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V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喀秋莎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II ◀︎ 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IV ▶︎ 灰烬战线:羁绊/不归燕V

BM-8 喀秋莎:……请客?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令我意外呢。
代理人:毕竟上次可是欠了喀秋莎一份大人情。
代理人:其实,受你帮忙也不只那一次了,总想着该表达下谢意。只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所以今天才……
BM-8 喀秋莎:就说过不必见外了,我也很高兴能被代理人同志所器重呀,真是的。
BM-8 喀秋莎:那么,就由代理人同志来带路吧。

Bf109:欢迎光临~哦,代理人今天带来了稀客呢。
BM-8 喀秋莎:居然是来这里吗……真是不解风情……
代理人:……你似乎看起来,不太满意?如果不喜欢喝酒的话,咱们换一家店?
BM-8 喀秋莎:不,这里就可以了。以我对代理人同志的了解,恐怕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代理人:啊哈哈,真不愧是喀秋莎,对我还真是了若指掌呢。
代理人:因为平常总是在指挥作战而奔波忙碌,除了基地周边的店家我其实对City也了解不多……
BM-8 喀秋莎:要是不知道哪家店适合请客,那也可以来问我呀。
BM-8 喀秋莎:这附近所有的店我都调查过了,气氛、预算范围、推荐的菜单,这些情报全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BM-8 喀秋莎:结果却变成这个样子,唉。我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代理人:我的错,我的错。要是早点跟你商量的话……
BM-8 喀秋莎:算了,要是代理人同志来问我的话,我也不会感受到突然被请客的惊喜了。
BM-8 喀秋莎:我讨厌不在计划范围内的意外,但是也并非所有的意外都是坏事。
代理人:你能接受就好,那我们还是先点酒与餐食吧。
代理人:嗯~好难抉择,总担心又会在什么地方激怒你。要不喀秋莎来决定点什么吧?
BM-8 喀秋莎:……在那之前,我先问个问题。代理人同志会喜欢什么呢?
代理人:我?我喜欢的是伏特加马丁尼。
BM-8 喀秋莎:这不是我想要听的答案呢。
代理人:我还以为你是在问我想喝的酒……
BM-8 喀秋莎:你说喜欢这种酒,也并没有喜欢到可以豁出一切、天天都要喝上的程度吧?
代理人:……确实,没有喜欢到那个地步。顶多也就是如果有会更好,那样的程度吧。
BM-8 喀秋莎:嗯,我知道。据我调查,代理人同志并不是什么酒豪。
代理人:都经过这么长时间了,还在刺探我的底细吗……那有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新发现呢?
BM-8 喀秋莎:要说的话,近期并没有。
BM-8 喀秋莎:不只是酒而已,钱财、名誉、肉欲、权力欲,这些通常而论总会有一两处的人性弱点,不知为何就是没法在代理人同志身上找到呢。
BM-8 喀秋莎:在我来看,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是位难得一见的圣人,要么你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这个世界上。
代理人:唔……这算是称赞吗?
代理人:不过,与人相处为何一定要执着于寻找弱点呢,好比说我不知道你的弱点,不也一样能够朝夕相处呀。
BM-8 喀秋莎:不。查不清弱点的人,有过多不确定因素,难以完全信任。
BM-8 喀秋莎:而没有弱点的人……则太过强大,会让我感到浑身不自在。
代理人:那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会感到难以信任或不自在吗?
BM-8 喀秋莎:那倒不会。实际上,我还蛮享受与代理人同志拌嘴皮子的愉快时光。
代理人:那不就好了嘛,能让你觉得自在,才是最重要的相处方式。
BM-8 喀秋莎:但是代理人同志,我并不满足于此。
[她前倾身子,朝我凑近过来,对我轻声细语地进行了大胆奇袭。]
BM-8 喀秋莎:如果你没有弱点的话,我希望成为你的弱点。
代理人:等一下,喀秋莎,刚才说的这是什么怪话……都还没开始喝酒啊。
BM-8 喀秋莎:确实,滴酒未沾,我十分清醒,也完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BM-8 喀秋莎:我希望将自己的弱点与代理人同志分享,成为代理人同志的弱点,被代理人同志所悉心呵护的存在。
代理人:但是这么突然,究竟是为什么……如果是平常的K,会更加慎重才对……
BM-8 喀秋莎:……因为,一场滔天巨浪即将到来。「祖国」不会信任无法被掌握的存在。
BM-8 喀秋莎:如果代理人同志有了弱点,成为能够被「祖国」所牢牢控制的把柄,那么……
BM-8 喀秋莎:我或许就能将代理人同志从这场灭顶之灾中抢救出来。
代理人:……
[喀秋莎的轻声细语并非恐吓,而是带着喘息声的,脸红心跳的告白。]
[虽然早就听闻过红十月同盟的情报员训练完善,但这是能够被训练出来的情绪反应吗……?]
[但是,我并非乐于坐以待毙的类型,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但轻轻摇了摇头。]
BM-8 喀秋莎:为什么拒绝,这样一来代理人同志……
代理人:你不必那么作,我也能跟你分享弱点,喀秋莎。
代理人:不管即将到来的是何种困境,只要我们一起动动脑筋,总有方法能够找到突破点的。
BM-8 喀秋莎:……
BM-8 喀秋莎:你不懂,你还不知道……你即将面对的,会是一场如何凶险的阴谋。
[那天的请客,最后没能喝上酒,便不欢而散了。]
[为何一直以来与我保持合理距离的她,会在那一晚不惜撕破脸也要接近我……]
[再不久之后,我才知晓了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