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最后的愿望·三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活动特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百夫长:我好像……想起了更多的事情。
百夫长:除了收下绘马那一刻所产生的熟悉感外……我还想起了,自己站在悬崖上,身前闪过无数道亮光的情景。

百夫长:那一定……是交错而过的火线。
百夫长:(可是……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代理人……)
百夫长:(而在那之后,胸口也产生了如同灼烧般的痛感。)
百夫长:(然后便是在黑暗中看见有双手伸到我的眼前。)
百夫长:(我以为纵身一跃能抓住,可是……失足跌落万丈深渊。)
百夫长:(如此反复的,看见相同的幻象——直到苏醒。)

(因繁琐的工业与庞大生产线而闻名的极东重钢,被格蕾特派与了一项重大工程。)
(不同于其他学联,这边丰富的风土人情与人文历史,以及最早将节日文化做到了盛行地步的实力,也与祭典有着极强的适配性。)
???:啊代理人,请不要在这里随意走动喔。
代理人:啊……这不是菖蒲嘛。
菖蒲:那个,工厂不是供人随便参观的地方。因为可能会妨碍到大家的工作……
代理人:我只是听说这里被派遣了一项很大的工程,所以很好奇的想过来看看。
代理人:别担心,检查完我马上就会走。
菖蒲:项目进行得很顺利,我没有偷懒。
代理人:我可没说你偷懒。
代理人:话说这附近工作的气氛弄得战前演练一样沉重……方便透露具体是在做什么吗?
菖蒲:代理人这么重要的事都不知道,就有点孤陋寡闻了。
菖蒲:我们学联,可是在完成一项与极东历史有着重大渊源的传统工艺呢。
代理人:排练歌舞剧吗?
菖蒲:还有热烈的阿波舞和太鼓演奏……不是啦,那是隔壁组!
菖蒲:我们是生产烟花啦。
菖蒲:造火药和烟花的重任,全部由极东重钢扛下了……您不知道这代表着何等巨大的压力……往坏处想的话,说不定会左右祭典的未来。
代理人:这么重要的任务格蕾特就只安排你们来做?
菖蒲:嗯……这下越来越麻烦了,我已经一天都没回宿舍了。
代理人:红色十月和黑十字帝国呢?……靠他们压倒性的工业技术不是能更加轻而易举的分摊工作吗?
菖蒲:……
代理人:(一向热情而专注的菖蒲的眼里,好似闪过了一道茫然……像是蕴藏着相当复杂的思绪。)
菖蒲:他们往年一开始是在有参与的,但是……有点一言难尽。
菖蒲:那天天空中出现的由爆炸所产生的蘑菇云,我到现在都没法忘记。
代理人:(蘑菇云……?)
菖蒲:虽然我知道代理人是出于好意……但我还是怕大家会因此分心。
菖蒲:代理人如果不想出于某些误会而在City内拉响警报,就不要在进一步接触大家了。
代理人:我明白了……
代理人:(不论何种枪林弹雨下都会保持异常镇静的菖蒲,却在我谈及烟花时首次露出了这副懊恼的表情……看来是彻底勾起她不好的回忆。)
代理人:(会因为这种话题而皱紧眉头,我想菖蒲一定是有着一段不得了的过去。)
代理人:(有点好奇那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菖蒲:话说,如果代理人没有事,我就继续去忙了……虽然只是一些随时可以搁置的杂活。
代理人:对了菖蒲,还有一件事。
代理人:(脑海里突然闪过了某些疑惑,于是立马拉住了即将转身的菖蒲。)
菖蒲:唔?还有什么工作吗?
代理人:算是我个人为了帮祭典添彩而组织的义务活动吧。
代理人:(我拿出那块被怀揣在包里的绘马,呈现在了菖蒲的眼前。)
代理人:菖蒲你有看过这个东西吗?
菖蒲:看过喔……毕竟我也有一份绘马嘛。
菖蒲:格蕾特说不论在上面写下什么,代理人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实现。
代理人:(没想到格蕾特放出的大话都传到了菖蒲的耳朵里。)
代理人:(她们怎么一个个都不爱考虑一下其中的可行性?)
代理人:(尽管菖蒲倒是一直都不擅长需要耐性和动脑子的事……算了,原谅她了。)
菖蒲:说起来,代理人……真的会毫无条件帮忙实现大家的愿望吗?
代理人:包在我身上。
菖蒲:不论多么苛刻?
代理人:前提是物理上有达成的可能性,也不违反伦理道德。
菖蒲:代理人不也挺厉害的嘛……不过对于这种会随时妨碍到休息时间,而且又去记东西的工作,我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代理人:马马虎虎吧。
菖蒲:何况我也没有工夫来得及许愿……完全没有那方面的头绪。
代理人:这有什么好花工夫的?
菖蒲:我在想……如果愿望不能实现只是作为一个期盼的象征……那不就跟祈祷一样了吗?
菖蒲:我讨厌信仰什么,也讨厌……人们信仰的神。不仅是因为觉得很麻烦,还是因为祈祷本身就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
菖蒲:我讨厌去做没有回报的事……所以我完全无法理解,也无法摆出很有兴趣的表情来完成这道命令。
菖蒲:抱歉啊,让代理人失望了……不过至少能为代理人减少任务量,我想我还不至于成了给代理人泼冷水的家伙吧?
代理人:……
代理人: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菖蒲:嗯?不然呢?
代理人:就算有一点自私的想法也可以告诉我喔……这里没人会听到。
菖蒲:……您认为我有那种想法吗?
代理人:多少会有点吧。
菖蒲:代理人总不会觉得,连我也认为这个糟糕的世界只靠祈祷就能带来一丝改变吧?
菖蒲:……这种狂妄自大的想法……我才不会有。
代理人:(菖蒲出人意料的用极为坚定的口吻断言道。)
代理人:(这个与兰开斯特截然相反的理念还真是有意思,或许……这就是DOLLS因人格的差异所展现的态度吗?)
代理人:这个问题之前我和兰开斯特也讨论过……以及格蕾特对我说让我理解DOLLS愿望的时候,起初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代理人:但是慢慢……也发现了她们其中的用意……要说一定要将许愿归类为「没有可取之处的行为」,我想我也做不到。
菖蒲:……
代理人:(菖蒲一时哑言,并凝视着我,连同面庞也带上了一丝阴影。)
代理人:不是作为人类共同的理念,也不是所谓DOLLS意识与目标的集合体。
代理人:准确来讲,愿望就是你发自内心的期待。
代理人:你想想看,一个怀抱期待的家伙,就不会轻易地陷入绝望了吧?
代理人:所以这样的他们,就会有想要拼命活下去的时候……有生存意志的人,在战场上要比无畏死亡的战士要更加强大。
代理人:就单从意识层面来讲,「心怀愿望」作为一个精神状态,就不是没用一丝帮助。
菖蒲:反正这也是……为了让我们DOLLS有更强大的作战效率吧。
菖蒲:比起无意义的精神安慰剂,代理人不如给我更强大的火力与武装……那样我说不定还会轻松许多。
代理人:硬要和作战扯上联系,好像也没什么错……毕竟大家要是能顺利完成任务,然后完好无损的回到City,我肯定也会很开心。
菖蒲:所以代理人就给我更好的装备吧……!正好这样您也会感到开心,我也能因此迅速完成作战而得到充分的休息!
代理人:弹药的装备我随时都可以给你。
代理人:只可惜……一颗能让人坚定意志、总是充满希望的心,可不是随时都能拥有的。
菖蒲:真是复杂的请求……明明我只是一个DOLLS。
代理人:菖蒲,不要把自己当成单纯的武器。别忘了你可是我最自豪的战士。
菖蒲:代理人尽是讲一些逗人开心的大话……
代理人:你要是不嫌烦我就继续说下去了。
菖蒲:唉,好啦!太复杂的事情我听不懂!
菖蒲:不就是该认真考虑一下许愿的事了吗?我答应您啦!
菖蒲:真是……能被代理人当做战士对待,也是我受到信赖的证明吧?
菖蒲:那我也……不能辜负您的期待啊。
代理人:辛苦你了,菖蒲。
菖蒲:会帮我好好的把绘马挂到许愿树上吗?
代理人:我答应你。
菖蒲:真动笔了,我写的字可不好看啊……代理人不准笑我。
代理人:我答应你。
菖蒲:那我……现在就要告诉您我的想法吗?
代理人:随时都可以……但是趁着祭典任务的空档思考心愿,就能以和代理人谈话为由名正言顺的摸鱼哦。
菖蒲:哈哈,我喜欢这个理由。

代理人:(菖蒲在苦笑了几下后,返回了离我不远处的火药生产线。)
代理人:(然后从怀中抱起一颗球体炸弹般的白色物体 一脸淡然地回到了我的面前。)
代理人:(呃……是炸弹?)

代理人:你这是要干嘛?
菖蒲:这是我们的生产的烟花……听说里面混合入不同的金属,会绽放出不同色彩的美丽光芒。
代理人:我知道,是焰色反应……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菖蒲:嗯,也有很多DOLLS在这里工作时,会私下把代理人形容成烟花嘛。
菖蒲:她们说,因为代理人就像光芒一样。
代理人:是赞美吗?
菖蒲:是的。但是……如果代理人喜欢这份这种说法……那么……
菖蒲:我希望代理人忘掉这份这份赞美……并且一定不要和烟花一样。
代理人:什么意思?
菖蒲:它的美好会在绽放的刹那间转瞬即逝。
菖蒲:我是绝对不想看见代理人也像这样,在向我们绽放光芒后突然消失。也就是说……
菖蒲:代理人一定要给我好好活着。您身上那份耀眼的光芒,要永远存在下去。
菖蒲:就像……太阳一样。
代理人:(听到这番告白后,菖蒲的面庞也正好沐浴在了工厂溢出的橘红色阳光下。)
代理人:(她依旧是那副温和敦厚的面庞……只是,双眼先前因茫然而产生的阴影,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菖蒲:这种小事……代理人总能做到吧?
代理人:……
代理人:菖蒲的愿望,我确实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