呦。
IL-2:嗯。
[这也许并不是什么太可怕的事情,碌碌的没有缝隙的失望终于在溅起钢水的忙碌之中,绵延成无尽的死亡,]
[瘟疫一般的末日掠过这片大地,生活的尸骨累积成钢铁。]
[下坠的太阳接触到那条虚弱的地平线,如稀薄的颜料扩散在水的表面,]
[惨白的呜咽的冬季看不见边际,只依稀辨认出下垂的黄昏中浮现一条赤色的边境线。]
[地勤挥舞着胳膊。]
[她看见Yer-2已经平稳地滑像向跑道的另一头,在暴雪中有些摇摇晃晃。]
[基地的广播响起来。]
广播:效率!效率!效率就是生命!
广播:地勤组请注意自己的效率!
广播:你们在这里耽搁一刻钟,后面的同志就会晚一个小时吃上面包!
[也许回航不是令人愉悦的时刻,因为面包总是没有的。]
[她看了一眼几乎被飞扬的流动的白色遮蔽视线的跑道,还是对着记忆中的方向降了下去。]
[风雪穿过机翼上那个被灾兽轰穿的空洞。]
IL-2:……不会有问题,应该。
[地勤向她招着手,广播又响起来,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的语气。]
[她在半空中思考了一下,然后突然拔起了高度,向着另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隐隐约约她能看到下方的地勤人员有些手忙脚乱地向她招着手。]
IL-2:……备用跑道应该能用的。
[机翼在风雪中强烈地抖动,白色的冰碴从破洞里穿过去。]
IL-2:……
[她摇摇晃晃地降落下去。除了碎成粉絮的隆冬在寒风中痛哭,这个地方听不到一点别的声音。]
地勤:IL-2,这里是地勤维护,请回话。
地勤:伊尔……
[通讯频道里传来着急的声音,被电波里无孔不入的噪点透得干涩。]
[没有翅膀的时候,走路似乎很沉重,因为膝盖里面有什么陈旧的痛觉。]
IL-2:这里是IL-2,空中单位。
IL-2:……降落正常。请不必担心。完毕。
[她掐掉了通讯台,回头望着基地外无垠的冬季。]
[无人区已经被落在身后很远了。深蓝色的天空凝固在剧烈流动的白色之后,永恒的风雪川流不止。]
[每一天都是如此,并没有任何改变。就像面前巨大的建筑,似乎永远不会有看清它们轮廓的一天。]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机翼。]
IL-2:……啊,并没有断掉,真是幸运。
IL-2:没关系的。
[跑道上有结冰,她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方向杆。然而,引擎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异样的声音。]
IL-2:……
[在布着冰碴的跑道上,她的机体渐渐停了下。在狂风吹来的时候,那不争气的抓不稳地面的轮子,被带着歪斜地滑动了好了几码。]
[离机库还有将近一百米。]
IL-2:……这是认真的吗?
[她生气地用手臂撞了几下挂在身后的沉重的刀鞘——这也许不是个好选择,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谁知道呢?]
[也许比什么都不做,认命地走下去要强一些。]
[「砰砰砰——!」「砰砰——!」]
[寒风又吹起来了,那不争气的机身又被带着歪斜了几码。]
[她跳下ARMS,对着轮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又一脚。]

[这个维修间并不经常被使用,当她需要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的时候,她总能在这里得到满足。]
[通常的确如此。]
[维修间的门滑动之后又关上,纷乱的雪合着冰冷的空气吼着灌进来,然后又被关在外面。]
Yer-2:我就说会在这儿找到你。
IL-2:……
[她从工具箱里取了一个扳手,将ARMS上一个生锈的螺丝又拧了一圈,然后随手将扳手扔在了维修台上。]
[她没有搭理刚刚进来的人,转身去拨动了一个开关,接通的电路发出一阵低微的嗡鸣。]
[然后爆出一阵火花。]
IL-2:Блять!!
[她赶紧去拔掉冒着火花的电线,但太高的温度让她使劲地甩了甩手,后退了两步。]
[火花毫无停止的意思,整个维修间的灯光都闪了起来。]
IL-2:妈的……插座呢?
[她赶紧跑到维修台另一边找准了出问题的电源线路,将插头拔出来的时候用力太大,摔倒在了地上。]
[火花停止了,闪烁的灯光也恢复了正常。]
IL-2:……呼。
[IL-2盯着手上的线路看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她看了一眼门口,Yer-2还站在那沉重的紧闭的铁门前看着她,没有插手也没有说话。]
Yer-2:本来还说让你教教我怎么自己维修,免得那些蠢货总是乱碰我的东西,
Yer-2:不过还是算了吧。
Yer-2:……
[伊尔将一个白色的搪瓷杯拿起来,却发现杯子里是空的。]
[她重重地出了一口气。]
IL-2:……有什么事?
Yer-2:没什么,就是来找你聊聊天。
IL-2:……
Yer-2:Pe-2那家伙,不知道说话要过过脑子。我知道是她让你生气了……
IL-2:我并没有。
Yer-2:……
[Yer-2摆了摆手。伊尔回过头看着她,然后笑了一下。]
Yer-2:……怎么了?
IL-2:难得听到你说这么多话呢。平时,你一句话都不说。
[Yer-2瘪了瘪嘴,有些丧气地垂下肩膀,径直走到了她面前,拿起那个白色的杯子看了看。]
Yer-2:说了也没什么用,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
Yer-2:我到挺羡慕你的,就算不去报道也不解释什么,也没什么人觉得不妥。
[她皱了一下眉头。]
Yer-2:我想这就是王牌的特权吧,他们说就算没有面包和空气,也不能没有伊尔。
Yer-2:不过,想想你在战场上的样子……也真是可怕呢。
[伊尔没有说话,将那个白色的杯子从对方手里拿下来。]
Yer-2:像一场瘟疫一般冲向敌人,在令人心惊胆战的高度拔地而起。
Yer-2:你的眼睛似乎都要烧起来了一样,像是……像是……任何被你看到的活物,都会遭到毁灭……
IL-2:……
Yer-2:必须到一定的高度,才配得上「一切都凭能力说话」,别的不用关心……
Yer-2:哼,那些人说我的载弹量数据作假,我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IL-2:这些事情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Yer-2: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
[伊尔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想起来了什么。]
IL-2:那个……请多坐一会儿吧。
[Yer-2也许不是个谈话的好伙伴,但总比一个人要好太多。]
[伊尔2从旁边的铁桌下面拖出一个凳子。跛脚的凳子很脏,铁锈和剥落的油漆混在一起不太能够看出颜色。]
[Yer-2看了一眼伊尔缠着绷带的手臂和破破烂烂ARMS。]
Yer-2:好。
[看到Yer-2坐了下来,伊尔笑了一下,将面具重新戴上,打开了焊枪。]
[维修间里很安静,焊枪融化金属时尖锐的噪声似乎并不让她们烦恼。]
IL-2:……听说这是难听的声音,我到不怎么觉得。
IL-2:要么就是因为我们听过太多爆炸和惨叫,要么就是DOLLS的听觉对这些噪声并不敏感。
IL-2:我听那些军官这么说。
Yer-2:……唔。
IL-2:有趣的看法,不是吗?
IL-2:啊,这块铁皮怎么焊接不上了?
IL-2:哎,要是周围的工厂和维修车间有空闲就好了。
[Yer-2耸了耸肩。]
Yer-2:难道不是因为他们负担太重你才自己维修的吗?
Yer-2:这几天周围的工厂都在通宵达旦地工作,妇女和乳臭未干的小伙子都上了。
Yer-2:结果连热水都没有……
Yer-2:听说是因为有一些机型的产能跟不上,工厂收到了非常可怕的警告呢。
IL-2:……是吗?
IL-2:我以前认识一个年轻的姑娘,就是在工厂里工作的。
IL-2:她会分给我面包,她怎么都不信我不需要吃面包呢。
Yer-2:那说不定她已经死了吧?
[伊尔没有回话。Yer-2摆了摆手。]
Yer-2:不说这些。
Yer-2:哦对了,西面的山区出现了灾兽活化的迹象,你听说了吗?
[这句话让她扬了一下眉毛。]
[伊尔走到维修台一旁,将放在地上的工具箱搬到桌上。]
IL-2:西面山区?怎么可能呢?那里只是交界地带,并不是边境呀。
Yer-2:……是的,说的就是那块与黑十字学联交界的地方。
IL-2:那片山区似乎是……我们的一片矿区?
Yer-2:矿区?真的吗?我可没听说过,应该是谣言吧?
Yer-2:那种地方,怎么会有人类工作呢?明明是送死的。
Yer-2:没记错的话那里被撤空了。以前说那儿的土壤有问题,总是让人生病……比如有人说是瘟疫,有人说是诅咒,也有人说是别的东西。
[IL-2停了一下,这才发现螺丝上错了地方。她将螺丝松开,没有接话。]
Yer-2:你该去戴上手套。
[Yer-2走过去,抄着手靠在维修台前面。她拿起焊接抢,在那个尚未修补好的机翼漏洞上点了点,]
IL-2:喂!不是这样焊的!
[火花溅起来落在她的皮肤上,她皱着眉头拍了拍烫人的光点。]
Yer-2:抱歉,我只是想帮帮忙而已……
Yer-2:啊对了,听说那里灾兽的活动引起了维修会的重视。
IL-2:西面山区的事情……?这和维修会有什么关系?
Yer-2:为了缓和两个学联的关系什么的。
IL-2:看来是要借机启动合作任务了……或者更像演习?
Yer-2:也许吧。据说维修会的代理人要亲自主持合作,我可不想去这种任务。
Yer-2:那个代理人……每次看到他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伊尔在一旁翻着工具箱,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IL-2:是因为他和教会走得太近了吧,这的确不是好事。
IL-2:但说得就像咱们可以拒绝一样……
IL-2:不过,我反倒有点希望能够去呢……能够出现在象征友好和平的任务里。
IL-2:只是应该选不上我,他们都说我……
Yer-2:那不是好事吗?
[IL-2并没有马上回答她。]
Yer-2:说实话,我真的羡慕你。
[这句话让另一个少女几乎断线了几秒钟。]
[她盯着维修台上空洞的修理对象看了一会儿,又看向了Yer-2。]
IL-2:……
Yer-2:你没有这种烦恼。因为你是黑死神。
Yer-2:像瘟疫一样强大,没人敢强迫你做什么。
IL-2:……
[这也许既不是一句指控,也不是一句赞扬,但无疑是刺耳的。]
[Yer-2站起来,抄着手来回踱步。]
Yer-2:……「战斗力和持久力都毋庸置疑」,「还是不要打扰她呢」……
Yer-2:要是哪天我也能听到他们这么说就好了……
[她有些自顾自地嘟囔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少女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死死地看着空荡荡的工作台。]
Yer-2:黑死神,不会烦恼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Yer-2:跟政治打交道的合作项目也根本不会找到你头上。
[那个矮小的少女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因为她原本并不爱说话。]
Yer-2:也不会有人乱碰你的东西,黑死神令人闻风丧胆,总能让那些人自觉地保持距离,
Yer-2: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来找你……
[啪——!!]
[伊尔重重地扳手放在桌上。]
IL-2:……
Yer-2:……
[Yer-2愣了一下。]
[一瞬间,寒冷又尴尬的沉默尖锐得能被知觉感知到,似乎是昏沉沉的维修间被一股若有若无的闷人的气味罩住了。]
[而伊尔在发火的一瞬间就已经后悔了。她急忙转过身,看见Yer-2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IL-2:那个……
[她突然着急起来,却发现那些焦虑将所有的词汇都堵在了喉咙里。]
[她一定露出了着急的神情,然而另一个少女却没有回应她。]
Yer-2:打扰了,IL-2同志。
[陈旧的门打开,风雪涌进来又被斩断。]
IL-2:……我……我很抱歉……
IL-2:刚刚……我不是故意的……
[伊尔小声地说,但这时维修间里已经没有了别人。]
[她这才想起她还带着那个该死的面具。]
IL-2:可是……我不是瘟疫……
IL-2:……不是死神。
IL-2:……别留下我一个人。
[面具放在了桌上,她丧气地坐下来。]
[地面铺着一层金属屑,还有半融化的污泥和肮脏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