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死神的冰与火之歌V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2020年活动特殊剧情:死神的冰与火之歌。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死神的冰与火之歌V ◀︎ 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死神的冰与火之歌VI ▶︎ 灰烬战线:特殊剧情

[……]
[…………]
IL-2:唔……
[她睁开眼睛。封闭的维修门打开。她从生产线上走下来。]

工作人员:你好。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IL-2:IL-2,空中单位,红色十月学联。
工作人员:意识清晰,自我认知良好……有什么不适吗?身体还好用吗?
[她看了看自己手。]
IL-2:嗯。
工作人员:OK。
工作人员:跨设备强制开启他人的ARMS,在重伤的情况下遭遇匹配差异反噬,可不要侥幸以为自己不会留下后遗症。
工作人员:你的身体感应和ARMS之间的出现了连接盲点,机体下方的滑油散热器恐怕会成为你日后永远的隐患……
工作人员:具体影响程度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和检测。虽然你的耐久力和承受力令人称奇,但这样的行为并不值得鼓励。
IL-2:抱歉……
[那个工作人员摇了摇头,然后笑起来。她笑起来很温柔。]
工作人员:今后小心一些吧。有什么不适的话,要尽快向监管人员汇报哦。
工作人员:现在快到外面去吧,你的朋友们都那儿等你。
IL-2:我的朋友们……?

Pe-2:伊尔!
[那个白发的少女跑过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IL-2:P…Pe-2?
Pe-2:天啊……真的是你吗?感觉还好吗?
Pe-2:差点……差点就……
Yak-7:很抱歉,居然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可怕的困境。
Yak-7:……不管怎么说,如果能够早一些赶到就好了。
Yak-7:陷入那样的绝境真是……
IL-2:那是……我的责任。很抱歉让你们这么担心。
Yak-7:那我们的责任呢?我们的责任,不都一样吗?
Yak-7:作为同伴的伊尔你,没能得到我们及时的支持……
IL-2:别这么说!
Yer-2:……
[身形娇小的Yer-2牵住了她的手。]
Yer-2:……我就直说了。
Yer-2:黑死神也好,IL-2也好,只要站在我们身边,就是同伴。
Yer-2:红色十月的DOLLS决不抛弃同伴。今后……不管那些愚蠢的任务怎么安排,我们都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IL-2:Yer-2……
Pe-2:虽然跟着伊尔一起参与太危险的任务会害怕,但是……如果没有伊尔的话,说不定根本没有人能够回航呢。
Yak-7:不管怎么说,上次行动……哎,抱歉,看到你好好地站在我面前,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Yak-7:太乱来了,真的差点就……
[Yak-7擦了擦眼角。]
Pe-2:好了好了,都别说了,这种时候就应该用一个大大的浪漫的拥抱解决所有问题啦!
Pe-2:来!大家抱抱吧🖤
[Pe-2一下子拦住了所有人。晴朗的白昼的阳光有些过于晃眼。]

???:哎呀,年轻可真好。
Pe-2:咦?
Pe-2:……哎呀!雷科夫元帅!
[Yak-7立即行了一个礼,剩下的DOLLS们也纷纷效仿。]
Yak-7:红、红色十月学联,空中单位,向您报道。
雷科夫:你们好,我希望和IL-2同志单独谈谈。
[几位DOLLS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相互点了点头。]
Pe-2:那么,回头见🖤
Yer-2:我到维修间等你,你得教我修ARMS。
IL-2:嗯!
[沉重的门口变得空旷。]
IL-2:元帅……
雷科夫:说实话,黑十字学联会派出Ju87 斯图卡这样具有攻击性的人选,我们完全没有想到。
雷科夫:但你的表现非常好。
IL-2:很荣幸受到您的嘉奖。
[雷科夫没有说话,向着维修处门口大步走去。伊尔连忙跟了上去。]
IL-2:元帅…?
雷科夫:你的救援小队是我特别批准的。但我的本意是让她们去阻止你和斯图卡之间发生的冲突。
雷科夫:毕竟,你是一个重要的机型,学联不能够蒙受那样的损失。
IL-2:……
雷科夫:没想到竟然发生了那种事情,要是晚了一步……
雷科夫:不管怎么说,你是学联的重要财产,请务必对这一点有清晰的认识。
IL-2:是。
雷科夫:所以。你可以确定吗?矿区的TARDIS防御未受到攻击之前就出现故障甚至失效?这是绝对真实的吗?
IL-2:是的,千真万确。并且,矿区也出现了灾兽活化。这都是因为TARDIS的修建出了问题吗?
雷科夫:……
IL-2:元帅?
IL-2:……如果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我很抱歉。
雷科夫:不,不必道歉。那个矿区的TARDIS防御,是完全按照教会向我们提供的技术版本进行建设的。
雷科夫:而根据活下来的矿工的描述,那里从一开始就有灾兽。撤走DOLLS之后,整个TARDIS基地就一直间断地受到灾兽的骚扰……直到……
IL-2:……直到被灾兽完全瓦解。
[雷科夫点点头。]
雷科夫:教会与学联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他们居然用了这么草菅人命的手段……看来那些家伙说对了。
雷科夫:他们已经……站在了人的对面……不能让那些疯子再这么为所欲为下去了。
[伊尔皱起了眉头。]
雷科夫:对了,救援部队在地下室找到了矿工,他们除了有些营养不良和……矿区的工作病之外没有别的问题。
IL-2:……是吗?真是太好了。
雷科夫:嗯。他们活下来,都是托你的福。
雷科夫:还有那个斯图卡,她临走的时候要我向你转达谢意。
IL-2:啊……
雷科夫: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行动也算维持了表面上的「友好」吧。
IL-2:那个……她……她还好吗?
雷科夫:你说呢?哼,黑十字来的疯丫头,她命硬着呢。
雷科夫:一个教会的修女来找她的时候,她才刚刚从维修车间走出来。
雷科夫:她们之间谈了什么不太清楚,但她立刻就动身回主城区了。
雷科夫:没猜错的话,她是去参加废都战役了。
IL-2:哦……
雷科夫:我听说黑十字的高层也和教会来往密切,原本我还希望这次斯图卡带回去的信息,能让他们的猪脑子醒醒。
雷科夫:但现在,一个黑十字的王牌,又在那个亲近教会的代理人那里,连回避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哼。
IL-2:……
雷科夫:我希望你能够牢记一点:
雷科夫:有些时候,希望一旦被煽动,执念就会被点燃——它们就像无垠的干枯的森林遇到了火星,没有回头的余地。
雷科夫: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有什么你想要为自己有所保留,但你的责任已经要求你付出一切……
雷科夫:我们每一个人都如此。
[伊尔攥了攥拳头。]
IL-2:请放心吧,元帅。我和她,不是一种人。
IL-2:我永远忠诚于我的祖国,我的人民,在末日守卫死亡的大门。
[她将握着的拳头放在胸口,雷科夫点点头,然后抬眼看了一眼门口。]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白色的阳光涌进来的地方,Pe-8站在那里。]
雷科夫:……
雷科夫:啊,差不多该走了。
雷科夫:不管怎么说,这次行动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足够的证据。
雷科夫:……你做得很好。欢迎回家。
IL-2:谢谢。啊,对了……
[她叫住了他。]
雷科夫:嗯?
IL-2:学联……或者说,议会,目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IL-2:不论是黑十字的动向,还是教会的胡作非为……我搞不明白。
雷科夫:啊,你也是个好奇的姑娘,和Pe-8一样。不过你们不太一样。
雷科夫:现在要怪就怪那些匍匐在边境的厄运吧,压境的灾难已经让City的秩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雷科夫:议会意见分歧很大,一些人希望将驻守边境的DOLLS撤回,毕竟驻军的资源消耗太高,撤回至少可以保留一些力量,或者稍微轻松一些,
雷科夫:但认定她们……你们,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坚守在那里的声音也同样坚定。
雷科夫:这事实上是……人类应该怎么死去的选择而已。
IL-2:死去吗……
[她想起那个没有DOLLS武装的基地在山区的褐色土壤上一片死寂。]
[在末境猎犬的巨爪之下,瑟瑟发抖的绝望的带着矿物污渍的面孔们,再次浮现在了她面前。]
[还有那个浅茶色的沾着血水的脑袋,]
[还有那对,如天空一般湛蓝的、在废墟中望着她的眼睛。]
IL-2:绝对不行……
雷科夫:嗯?
IL-2:绝对不行,元帅。请绝对不要支持那样说法。什么撤回DOLLS!什么负担轻松一些!
IL-2:一派胡言!荒唐至极!
IL-2:元帅!请你!绝对不要相信那样的蠢话!
IL-2:在击溃那些灾难之前,在这个末日结束之前,驻守边境的DOLLS,绝对不可以撤回!
雷科夫:……
IL-2:如果撤回DOLLS,只会带来更多无谓的牺牲!
IL-2:没有什么轻松!只有更多的痛苦!一点希望都没有的那种痛苦!
IL-2:承受痛苦的是谁呢?难道不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吗?
IL-2:难道……难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她一下就着急起来,又觉得很委屈,所有的话似乎都哽在了喉咙里,突然就说不出来了。]
雷科夫:你只是一个DOLLS,这种事情你并没有决议权。
IL-2:元帅……
雷科夫:不过我知道了。
[雷科夫戴上帽子,大步流星地向门口走去。]
[末日的阳光从未有过别的颜色。]
[他走过去,Pe-8跟在他身边。他们在转身之前向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消失在了冬季苍白的光里。]
[伊尔看着那片晴朗而空洞的室外,良久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脸颊一片潮湿。]

[几个月后……]
代理人:好了吧,有什么事情直说不好吗?别卖关子了。
[冬季的寒风让我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跟着这个金发的家伙走了很长的路。]
代理人:坐车不好吗?一定要走路。
Ju87 斯图卡:喂喂不要那么死板嘛,在雪地里散步不好吗?低调一些不好吗?
[我叹了一口气。]
代理人:随你吧。
Ju87 斯图卡:嘻嘻,为了奖励代理人你甜美而可口的耐心,我决定正式向你介绍一个人呦!
代理人:咦?
Ju87 斯图卡:嗯嗯。她和我……是同样的强者。
Ju87 斯图卡:你一定会喜欢她。
Ju87 斯图卡:尤其是在这种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