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钢铁的书记III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IS-1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原本对外人都保持着提防态度,给人难以亲近印象的红十月同盟,对我发出了邀请函。]
[因此我得以踏入到红十月同盟学联秘而不宣,甚至是从未对外人开放过的军工厂区域。]
IS-1:欢迎光临,代理人。一路上是否顺利呢?
代理人:虽然风雪很大,但列车内有供暖所以十分舒适,可说是十分惬意的旅途了。
IS-1:那就好。毕竟我不希望,当代理人哪天把我们学联和其他学联相提并论时,会抱怨红十月同盟的招待不周。
代理人:不过我是真没想过,居然会主动招待我来红十月参访呢。
IS-1:哦?此话怎讲?
代理人:之前还说要对我加强防范措施不是吗?显得很不愿与我加深关系,却主动寄邀请函来了。
IS-1:首先,这事也已经知会过雷科夫元帅并经过学联评议会批准了。
IS-1:以代理人和维修会目前的状况来看,上层部对于和贵方合作的意愿也变得比较积极。
代理人:就没有一些你自己的个人因素吗?
IS-1:个人的?没有。对您保持适当的距离也并非我的个人意志,纯粹是这样做对大家都好。
IS-1:CITY内的局势毕竟是千变万化,政策也必须时刻根据现状加以修改不可。
IS-1:我认为如果维修会能够理解本学联如今面对的严峻局面,或许对今后的合作也有所帮助。
IS-1:……哦,看样子其他人也到了。
I-16-5:喔呀,这可不是代理人吗,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儿来啦?
代理人:似乎是一团红色的冷风把我卷过来的呢。
I-16-5:哈哈哈,您这笑话还挺逗的,不过怕是只适合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比如我。
I-16-5:好了,现在三驾马车(тройка/トロイカ)还缺一个人,这回笃定该是她来请客啦。
代理人:单驾马车……那是什么意思?
I-16-5:是咱家红十月同盟的老传统。决定一件事情最好的会议人数,应该控制在三人以下……
I-16-5:一个人怕糊涂,两个人怕吵架,三个人刚刚好,更多人这会就不可能有结论了。
I-16-5:红十月学联大部分关于DOLLS能解决的问题啊,都是咱们三人开个会定调的。
代理人:原来如此,这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呢。
I-16-5:唉呀,难不成维修会没有吗?那么欢迎引进,好东西就应该要跟好朋友分享。
代理人:这个……要凑三个人恐怕有点麻烦呢。
代理人:就算格蕾特与我是同级,红公爵恐怕不适合与我们列在同一个高度↑,然后弥赛亚则不是维修会的人。
I-16-5:原来是这样啊。唉,也没差!维修会想要引进一点「革命性的」新点子的话,我随时都能提供技术指导哦。
I-16-5:哦,鼓掌欢迎我们的压轴美女登场。хорошо!虽然迟到比不到好,但记得请客吃饭哦!
Pe-8:……要不是I-16-5只是想要表现你那与时代脱节的老人幽默,人家只会觉得你这是在阴阳怪气我。
IS-1:拌嘴时间就到此为止吧,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呢,开始进行审议会吧。
IS-1:那么……下一位是Tu-2是吗?
[在「三驾马车」的成员们都就座后,IS-1按下了办公桌上的电钮。]
[房间外传来一阵刺耳的蜂鸣器噪音,随后Tu-2便推开了房间大门。]
Tu-2:Tu-2报到。本人在此对书记长同志、以及两位学联委员同志致敬……咦?
Tu-2:代理人同志怎么也在这里啊?
IS-1:代理人只是来见学观摩的,不必在意。
IS-1:倒是你来到这里肯定有目的,想提出的请愿是什么,具体给我说明一下。
Tu-2:是,书记长同志。
Tu-2:这数个月的战斗下来,一个很明显的趋势便是灾兽的绝缘层在变强,而其本体的甲壳也越来越厚重,已经成为无法忽略的问题了。
Tu-2:在此我希望能够引进航空DOLLS用的大口径重炮——据信星尘联邦、黑十字帝国等学联都已经在研发类似的装备并用于实战。
Tu-2:我也做了些调查,本学联有些开发后并未实际投入生产的火炮,比如57mm,或许可以改装之后成为航空装备……
I-16-5:23mm机关炮也不管用吗?那后来那些灾兽是怎么解决的呢?
Tu-2:因为机关炮不起作用,所以使用了炸弹才……
IS-1:什么嘛,结果不也能用炸弹解决吗。
IS-1:能用手头的装备解决的情况,在我看来就不算是特别急迫的需求。
Tu-2:但是炸弹一次能携带的数量有限,不能像机关炮那样持续地使用呀!
Pe-8:容我插句嘴啊,虽然我知道Tu-2你一点也不喜欢我,但我还是会说几句不中听的话。
Pe-8:大口径炮虽然可以比炸弹更准、更有效的打击个别目标……但是弹药用完之后,大炮对DOLLS就只是累赘,相反地炸弹用完后你会变得更轻巧灵活。
Pe-8:总体来说与其让你在现场瞎绕圈增添损失的风险,我们反倒希望你扔完炸弹就跑,简单省事还能抑制损伤。
I-16-5:听起来很有说服力呢。我代表工学部提出个人意见哈,改装大口径炮是伤筋动骨的大工程,这我是不大建议这么做的。
I-16-5:相比起来,改装挂架增加火箭、炸弹的数量可能更简单一些。
Tu-2:唔……这样子也并非没有道理……
IS-1:我对航空并非专业,但另外两位委员听起来似乎已经达成一致意见了。
IS-1:那么,对重装甲灾兽的对应方式就依此办理吧。下一位!
[意见虽然被接纳了一部分、但表情却十分复杂的Tu-2嘀咕着离开审查室。]
[与她擦身而过入内的,是笑嘻嘻的小姑娘B-4。]
B-4:书记长好~!两位学姐好~!
B-4:我呀,是想到了好主意所以想过来告诉大家的!
IS-1:……所以是什么样的好主意,请继续。
B-4:到目前为止,我靠着好~大好大的炮干掉了很多敌人!灾兽什么的咻咻砰砰全部轻轻松松!
B-4:所以说要解决当下大家伤脑筋的灾兽问题,那就是靠——更大更大的炮!哒哒哒!
[B-4热情洋溢地解说着自己的构想,并且拿出了几张明信片,分发到诸位评审手上。]
[三驾马车的成员们脸上都挂着明显的迷茫。]
Pe-8:这个是……火车?
I-16-5:不是普通的火车,应该是……第一世代DOLLS诞生以前,人类建造用来对抗灾兽的铁道重炮。
I-16-5:这个是可以俯仰调整射角的火炮结构……虽然尺寸跟数量可能不如其他学联,但红十月学联也建造过几门这样的重炮。
B-4:大家都是内行人!眼光很准!
B-4:如果连没经过干涉化处理的炮弹都砸得死灾兽,那用这么大的炮发射干涉弹的话——
IS-1:……驳回。
B-4:呃!怎么这样?!我还没说完呢!
IS-1:姑且先不管铁道火炮改装成干涉武器可不可行的问题,但只从战略上来说,一个必须依赖铁路才能转移位置的DOLLS是无法被接受的。
IS-1:废都内之类还有铁路线只要维修一下就能去的地方也就算了,一但离开CITY,人类有铺设铁路线的范围极为有限。
IS-1:如果要拓展移动范围,就必须等待铁路工程队把铁路修到想去的地方……
IS-1:为了供应这么多人,提供足够的建筑材料,我们还得修筑平行的多线路铁道。
I-16-5:说的是呐~况且在我印象中,自从DOLLS诞生之后,大口径重炮的技术就停滞了很久莫得进步了。
I-16-5:以我们学联的305mm列车炮来说,装填、校准、发射这一套流程下来也需要将近十分钟时间。
I-16-5:要是能使用机械设备辅助,明明就能缩短到十分之一以的时间之内,但也就停留在纸上理论从未实作过。
I-16-5:我寻思,B-4你现在那个203mm要装到ARMS上都很吃力了,装上列车炮那就根本没法动弹。
Pe-8:我们学联的列车炮,一发炮弹大约是多重?
I-16-5:大概接近五百千克吧。
Pe-8:那么这种程度的投射量,完全可以用航空DOLLS替代,用不着特地修筑铁路啊……
IS-1:总的来说,效益不佳,看不出意义,所以驳回。下一个!
B-4:呜……我知道了……
KV-2:各位好啊。今天过来,我是想提些意见的。
IS-1:那么,请开始说明你的情愿内容。
KV-2:想象一下,炮塔每秒钟只能缓慢的五度、五度慢慢旋转……
KV-2:要是灾兽出现在背后那简直不能更烦躁,IS-1书记长一定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吧。
IS-1:虽然我不至于那么慢,但ARMS的炮口回转速度确实是个致命伤。
IS-1:我不想听修饰的气氛营造前言,直接进入正题吧。你是有什么能够改变此一情况的想法吗?
KV-2:当然有的。这个点子就是……当当,装上两个炮塔吧!
KV-2:一前一后,不会再有这种困扰,火力翻倍,简直完美。
Pe-8:那要是敌人这次出现在侧面呢?
KV-2:那就侧面也装炮塔不就行了。左边和右边,这样就是……一二三四,嗯,四个炮塔就能成为无敌兵器。
I-16-5:(苦笑)好吧,陆上战舰确实是比空中战舰靠谱了一丁点。
I-16-5:那书记长你是三驾马车中唯一的陆战专家,就由你来总结?
IS-1:我就长话短说吧……KV-2,要求这么多炮塔,你这是想在ARMS上开百货公司吗?
KV-2:可以的话那确实很不错……
IS-1:答案是不行。老老实实地把炮管指向敌人预计会出现的地方吧。
IS-1:与其多安装炮塔,不如活用你的同位体,让她们成为你的「炮塔」。
KV-2:这么小气的吗……嗯?等等,用同位体组成队形好像也不错。
IS-1:反正你就回去好好反省下怎么能做到更好吧,下一个!
[就这样,「三驾马车」消化着请原者的人流……关于ARMS改良、训练或课程方面的改善、以及学联的基础建设等提案无奇不有。]
[虽然其中大多数都被IS-1无情地驳回了,但其中也有少部分被有所保留地采纳。]
[就这样消化掉了请愿队列的大半后,「三驾马车」才停下审议工作,饮酒休息。]
IS-1:各位辛苦了,今天来的大多数都是些没有啥营养的提案,真是的。
Pe-8:没有的事。能够在这里喝到额定配给量之外的酒,对我来说也已经很值得了。
I-16-5:哎呀,对我来说看到年轻后辈们充满大胆念头,也很是欣慰呀。
I-16-5:咱们红十月学联就应该保持这种天天革命、日日进步的精神才对,死气沉沉的毕竟不好。
代理人:对我来说倒是有点惊讶……红十月学联的DOLLS除了自治以外,也能影响ARMS、军备的开发方向吗?
代理人:其他学联除极少数个案外,大多都不会让DOLLS介入到重要的学联事物之中,但在这里似乎大为不同。
IS-1:毕竟我们学联跟其他学联不一样……政治上的派阀斗争也比较激烈。
IS-1:本来就不算领先的技术人员和生产力,还时常因为相互倾轧对抗而无法完全发挥。
IS-1:所以作为DOLLS的我们,要是还给这种情况扯后腿,那岂不是火上浇油。过滤掉无用需求、尽量把缺乏可行性的项目在开始之前就终结……
IS-1:……总之,红十月学联学生会得设法把我们自己的屁股给擦干净后,才有余力去解决人类们制造的麻烦事。
代理人:那还真的是辛苦你们各位了。
代理人:不过,许多有意思的点子在我听来也不是全然不行,似乎也还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存在。
代理人:感觉IS-1非常保守呢,毫不留情地就拒绝了大多数的请愿。
IS-1:毕竟人类会出错,而人类制造出的DOLLS肯定也会出错……所有议题我都是按照最坏的考虑去做打算的。
IS-1:代理人听说过吗,红十月学联丢掉617采矿基地的故事?
代理人:没有……那是怎么回事?
Pe-8:那是个城外煤矿采集基地,为了预防灾兽的侵袭而配备了DOLLS加以守卫。
I-16-5:617矿站啊……那里地势位置良好,能够通过火车运来源源不绝的弹药,所以本来认为是易守难攻的前哨站。
I-16-5:不过,在某日的激战后,617观测站的驻扎DOLLS发来通讯请求补给76.2mm坦克主炮弹药——结果抵达的火车卸下的是一箱箱的7.62mm机枪弹药。
代理人:呜哇,居然出了这种事故,真是难以置信。
IS-1:可确实发生了。守军打开箱子后才发现问题,急忙呼叫了追加的火车,但灾兽当晚又发起了进攻……
IS-1:即使DOLLS们没有弹药,还是强行用白刃应战。当然,那是无畏也无谓的挣扎,最后全军覆没也没能守住。
代理人:……
代理人:……真是悲惨。
IS-1:学联里的人类们在那场失败后忙碌于追究责任,惩罚补给工作的负责人。
IS-1:但我在想,小数点看错一个位数这种低级错误,是不是该从更根本的地方就避免?
IS-1:假如我们的炮弹不写作76.2mm而改用不会被误认的独特口径、数字,是不是就不用产生这种牺牲?
IS-1:所以我才组成「三驾马车」,我今天才会在这里倾听各式各样的愚蠢意见,并期望着能从馊水中捞出一块宝石。
代理人:我逐渐能够理解,为什么IS-1之所以是IS-1书记长,而不是其他DOLLS来担任了。
[她的话语严厉苛刻,眼神认真冷峻,但听在我的耳里,却能感受到那份责任感和关怀。]
[也许,IS-1书记长的批评如同钢铁般冰冷无情。但是铸造那块钢的,是一股灼热的融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