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钢铁的书记IV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IS-1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夺回煤矿坑作战顺利结束的消息传入我的耳中,这代表着那些返校的红十月同盟主力DOLLS们成功完成了任务。]
[为了迎接她们回到维修会,也为了庆祝这场胜利,我动身前往刚收复的煤矿坑战场……]
[但所见到的景象却令我震撼地合不拢嘴。]
军官:……自从本学联创设以来最伟大的胜利之一!
军官:不假于教会与维修会之手,红十月学联是所有学联中,率先以独自的力量发动反击,夺回失地并有所成果的——
代理人:……
[不同于解说员慷慨激昂的介绍词,我看到的是堆积如山的DOLLS残骸。]
[灾兽被打倒后会降解成特殊的矿石,而DOLLS被破坏后所产生的并非尸体,而是被染黑的断线人偶。]
[被染黑的人偶,散落或堆叠在白色的雪原中,我仿佛感到世界失去了色彩,自身跌落进入一张黑白照片中。]
T-34:这没什么……在代理人同志接手以前,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上演的。
T-34:至少,最后是赢了,没有白白牺牲。
KV-1:走吧,T-34。回CITY的火车已经在鸣响汽笛了……
KV-1:代理人不跟着一起回去维修会吗?
代理人:……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虽然胜利应该是好事,但我却开心不起来。]
[对此感觉到一股异常愤怒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很想找到个人给我交代解释——很快,我就在拍摄纪念照的红十月将官群中,发现到了那个我想找的人。]
代理人:元帅阁下!请留步!
雷科夫:是你啊,代理人。我出席活动时,也在想着你什么时候会来找我。
代理人:如此一来,方便私下问些问题吗?
雷科夫:欢迎之至。
[红十月的元帅离开了将星簇拥的闪光灯海,带着我来到没有人烟的废弃厂房里。]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纸烟,伸手向我,但我摇摇头拒绝了。]
雷科夫:相较于你的才能,你这个人其他方面真的很无趣。
代理人:那是怎么一回事,雷科夫?是你造成了那样的惨况吗?
[元帅正准备用打火机点烟,但他听到了我的问题后,皱起眉头来,显然是有些被激怒了。]
[但他那根深蒂固的教养仍然让他保持着体面,并收起了打火机和烟。]
雷科夫:……可别误会,也别把我看成寻常无能之辈。
雷科夫:即便你是无法超越的亚历山大,但我至少也是个汉尼拔。
代理人:指挥的人不是你吗?
雷科夫:怎么可能是,如果是我,一样是没有维修会和其他学联,能用十分之一的损失就拿下这里。
雷科夫:你击退这一带的共生种后,这种破煤矿坑的位置本来就应该是能轻松扫荡拿下的。
代理人:那么如此大的损失究竟是怎么回事……
雷科夫:常见的政治交易一部分,领军作战的人是克鲁泡特金,一位有权势但显然脑软化的老干部。
雷科夫:我不知道红十月学生会是怎么想的,但显然是跟学联里某些派系达成了交易。
雷科夫:让即将退休的老干部赢得一些可以漂亮收场的功勋……好交换更多自治权和发言权。
雷科夫:不过,真的会如此顺利吗?埃普西隆是愚蠢且悲哀的,对于这种肮脏游戏来说,她们都太过年轻幼稚了。
代理人:领头马……是说IS-1吗……
雷科夫:如果你想寻找一个想责备的对象,那我认为促成一切的「首谋者」应该是带头拉车的那匹马才对。
雷科夫:我想,我也解释够清楚了,接下来我还有很多正事要办。告辞了。
代理人:……

[为了追寻答案,我主动来到了红十月同盟学生会,并来到了书记办公室的大门口。]
[不过,大门却是深锁的。]
代理人:IS-1!IS-1你在吗?喂,在吗?
[不管我怎么用力敲门、呼喊,书记办公室的大门始终都纹丝不动。]
[在持续了数十分钟,几乎令我感到放弃之际,门内传来了声音。]
IS-1:……我在的。
代理人:那么,方便聊聊吗?
IS-1:可以的话请让我静一静,拜托了。
代理人:我刚刚去了收复的失地一趟,有些最新消息可以分享给——
IS-1:我知道那边的情况。战斗在昨晚就基本结束了,我第一时间就收到了统计数据。
IS-1:所以,我希望能够,让我一个人静静。
代理人:……
代理人:……但那并不是你的错啊,IS-1。
代理人:指挥的人并不是你,损失的责任也不应该由你来……
IS-1:但是成百、数千、上万的DOLLS损失难道就只是统计数据而已吗?就应该被一笑置之吗?生而为埃普西隆就该笑着倒在战场上吗!
IS-1:我不扛起这个责任,还能有谁!谁会为我们来扛起责任!
IS-1:这些悲伤、痛心、令人后悔的事,不能只是统计数据……我必须背起这样的苦楚继续前行不可……!
[我因为从未见过情绪失控的IS-1,所以也就无从想象此时门板对面的IS-1是什么表情。]
[她声嘶力竭地,近乎怒吼地哭泣了起来。]
[我感受到了她的愤怒,如同我看到了DOLLS的尸山时,那种胸中燃起无名火的愤怒。]
[这令我大吃一惊,而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起下一句安慰人心的话语。]
[过了许久之后,是她先整理好了情绪再度开口了。]
IS-1:拜托了,代理人,请让我一人静静。
IS-1:虽然很感谢您,在这种时候也能想起我,为我着想,但是……
IS-1:我不愿自己的丑态暴露在代理人面前,对不起。我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情绪。
代理人:……那么,我先离开了。
代理人:但是,我会回来找你的,IS-1。当你准备好时我会回来的。
IS-1:嗯……就这么一言为定。我会通知你的,代理人。
[即使没有看到表情,但我知道,她会信守承诺。]
[这是一个代理人,对代理学生会长的代理人感受到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