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最后的愿望·二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活动特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百夫长:它的主人一定很沮丧吧。毕竟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百夫长:我想就算不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也要为了那位失主努力吧!您怎么看呢,代理人?
代理人:为什么只找我……王立白蔷薇学联里你还认识很多的DOLLS。
代理人:玛蒂尔达、兰开斯特等等,当初有好几次作战都是和你在同一行动组才对。我想拜托一下她们,说不定就会轻松许多喔。
百夫长:啊、关于这个……
代理人:(我的提问引发了百夫长短暂的沉默。)
代理人:(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接着用很轻的声音对我说:)
百夫长:虽然您可能看不出来……但我其实、并不想让人看到自己会为了这种小事感到困扰。
百夫长:这样只会显得我好像是个很脆弱的人。
百夫长:所以,有些触及个人烦恼的话题,并不是能对所有DOLLS都说得出口的。
百夫长:假如一定要有人了解我的烦恼,我希望那个人就只是您,代理人阁下。
代理人:……
代理人:(对啊。)
代理人:(百夫长会特意把我叫到指挥室一对一商量对策,不就是因为她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吗?)
代理人:啊抱歉。我这人真是……
百夫长:没关系没关系!我理解代理人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与我独处有点强人所难!
百夫长:可是代理人你想,毕竟挂牌上的最后一句记录可是写着「想要朋友」不是吗?
百夫长:我觉得相比我而言,如果是由代理人来交还失物,DOLLS肯定会特别高兴吧……正好你们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相互认识一下呢!
代理人:(唉,本想说和DOLLS成为朋友什么的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
代理人:(而且换做以前,我一定会强行给自己施加「能不做的事情就别去做」的教条吧?)
代理人:如果这也是那个人的「愿望」……
代理人:(虽然一开始对于百夫长的委托完全没兴趣……)
代理人:(但是现在已经不自觉中,习惯站在往任务与职责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了。)
代理人:(总而言之,为了更好履行代理人的工作,这次就好好打起精神吧。)

代理人:(我再次来到了王立白蔷薇学联。)
代理人:(经过了充满节日气氛的后花园,又穿过了装潢豪华的回廊。在那之后不久,进入了这间摆放着哥特式桌椅的茶室。)
代理人:(桌上准备好了冒着雾气的茶具。)
代理人:(而兰开斯特呢,也正如我一开始所预料的那样,在得知我的邀约后,比我更早的坐到了我对面。)
兰开斯特:能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收到代理人的邀约,让人感到不胜荣幸。
兰开斯特:您是准备和我一起享用下午茶的吗……看来代理人也有想要在劳动的间隙品尝甜点的习惯。
代理人:工作时想吃甜食这点倒是真的……不过关于这类话题,我想还是之后再聊吧。
代理人:现在的话,我打算请兰开斯特你帮我看看这个东西。
代理人:(兰开斯特凝视着面带微笑的我,轻啜一口热茶。)
代理人:(而我也将百夫长给予的木牌放在桌上,并递到了兰开斯特的眼前。)
代理人:(然而兰开斯特也只是煞有介事地晃了一眼。)
兰开斯特:果然……若不是出于什么特殊原因,代理人根本就不会想要和我独处嘛。
代理人:(还没有开始审视我放在桌上的物品,兰开斯特便一脸忧郁地向我抱怨了起来。)
兰开斯特:自己工作上的疑惑一定要在休息期间请教别人……你还真是不解风情。
兰开斯特:要是不趁现在好好享受下午的时光,事后不论是美食的口感还是空气的余温,都会大打折扣。
代理人:好好、我知道了……
代理人:打扰你的休息时间是我不对,待会儿不管甜食还是饮品我会补偿你。
兰开斯特:呵呵,您还真是大度……莫非代理人的房间里已经藏有上好的茶点了?
代理人:啊、有倒是有……不过只有红茶可以吗?
兰开斯特:也行。事后记得作为伴手礼送咱喔。
代理人:(勉为其难地接受我的条件后,兰开斯特这次连茶杯都懒得放下,直接抬头直视着我。)
兰开斯特:所以说,您把自己的绘马放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代理人:原来这个木头是叫做绘马啊……噢,就是极东重钢学联的神社里原来许愿的那个吧!
代理人:难怪我一开始会觉得有些眼熟……
代理人:(虽然这块绘马已经变得有点奇形怪状……但经过兰开斯特这么一提起,倒也能轻易在脑海中还原出它最初的模样了。)
代理人:哎呀、怎么一开始就没察觉到。
兰开斯特:您这是装什么糊涂。之前发出那样命令的人,不正是代理人您吗?
代理人:(……命令?)
代理人:我发出了什么命令?
兰开斯特:格蕾特不是说,最近在极东重钢领取绘马的人,只要在上面写下愿望……事后代理人就会统一收集想办法实现?
代理人: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兰开斯特:没有吗?
代理人:(见我一脸茫然的反应,兰开斯特随即诧异地望了我一眼,震惊中带了一丝失落。)
代理人:啊不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代理人:只是……不能……保证所有人的愿望都能实现。
代理人:(没想到格蕾特早早就把话放出去了……)
代理人:(这种时候再说出事实,只会显得我很无情吧?)
代理人:(算了,为了不招致兰开斯特的反感,这里就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
兰开斯特:真是,吓我一跳。您差点就引发了DOLLS们的集体声讨哦。
代理人:是、这点不用你太操心……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知道这是用来许愿的道具……
代理人:那么兰开斯特……你对写下这段话的人有什么印象吗?
兰开斯特:咦、这不是代理人您的字吗……丑丑的、东倒西歪。
代理人:事实上这是我不久前在战场上捡到的……初步猜测,是被某个人类或DOLLS给遗落的东西。
兰开斯特:什么啊,到头来你不是想和我分享愿望啊。
代理人:(我有寂寞到了会写「我想要朋友」这样的话吗……)
兰开斯特:如果它是在City外找到的,那肯定是不属于祭典。毕竟,绘马什么时候用来许愿都行。
代理人:唉……要是这么想,失主范围一下就扩大了啊。
兰开斯特:代理人是想找到这块绘马的主人吗?
代理人:啊……嗯,毕竟和刚才说的一样,这也是为了实现大家愿望。
兰开斯特:可是,为什么会找到我来打听线索?
代理人:这就说来话长了……因为我看这块绘马的受潮程度,感觉像是潮湿环境中暴露了很长时间。
代理人:(而且我还记得百夫长也说过,它在被捡来时就已经是这样了。)
代理人:所以我想,它应该是被遗失很久了……能落在巡回任务的地点,想必是有人把它带上了战场。
代理人:假如这么考虑,距离我捡到绘马还有一段时间的作战……好像就只剩下那场战役。
代理人:根据我的记录,兰开斯特你是参与过那场作战的吧……就是之前那次。
兰开斯特:原来如此。所以你就怀疑,这很大可能是与我某个同行的DOLLS遗弃的东西?
代理人:是的。你仔细回想一下,当时身边的同伴是否有表现出让人留意的举动。
兰开斯特:很遗憾,代理人……没有那样的DOLLS。
代理人:咦?
兰开斯特:DOLLS一般不会把与作战无关配饰带上作战前线。除非那样的物品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或是能成为精神寄托……
兰开斯特:但这样的情况,又只会出现在人类身上。
兰开斯特:DOLLS可没那种会把毫无实体的心愿当做心灵支柱的幼稚情感。我们能依靠的,只有军械与ARMS。
代理人:……
代理人:嗯,你说得对。找DOLLS打听这类情报确实不太合乎逻辑。
代理人:不过兰开斯特啊……说这话之前,你食指的墨水印记都没有擦干净喔。
兰开斯特:什……!
代理人:嘴上极不情愿的排斥着这种行为,自己又悄悄地去做了。下次记得时候勤洗手。
兰开斯特:不可能、我明明已经——!
代理人:(兰开斯特故作镇静地放下茶杯,下意识地抬起了手掌仔细打量。)
代理人:噗……骗你的。
代理人:本来只是想试着捉弄你,没想到真给我猜中了。这一来你的话就毫无说服力了喔、兰开斯特小姐。
兰开斯特:唔唔唔!
代理人:虽然还是因为突然想起你之前说的那句话。

兰开斯特:什么啊,到头来你不是想和我分享愿望啊。

代理人:能用「分享」这个词……不就代表你自己其实也有心愿嘛?
兰开斯特:啧、失策……!
兰开斯特: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是去过神社就是了!
兰开斯特:但是关于您手上这份绘马的情报,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代理人:好吧,感觉你也没有隐瞒更多的事……
代理人:总之辛苦你了,兰开斯特。
代理人:(线索也就到此为止了吗……)
兰开斯特:嗯。那么失礼了。
代理人:哦对了……话说兰开斯特是许了什么愿呢?
代理人:(趁着兰开斯特不悦地收拾茶壶并起身之前,我赶紧开了口。)
代理人:毕竟要想办法帮你们实现嘛,所以不给我透露可不行。
代理人:顺带一提,我的愿望是希望格蕾特对我的态度能好点,以及今后少给我找麻烦……嗯,这个秘密我只「分享」给你。
兰开斯特:……
兰开斯特: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愿望……
兰开斯特:就只写下了想把所有灾兽都驱逐罢了。
代理人:嚯哦……
代理人:(听到兰开斯特的回答后,我的目光与她交汇了一会儿。随即笑了出声。)
代理人:这根本算不上许愿。
兰开斯特:不算……?代理人为什么会这么讲?
代理人:没人会把一件理所应当的事当做愿望,就像没人会说「我的愿望是地球继续要自转」一样。
兰开斯特:理所应当……
代理人:虽然这是我的工作,但请不要把这当作是我给你们的一道任务。
代理人:我所希望听到的,是兰开斯特你是出于主观意愿,而不是出于客观意志所许下的愿望。
代理人:就算是写下一些会显得自私的想法也无所谓……我想那更接近愿望的本质。
兰开斯特:真是满嘴漂亮话。
代理人:但是听着并不坏,不是吗?
兰开斯特:……
代理人:你的回答呢,兰开斯特。内心深处真正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兰开斯特:那……那样的话,我希望我能和代理人一直在一起。
兰开斯特:这……算不算很自私啊?
代理人:哈哈,这可太自私了……
代理人:不过,我会尽力帮你实现的。
代理人:相对的,每次作战结束后,你也要完好无损地回来啊。不然愿望是无法生效的。
兰开斯特:哼……那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