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羁绊/钢铁的书记V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角色IS-1羁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数日后,IS-1按照约定,主动联系了我出来。]
[她指定的约会地点是,红十月同盟最近新筑的一条地下商店街。]
[由于照明跟装潢尚未完成 此处并未对外开放,还是有点脏乱的工地景象,也没有客人。]
[但是看着墙上挂的各式食物和商品招牌,可以想象开业后一定会是人山人海吧。]
IS-1:上次那件事的后续……还想听吗?
代理人:当然!不然老是吊胃口,也挺折磨人的。
IS-1:嗯,虽然代价是过于高昂了,但结果并不算差。
代理人:所以,你卖人情的那位将军信守了承诺?在议会上支持了你们?
IS-1:哈,并没有这么顺利,克鲁泡特金阁下本来是想食言的,毕竟这种事不可能有黑纸白字的约定。
IS-1:不过,因为有料到这一点,所以我也买了保险……
代理人:该不会是……雷科夫元帅?
IS-1:谁知道呢?也许我们只是碰巧得知了617煤矿站复工后的采集量,跟从基地运回CITY的货运量有点误差。
IS-1:将来有一天可能也碰巧,记载这些数据的文件辗转之中来到了雷科夫元帅的手中……
IS-1:关于克鲁泡特金阁下在退休前几天因为渎职被弹劾,补选的席次由元帅的参谋长选上这些,大约也都是碰巧吧。
代理人:……看样子雷科夫元帅白操心了。与其担忧天真单纯的埃普西隆,我开始担忧起自己是不是整个CITY里最好骗的那个人啦。
IS-1:别自谦了,代理人。至少您骗的到我——正常来说我不会把这种应该带进坟墓里的故事与人分享。
IS-1:也就仅限这一次,下次您就不会有机会从我这打听到任何口风了。
代理人:……还会有下次,吗?
IS-1:大概率是无法避免的,虽然元帅阁下十分能干,但我不想把筹码全压在一注上,也需要分散风险。
IS-1:向往荣耀的无能之辈遍地都是,要找愿意为DOLLS发声的候选者并不困难。
IS-1:相对来说CITY里再出一个代理人或元帅阁下……这概率反而小的渺茫,我不抱什么期待。
IS-1:但是,议会能通过扩大地下市街、改善DOLLS宿舍区的议案,牺牲就并非白费。就像这里,以后大家终于不必顶着风雪在露天市场买东西了。
代理人:既然这样的话,我有个提案想听听吗?
IS-1:请说,我洗耳恭听。
代理人:这么有趣的事,也算我一份吧。我不想看你孤军奋战焦头烂额的模样。
IS-1:……驳回,那是不可能的。
IS-1:红十月同盟学联有非常深厚的传统与独特文化,若是借助外人如维修会之手,就会被视为软弱象征……
IS-1:即使我不这么想,那些人类官员也会遵循这套陈规陋矩。
代理人:我什么时候说是维修会下场了?
IS-1:什么……?但您不是说算我一份——
代理人:一批热心DOLLS与民众组成了志愿军,以临时的红十月学联成员身份,协助了红十月学联完成了「独立自主的」战斗。听起来觉得如何?
IS-1:哪有这么简单……等等,似乎确实有可行之处。不对,等一下,这种事我不能轻率答应。
IS-1:代理人,您这是抱有什么目的?
代理人:目的?什么目的?
IS-1:我看不出维修会或您能从这样的「志愿军」中得到任何好处,只能推断是您有更深的意图了。
IS-1:对您虽然有点抱歉,但我作为书记长,必须为红十月同盟着想,作好最坏打算。
代理人:没有什么意图可言啊,只是我喜欢凑热闹惹麻烦罢了。
代理人:真要说的话……我想要用这样的「志愿军」,赢得你的后背,IS-1。
IS-1:我的后背……什么鬼?这种奇怪的要求听都没听说过。
代理人:我想要你跟红十月学联,成为关键时刻能够与我一同背靠背战斗的战友。
代理人:当关键时刻到来时,再多的钱财、荣誉、地位……在我来看都不如一个值得信赖,能够把自己的后背托付给他的战友。
IS-1:……您真的是位怪人,代理人。但我喜欢这样的您。
IS-1:我一般不会这么对外人说,不过——代理人同志,我会是您的好战友,永远都是。
代理人:嗯,能成为你的同志,也是我的荣幸。
IS-1:代理人通常早上几点起床?
代理人:大约八点钟……怎么了?
IS-1:太迟了,你凌晨四点,不,三点半过来吧。我想亲自招待代理人同志一顿,纪念我们牢不可破的神圣盟约。
代理人:老天,凌晨三点半?怕是第一班火车都还没开吧,那已经过了宵禁时间啊。
IS-1:从维修会到红十月学联中央站之间,一、三、五点都各会有一班除雪列车发车。
IS-1:您可以搭三点那班的除雪火车过来,到时差不多也就刚好半小时。
代理人: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IS-1:当然。您没听说过的事情可多了,代理人同志——
IS-1:凌晨三点只是一天的刚开始罢了,我还有很多独家机密,是迫不及待想要跟您分享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