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的女战士

来自萌娘文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王国的女战士

作者:猫耳云朵

       
      (一)
       “我?”一个留着很长的棕色马尾辫,看起来非常斯文的,戴着眼镜的少女得知,自己会在几个月后要去船上当厨师后,她自然是非常的痛苦,非常的不情愿。
       这个人叫于尹雪,今年她十八了,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但是却是特别不能讲道理的,唯我独尊的农民,这次让她上船当厨师就是他们的建议,无论于尹雪多么的不情愿,可她最后还是不得不去。
       而家里人之所以会让她做这种她并不喜欢的工作,是因为在船上工资高,可以衣食无忧,并且想对象容易,人吗,总要向生活低头。
        可于尹雪又怎么会认同家里的建议,可是谁又会为自己说话,叔叔姑姑,爷爷奶奶,表弟堂妹哪一个都劝自己,让自己在船上工作,甚至,就连自己的好朋友都认为在船上好。
        并且他们还说,把自己养大不容易,这么做让他们寒心。
        可是,就你们寒心,难道自己就不难过,为什么一定就要少数服从多数!难道少数不是对的,不就是自己总是被家里人责骂导致不爱说话,不就是经常被同学们语言暴力而不主动吗!
       说真的,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事情,自己真的不愿意社交,那些人啊,有了目的才会接近自己,没有了目的,见他们都见不着,有的甚至自己做了一点儿妨碍他们的事情,他们就开始喋喋不休的数落自己,并且话还特别的难听。
        当然,这还不是自己最无法忍受的,自己最不能忍受的,是他们有的人都认为自己经常被无视!
        既然都是树上的蚂蚱,你又何必要将我丢入坑中!
        再说开船,既然你们认为开船好,那么为什么你们不去!
        不过这无声的愤怒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所以她还是要在最近的某一天去船上工作。
       至于船上的工作,自己倒是听人讲过,很多时候,你睡得正好的时候就被人吵醒了,并且,你还不能赖床,必须起来干活,毕竟你拿的是别人的钱,你不能这样,得到某种东西是需要代价的。
         所以,看自己无望去改变,自己只好渴望着这些天,能过长一些,自己能多练习一些功夫。
        说到功夫,哦,那是自己非常喜欢做的事情,自己最希望的,实际上是成为女将军,但是,目前的状况导致自己根本无法实现这个梦想,虽说自己确实是知道有军队里有女将军。
        自己喜欢看书,并且自己也希望能成为书中的将领。
        自己,也曾在军队里报过名,但是军队们认为自己不是那块料,所以经常被拒绝。
        为此,自己自然是依旧不甘心的锻炼着自己,期待着有朝一日,自己的执念能够成真。
       一晃又过了一天。
       这天下午,正当于尹雪打算在自己经常去的地方去训练的时候,自己却在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个衣着破烂,头发散乱,浑身脏兮兮的女孩。
       “你,是谁?”见到她的出现,于尹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问“在这里,干什么,要不要吃一点儿什么?”
       “我?”听到她的这些话,这个女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颤抖着,显得十分害怕地说,“你,是不是叛军那里的人!”

       (二)
          “你?”听到这个由于过于害怕,从而说出了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话,于尹雪自然是愣住了,“什么叛军?你,不会是和家里闹矛盾了,放心,家里人会让你回去的,毕竟是一家人,很多话都是能说清楚的,实在说不清楚……”说着,她忽然不知为何的愣住了。
        “我的家,早就没了。”听到于尹雪这些没底气的话,这个女孩于是哭了起来,“自己是梦妮这个小国家的的公主,我叫冰美奈樱,我的家乡被别有用心得人侵占了,我东奔西走,这才来到了这个地方。”
        梦妮这个国家?
        自己似乎是听说过这个国家,不过,自己还曾听小道消息说过,这个国家的国王有一个癖好,喜欢装扮成女性,并且还和自己的母亲有种奇怪的关系……――当然,这只是道听途说罢了,毕竟,人们就是习惯嚼舌根,什么真的假的,大家才不会在乎,就算是在乎,也无非只是增加谈资罢了。
        不过……
         这个人,真的是梦妮国家的的公主?虽说自己的确是听到梦妮这个国家被一伙人给攻破了,而国王隆载涡和他的母亲星雪紫,以及他的妻子兆瓦被杀以外,自己其他的,就真的不清楚了。
       并且,梦妮国家离这里可是很远的,她这一个人又是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的?途中没吃没喝,她又是凭借什么,来到了这个地方的?
       正当她思考,这个人是不是只是一个为了骗吃骗喝的骗子,但是当她忽然想起,她看到自己后的第一句居然不是有没有吃的,而是问自己是不是叛军的人后,她忽然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应该不是骗子,并且,自己又不是个有身份的人,骗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并且,就算是骗,她也不应该说这些话,说这些话,很容易把人吓跑,所以……
        自己也曾再报纸上看到隆载涡一家人的事情,他有两个女儿,以及一个因病而过早夭折的儿子。
        难道?
        虽说,于尹雪还是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份,不过,出于对女孩孤苦伶仃的同情,以及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个没人在乎自己感受的人后,她还是决定把她带到自己的家里去。
        虽说自己的父母不一定会接受她,并且,她们或许还会责骂自己,说自己多管闲事,但是,自己还是决定把她带回去。
        说实话,自己也很希望,能有一个听自己发牢骚的人。
        并且,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她或许能完成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那个时候,自己就不用上船了。
        想到这些,她便让冰美奈樱到她的家,和他们一起生活。
         虽说最初冰美奈樱并不愿意去,但是当她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后,以及她也是很久没吃上好饭好菜,自己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很是担忧很是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所以根据这样,她还是同意了于尹雪的想法。
        (三)
          不过,没过一会儿,她却又开始担忧了起来。
         因为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并且看到这个人居然就这么毫不犹豫的邀请自己去她的家,冰美奈樱自然是非常的不敢相信她会真这么做,因为自己可是记得,自己从家到这里,不断的有追兵寻找自己,有的,甚至还伪装成不识字的老农,故意欺骗自己,然后他们还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将自己送到叛军那里,如果不是自己谨慎,估计自己早就被叛军抓住了。
        并且,即使她没有任何目的来帮助自己,但是,她的家人会同意收留自己这个定时炸弹吗?如果真的同意,那么这家人是否会在危难的时刻将自己送入虎口吗?
        自己的父亲就曾为了保护自己和自己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奶奶,而把自己故意放到了叛军的面前。不过后来,自己还是逃掉了。
        至于自己的家人……――可能都死了吧。
        自己一定要复仇!
        “可是?”看冰美奈樱又似乎是不敢同意自己,于尹雪于是说,“那么你接下来该去什么地方?”
       “可是,我若是去了你家,你家人会同意收留我吗?”
        “这……”听到她的这些询问,于尹雪自然是愣住了。自己也认为这有些不可能,自己想要收留她,无非只是从她的无依无靠中,看到了自己,自己是那种苦没人说,没人在乎自己的感受,一旦自己一不小心出了错误,人们都会用各种恶毒语言讽刺自己。
        自己帮助她,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想要一个懂自己的人(虽说自己也觉得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因为人与人的经历并不是完全相同的。)而已。
        “我,我可以试试的,我家人,都是善良,善良……――总之,我可以试试的,如果实在不行,我可以试试去向军方提供帮助,他们可是很负责任的,总是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的。”说着,于尹雪自然是有些恐慌的向她伸出了手,以表示自己愿意为了她而努力,并且这种努力是不求回报的。
       不过,或许是她的这些行为应该是触动了冰美奈樱,于是她便伸出了手,以表示同意。
        然而,当她刚想办法,如何让自己得家人收留她的时候,她却忽然想起,最近自己还要去跑船呢……
        自己上了船后,她又该怎么办,如果家里人只是当面同意自己(实际上这种事情从来就没发生过,因为他们会非常直接的当面否决自己,并且他们还会毫不留情的将他们的愤怒表达在自己的身上。),而在自己离开后,他们会把她交给梦妮国家的人。
        不过,虽说是这样,虽说是成功的几率不大,但,自己还是决定去试试,即使后果对自己来说,会有致命的打击,但是,自己却还想试试。
        自己,很不想看到和自己一样,经历着悲惨的生活的人。
        然而,正当她准备回去拿一些衣服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不过,这个人自己并不认识,但是这个人,冰美奈樱却认识。
        他叫贺乔吉,是冰美奈樱的护卫队,这次如果不是他在暗中保护,或许冰美奈樱一定不会安全的到达这里。
        而现在,他来这里,是为了辅佐冰美奈樱,让其重新夺回她的王位。
        这……
        看到事情到了这一步。于尹雪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她让贺乔吉把她带走了,而自己,只是个局外人,自己为何要参与呢,不过……
        “那个。”看他们要走,于尹雪于是叫住了他们,然后非常紧张的说,“能让我加入你们吗?”
        (四)
                “你?”虽说贺乔吉对于她的这些话觉得十分可笑,但是他还是客气的笑了笑,并尽量非常客气的说,“让我考虑一下吧,毕竟我们现在的状况不乐观,并且那里很苦的。”
        “可是我不会害怕的。”对于他的这些话,于尹雪于是说,“我可以努力的,我可以战胜的。”
        “我说过,会考虑的。”
       “是吗?”听到这些看起来很有希望的话后,于尹雪于是也尽量的装作在相信的说,“那么,能尽量快一些考虑好吗,因为我马上就要去船上工作了。”说着,她的表情也越来越落寞。
        毕竟自己已经被拒绝过很多次了,自己虽说很清楚自己这次有很大几率会再次被拒绝,但是自己却依旧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够实现。
        明明自己自己没有恶意,可自己却总是要承受各种无情的对待。
        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吗?”听到这些,贺乔吉苦笑了几声,“在船上也不是不好,最起码不用打打杀杀,很平静的。”
        “哦。”
       随后又过了一会儿,等到于尹雪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后,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而此时,她的父母看到她回来了,自然是让她先吃饭,然后他们又会和往常一样,把自己认为是对的,认为是名言的话再说一遍。
        于尹雪实在是不清楚,他们到底会说多少遍才会厌烦,而她,早就厌烦这种自己早已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苦口婆心的言语,她虽说很心烦,但是自己却没有反驳的资本,并且她也在努力,不变成自己的父母,以及自己的亲戚。
        自己的叔叔、姑姑还有自己的爸爸,和妈妈、自己大姨和自己的舅舅不是最后也有的时候独断专行吗!
        想到这些,她虽说很不服,但是鉴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她还是一边吃着饭,一边象征性的应付着回答。
        随后又过了几天,这个时候,正当于尹雪在等待贺乔吉的消息的时候,船上的消息却传了过来,船上的人,准备让他去工作了,虽说她对于这个消息是十分的不高兴,十分的不乐意,但是她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并且没人,身边的,伙伴也不同意她不在船上,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去了这个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的地方。
        不过由于她是刚去,所以她只是个副厨,说的直白点,就是给主厨师打杂的。并且,主厨还是个脾气非常暴躁的,但是看起来比较有姿色的半老徐娘,她叫闫北翟。而于尹雪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她还什么都不是很会,并且她也并不是很擅长做饭,很多用具自己根本很难去用好,所以挨她骂,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她一天的次数比她一天洗脸的次数还要多。
       她还有个女儿,她叫武星,她大概有十多岁了,现在因为她在放假,于是她和自己的父母(她的父亲就是这个船的船长,他叫武军拓。)一起在船上,是个非常顽皮,总是喜欢捉弄自己,并且总是喜欢叫她小猪。
        而于尹雪一旦去反驳她,责备她太烦,那么她绝对会向她的父母诬告她欺软怕硬,把武星当成出气筒,到时候,等待她的,绝对是一场劈头盖脸的臭骂。
        并且,同船上的人得知这些后,他们却也因为船长的身份而没人敢劝解,也没人愿意和她交谈,即使交谈,他们也说让她要努力学,没人会说出她想听到的内容,而这使得她更加的孤立无援。
        然后又过了几天,这天晚上,正当她挨完骂,打算回屋好好的哭一下,以缓解一下自己这些天遇到的令自己非常烦闷的状况的时候,船长屋子里传出来的一些奇怪的声音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等到她通过门缝往里看的时候,屋里的状况倒是让她吃了一惊……
        她看到,武星和闫北翟正不停的舔着武军拓的脚,并且她们一边舔,还一边做出小狗对主人一样的事情……
        这……
        看到这些,于尹雪忽然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她的内心倒是有了一丝难得的快感。
        (四)
                 然后又过了几天,这天早上,正当于尹雪吃完饭,在收拾厨房的时候,在饭厅里的几个正在吃早饭的船员的对话忽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虽说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相互笑着在议论着什么,但是于尹雪还是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
       也就是最近,有一个人通过报纸,向众人发布了一条信息,信息的内容是,征求一起寻找一种可以实现人愿望的宝石,据说那种宝石只要沾上许愿者的血液,那么许愿着的宝石就会实现他的愿望。
        不过,正在聊天的这些人却认为认为这种事情十分的虚假,首先,能实现别人愿望这种事情就十分的不切实际,并且,毕竟谁都想费最小的力量去得到最高的奖励,并且,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那么陆地上的人们一定会发了疯的去寻找,到时候,他们船上的人一定会知道这些事情,可是现在,陆地上的人还是在为各自的生活而奔波中,所以他们自然是不信,所以大家自然是觉得写这个信息的人一定是在写笑话。
       不过,虽说最初于尹雪听到这些东西,最初,她也是不信的,但是当她得知,写这个信息的,居然是梦妮国家的人,写这个信息的人还说,会实现帮助他的人的任何愿望。
        梦妮国家?
        会是冰美奈樱吗?
         想到这些,她便不知为何的有些担忧了起来。虽说她清楚,或许冰美奈樱已经忘记,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但是,她还是对她有些担忧,鉴于为什么,或许,自己从那个时候的她,想起了自己,自己总是那么孤立无援,一直期待有人能给自己一个心灵依靠的地方,可是自己得到的,却总是别人的嘲笑以及不解……
       不过,话说回来,她真的会去找那种东西吗,并且,就算不是她,那么要找那种东西的,会是她身边的人吗?
        正当她为此担忧的时候,武星和她的母亲闫北翟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她们看到此时应该干活的她此时正在发愣,于是她们自然是对她厉声的呵斥了起来。
        而注意力不在这里的于尹雪自然是她们的这些话给吓了一跳,不过,虽说她对于这两个人的这个行为很是恼怒,但是她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并没有和她吵架的权力,自己只不过是为了得到工资罢了,自己只是想得到可以成为士兵的装备罢了,为了自己的梦想,以及不被家长责骂,说各种令自己无法忍受的话,自己还是尽量不要说什么比较好了。
        不过,自己不是不知道你们背后是什么样子!
        想到这些,她便觉得非常的满足,只可惜,因为自己的身份,自己并不能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并且,虽说那些船员就在饭厅吃饭,但是也不知是不是厨房的墙壁是否是隔音的,还是因为他们过于专注那些事情,还是说,他们假装听不到,总之,他们没人过来看热闹,甚至,他们连往这里看一眼的行为都没做。
        不过这也不是不好,毕竟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来凑热闹,并且,于尹雪也觉得,他们即使是知道了,并且私下会安慰自己,自己也没必要相信他们,毕竟自己是女性,而在船上工作的人,有不少是男性,而还有一些会为了找到谈资而故意接近自己,所以,自己没必要和他们扯上关系!
        等自己不在船上工作后,自己一定要找到那些人,自己……
        自己要成为万人尊敬的女将!
        (五)
         一晃又过了几天,这天是她所在的船舶靠岸的日子,此时的于尹雪正和闫北翟一起在菜市场买菜。
        毕竟在船上工作,是不同于陆地的,买菜买东西很不方便,并且,这还是运送货物的船,开航后,能看到的,除了大海以外,没有什么是有意思的,海上没有田地,没有超市,没有补给品,所以,每次下船自然是要把船上必须的东西配置的大体齐全。
        虽说此时的她想到附近去转转,但是船舶靠岸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她根本没时间去做这些,偶尔能逛逛商场,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并且,闫北翟和武星这两个人还经常让自己帮忙,让自己搬东西。虽说她们说话非常难听,但是如果自己不是为了糊口,自己真想马上就离开,离她们越远越好,最好永世不见!
        接着,正当她们买完东西,正在结账的时候,一些中年妇女的谈话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所中学内,学校里结连发现了很多具干尸,而通过基因匹配,确认这些干尸是学校里的学生以及一些老师,虽说他们是最近失踪的,但是没人能明白,为什么不到一个星期,这些人就都成了这个样子。
        虽说那里已经被警方牢牢地监管了起来,但是却依然有干尸出现,并且不仅是这所学校,其他学校也出现了类似的事情,没人知道是为什么。
        虽说现在人心惶惶,但是家里人又生怕在家里授课会出现更加多的问题,所以现在,家长们都开始半工半陪读,生怕会出现意外。
        嗯?
       听到这个看起来类似于天方夜谭的故事,于尹雪虽说是有些不敢相信,并且自己也没听说过这种报道,但是,当她在回到船上的路上的时候,偶然得知了这里的人们正在全城戒备中后,她这才有些相信了之前那些人说过的话,虽说这种东西实在是无法令人相信。
        但是,实际上,当于尹雪得知了这些后,她却希望,如果,自己的同事,闫北翟要是遇到了这个该多好……
        不过这只是她的一个负气的想法罢了,毕竟她的家乡不在这里,并且她死了,对自己的好处也没有多少,自己终归还是要在船上,自己无非还是要经常忍受周围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当然,这总比小的时候,因为自己的一个数学题没做对而导致自己的腿被自己的妈妈打肿,爸爸知道后不会安慰自己了要好。
        然而,正当她刚到了码头的时候,她却听到了一个充满蛊惑,并且听起来,应该是一个青年女性声音。
        “是不是有执念想要完成,如果有,就请和我合作吧,我会完成你的任何看起来不是很实际的愿望。也许你不相信,但是这确实是会真的发生的,我只需要你帮我隐藏身份,很简单的。”
        嗯?
        虽说于尹雪听到这些,很想相信这个,也很想回应,但是,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天下没有免费得午餐,得到什么都是有代价的,可是……
        算了,自己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看见过什么真的能实现人愿望的东西,即使有,自己也终将看不到,所以,自己是不会,相信的……
         就当,这只是个无聊的人在胡说八道吧。
       然而,正当她打算暂时不再管这些的时候,她却又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子站在码头的角落里。并且,她还把之前说过的话再次说了一遍……
        (六)
         虽说最初于尹雪对于她的出现,以及她此时此刻的行为是毫不在意的,因为于尹雪认为,说大话的人,这个世界有的是,并且不少人都喜欢用各种方式来吸引对方注意自己,从而让自己收到关注,让自己不孤单。
        不过,那个女孩似乎是看出了于尹雪的心思,于是她又说:“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是不是因为你上当的次数过多,而不敢信任别人了?”
        她笑了笑,然后又说:“我,叫穆塞达,是一个魅魔哦,并且,如果我不同意,一般人是看不到我的。”
        “看不到?”看到这些,于尹雪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魅魔?
        虽说她的确是在书上看到过这种东西,不过,那种书只是一本奇幻题材的小说罢了,自己也并没有深陷其中,自己只是把那本书当作是消遣的东西罢了。不过,她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会找上自己,自己没有什么值得被注意的东西,
自己很普通,自己,只是个为了活着而不得不受气的打工人而已。
        并且,她似乎是意识到了,这个自称是魅魔的人,一般人还真没注意到,不然,为什么在这里工作,穿着工作服,不注重仪表的工人们没有发现这个穿着这么显眼的女孩呢?
        可是她?
        想到这些,于尹雪似乎是又想起了这里最近流传干尸的事情,莫非是她做的?
        可是,就算是,那么她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正说着,和于尹雪同行的闫北翟看到她不知为何得愣住了,于是她自然是非常不客气的冲着她喊了起来:“又在偷懒是不是,赶紧吧这些东西送上船去,船员们都等着吃饭呢!”说着她也不顾在场的人的注意,并说,“你这个人,这么年轻却就知道混,真不知道你的父母到底把你宠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少奶奶!”
        你!
        听到这个令她非常厌恶的话后,于尹雪自然是有了想要把她丢入水中的想法。
       说什么少奶奶!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来这里,又是干什么。如果真的说什么有什么,自己早就是万人敬仰的将军了,自己才不会为了果腹,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依靠的自己活着而这么的低三下四!
       听到这些,她便决定听从穆塞达,看看这个说大话的她到底能为自己做什么,并且,即使是让她变成白痴,只知道吃石头的女人也行!
        想到这,她便把买来的菜,并在船上的其他人努力下,将食物送上了船。
        并且,当她刚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她却又因为时间的关系而不得不去做饭了。
       于是她在忙碌中,渐渐的忘记了之前那个和她说过话的,自称自己是魅魔的穆塞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