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喀秋莎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 ◀︎ 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I ▶︎ 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II

[位于City中心的维修会本部,总是笼罩在雾境中。]
[除了自然天候以外,大量的制造业工厂、维修厂房和容纳劳动者们居住的宿舍,]
[拥挤地层层叠叠攀上云霄,排放着大量五颜六色的气体。]
[当地人将这种很难称作美景的场面戏称为,「City的吐息」。]
BM-8 喀秋莎:会吐息出这种空气的人,怎么想也是个没剩几年寿命的老烟枪……嗯?
[一边拿着铅笔速写着眼前景色的喀秋莎,面无表情地发着牢骚。]
[忽然,她的眼角余光瞥见了什么。]
BM-8 喀秋莎:欢迎回来,代理人同志。
BM-8 喀秋莎:现在时间……1405,结束前线视察活动归来。
代理人:又在记录我的日常言行举止了吗?探员K同志?
BM-8 喀秋莎:请不要在公开场合提起我的代号。毕竟把代理人同志调查清楚,是我前来此处的职责之一。
代理人:红十月同盟给的任务是吧……
代理人:真不知道这种露骨的间谍行为在其他地方会被允许。
BM-8 喀秋莎:首先,我不是唯一特例,代理人同志也在基地里放着灰烬教会的间谍不管。
BM-8 喀秋莎:再者,明着来的间谍不叫作间谍--我希望能被称作外交特派员喀秋莎,就像各学联间互设的领事那样。
代理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歪理。
BM-8 喀秋莎:完全不一样哦。
BM-8 喀秋莎:明处的间谍能够建立互信,创造规矩,并塑造「正常」与「异常」之间的分界线。

>>>>选项 「正常」与「异常」?

BM-8 喀秋莎:举个例子来说……
BM-8 喀秋莎:若是白蔷薇学联注意到,我们派驻过去的交换学生会定期与「祖国」进行通讯联络的话,就会相信这是我们的谍报渠道。
BM-8 喀秋莎:只要这种定期通讯没有中断,那么这种谍报工作就能被监视,被防范,被加以控制。
BM-8 喀秋莎:反过来说,要是没有人进行定期通讯的话,会让白蔷薇的警备部门大为慌张吧。
代理人:为什么?没有间谍不该是件好事吗?
BM-8 喀秋莎:恰好相反。不论实际上有没有间谍,没发现间谍只可能带来一种推论:意味着间谍没有被发现。
代理人:啊……
BM-8 喀秋莎:为了发现间谍,白蔷薇必须增派反情报人手,投入大量金钱添购设备。
BM-8 喀秋莎:如果都这样还是发现不了,那就只能采取更高风险的策略,比如派人前来本校,打听或窃取间谍的名单……
BM-8 喀秋莎:倘若做出了各种努力,都还是毫无收获,恐怕会导致最坏的结论——
BM-8 喀秋莎:外校会推测我们正在筹划什么厉害的大阴谋。
代理人:这也未免太过滑坡谬误了。
BM-8 喀秋莎:确实如此。不过,为了防止事态恶化至此,才需要有明面的间谍行为来确保「正常」。

>>>>选项 间谍就是间谍。

BM-8 喀秋莎:既然这样的话,要对我举办调查会吗?我很有自信自己的一切行为都合乎DOLLS管理规章。
代理人:不,也没有到那种地步。
BM-8 喀秋莎:我是无所谓啦,就算代理人同志找不到任何证据,也可以宣布我不适任而退回红十月同盟学联。
代理人:……那样子好像又有点太超过了。
代理人:我要求的也就只有一点个人隐私而已,这难道会很过分吗?
BM-8 喀秋莎:这要求不过分,但相当奢侈。
代理人:居然能算是奢侈吗……?
BM-8 喀秋莎:坦白说,关于学联方面交付给我的任务,大多数根本不需要接近代理人同志就能够完成。
BM-8 喀秋莎:代理人的行程表?这种事情只要阅读报纸和听广播就能八九不离十的整理出来。
BM-8 喀秋莎:维修会的下一步行动跟作战计划?凭鸡蛋跟肉的价格涨跌,就能精确到以天为单位来倒数计时。
BM-8 喀秋莎:换句话说,这种程度的情报需要的不是谍报员,
BM-8 喀秋莎:而是一个普通水平的情报分析官就能用公开不受管制的材料中找到答案。
BM-8 喀秋莎:想要从这样容易泄漏情报的世界中守住个人隐私,只能称之为非常奢侈的想法吧。
代理人:但照你这样来说,似乎喀秋莎也没有必要紧跟在我身边啊。
代理人:啊,我并不是要赶喀秋莎走的意思,只是好奇你的动机而已?
BM-8 喀秋莎:动机……因为,我喜欢跟代理人同志待在一起。不可以吗?
代理人:……这样的动机当然可以。

代理人:好吧,这样的解释我姑且算是接受了--不过,还是请你避免太过露骨的刺探情报哦。
BM-8 喀秋莎:「太过露骨的」定义有标准吗?
代理人:呃……还没有。我还没想好,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
BM-8 喀秋莎:那么,我会拭目以待的,代理人同志。
BM-8 喀秋莎:请想出无懈可击的规定吧,我会欣然乐意去遵守的。
BM-8 喀秋莎:对了对了,你出去巡视回来,那午餐吃过了吗?
代理人:并没有,一路上都赶着呢,饿得要命。
BM-8 喀秋莎:会想吃点什么吗?
代理人:因为天有点冷,所以想吃点暖呼呼、热辣辣的东西。比如说,一份辣酱炒面--
BM-8 喀秋莎:那拿去吧。
代理人:咦?
[喀秋莎手中提着一份纸盒,看到上头印的商标,我一看就知道是维修会地下街小吃摊卖的辣酱炒面。]
代理人:你是什么时候--
BM-8 喀秋莎:嘘。关于你的问题,因为是商业机密无可奉告哦,代理人同志。
BM-8 喀秋莎:关于个人隐私什么的,请尽力去好好保护吧。
代理人:……
代理人:多谢……
[被她无情地掠夺了隐私,但却收到了小小的恩惠作为回报。]
[这样的交易,究竟划算不划算呢……?]
[也许就像身边存在着间谍一样,是不得不接受的无奈之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