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战线:特殊剧情/最后的愿望·一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手机游戏《灰烬战线》活动特殊剧情。作者:余烬组(Embers Studi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种奇妙的感觉。
今天的气候状况很正常,没有任何来自外界的冲击……
但是……却有股难以描述的寒意在心口蔓延……

???:……
???:(这种状况,理论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
除了全身感到彻骨的冰凉外,四周的重力也仿佛化作无形的巨石般将人压至窒息。

???:……

甚至已经无法记起并肩作战的,队友们的模样。
脑海中的信息变得模糊了起来,如同渐渐湮灭在了一片雪白之中。
我想目前这个状况,就是DOLLS们常挂在嘴边的——

???:死亡。

死亡……生命体征的停止,意味着人意识的彻底消失。
然而我并不清楚自己是否适合「死亡」这样的概念。
我只知道,自己存在的痕迹会随着时间而被彻底抹去。
这开始让我……有点不安了。

???:(不安……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心情?)
???:(这样的情感应该连同恐惧一起被剥夺了才对。)
???:完全、搞不明白。

也许正是因为到了弥留之际,才真正察觉了自己与世界的联系也说不定。
我是独自来到这个世界、最终又独自离开的DOLLS。
没有任何倚靠,也没有足以信赖的朋友。
就像当初第一次乘上ARMS一样……
明明没有人教导,却懂得如何熟练地扣下扳机。
我是靠自己学会战斗的……是自己亲手将自己培养成了武器。
没有任何人教我。
因为我总是……一个人。
真是——

???:
孤独啊。

格蕾特:代理人不觉得孤独吗?
代理人:干嘛突然问这种问题?
格蕾特:平时就算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也打算一个人躲在指挥室……未免对自己有些太苛刻了吧?
代理人:我说,这种时候就算要我离开指挥室,我也无处可去啊。
格蕾特:哦?是这样吗?
代理人:(和往常一样。)
代理人:(每当格蕾特出现在这间屋子时,不是给我制造麻烦,就是抛给我莫名其妙的问题。)
代理人:(所以期望能从格蕾特的嘴里听到好消息,已然成为了一种奢求。)
格蕾特:呵呵,莫非代理人连一个可以聊天的对象都找不到吗?……这么久了,也没有一点想要交朋友的意思。
代理人:我留在这里只是由于City内有很多遗留问题没有处理。而且交不交朋友什么的……格蕾特是会热衷于社交圈的那类人吗?
格蕾特:我和代理人可不一样喔。最近因为节日期间的约会,行程排得满满的。
代理人:唉、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日子,都能让您这么忙碌奔波了?
格蕾特:七夕祭喔。
代理人:七夕……记得以前说过是源自东方的情人节吧。
格蕾特:事实上就目前留下的历史典故来看,两者之间的文化差距还是挺大。
格蕾特:考虑到DOLLS的意识形态正在逐渐成型……我想,偶尔举办一些能让人放松的庆典也不是什么坏事。
格蕾特:毕竟夏季到来,兴许是炎热的气候与高强度的战斗所带来的影响,最近大家的情绪都相当消沉。
代理人:原来如此。
代理人:(以前的好像曾讨论过相似的话题。)
代理人:(像是被格蕾特忠告,代理人要想办法避免DOLLS产生如同人类一般的强烈情绪波动……)
代理人:(嗯……联系到这些日子以来与DOLLS们相处时的经历,我想她会产生这样的考虑也无可厚非。)
代理人:尽管只是将她们当成具有思辨能力的武器来对待……
代理人:可换个角度来想,关心并安抚DOLLS心理状况,某种意义上不就和保养枪械如出一辙嘛。
格蕾特:不如说采取非物理手段改善DOLLS的作战效率也不失为一种上策。
代理人:是是、我明白了……
代理人:(本来代理人的工作仅仅是统率各学联的DOLLS来战斗……既然目前的任务已经战斗的效率扯上联系了,那我也不好撒手不管。)
代理人:那么,对于举办祭典的活动流程你有什么头绪吗?
格蕾特:这种状况其实应该由代理人全权策划并安排筹备……不过想到毕竟你这里也军务繁重,这方面的小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代理人:哦,辛苦你了。
格蕾特:瞧你一脸轻松的样子……唉算了。
格蕾特:那就把大体的策划工作交给我吧。依照以往举办庆典的经验,我想只要在其基础上做出一些改良就足够应付了。
格蕾特: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在祭典结束后马上就是作战日,大家或许还会玩得更开心。
格蕾特:还有很多DOLLS由于没能来得及穿上节日服去参加神社的庆祝活动而感到遗憾……这一次,代理人记得好好带领大家喔。
代理人:原来这么正式啊……感觉真是浪漫。
格蕾特:只是在效仿和平年代的人们,总是天真地把实现愿望的机会寄托在特殊的节日或载体上罢了。
代理人:那么,DOLLS真能理解什么叫做「许愿」吗?
格蕾特: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当时的许愿签上写的话好像都是什么「将灾兽驱逐」、「为人类而战」、「希望世界和平」……
代理人:这不完全就是我们一直以来喊的口号嘛。
格蕾特:差不多。至少对于这种几近于祈祷的概念,我完全没兴趣就是了。
格蕾特:……怎么?你对这个有兴趣吗?要不这次收集许愿内容的工作就交给你来做?
格蕾特:就当做是收集一些材料吧。如果能从某个角度获取到DOLLS更加真实的「愿望」,说不定也可以对我的研究有所帮助。
代理人:你想要研究什么?
格蕾特:比如……DOLLS的人格与灵魂是否和我们是相同的。
代理人:那你了解人类的人格与灵魂是什么样的吗?
格蕾特:呵、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反正何尝不试着通过这次机会,好好倾听一下DOLLS内心深处的想法呢?
格蕾特:对于极少数可以接触DOLLS的人类而言……就代理人你有这么个机会。
代理人:结果还是在用公益节目包装个人目的……心情真复杂。
格蕾特:总之请好好努力……为了人类的未来,请肩负起这项任务吧。
代理人:……
代理人:(在下达了七夕祭典具体的指示后,格蕾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了……)

???:呀、这不是代理人阁下吗?您独自到白蔷薇这边来的情况还真少见。
百夫长:难道是想要品尝一下我们的美食吗?在祭典期间学联可是会供应免费的炸鱼薯喔,味道可好了……要我带您去吗?
代理人: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代理人: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只是单纯想参观一下。虽然今早格蕾特在报告里说,各学院关于七夕祭的准备也都差不多完成了。
代理人:可毕竟是我第一次在City参加这么大型的活动……也从没有着手筹备过什么项目,所以就很好奇这次的活动会办成什么样。
百夫长:正如代理人所见,白蔷薇学联一直有在认真地想办法提高节日的气氛。
百夫长:不论是节日所需要的装饰还是建筑,亦或是为客人们准备的美食,我们都很投入地在进行制作。
代理人: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百夫长:请代理人不必过度操心。就算这只是一场仅供大家消遣的娱乐活动,学联也会十分严肃地对待。
百夫长:就像参加作战任务一样。
百夫长:嗯……
百夫长:本来我也应该这样啦……
代理人:(聊到这里,百夫长原本热情洋溢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了。)
代理人:(看起来像是被何种念头所动摇、失去了大部分干劲似的。)
代理人:祭典里有什么百夫长感到为难的地方吗?
百夫长:啊……就是……
百夫长:不知为何,自己好像很难全心全意投入到祭典的筹备工作中去。
代理人:诶?
百夫长:因为有件事让我一直很奇怪……嗯、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不该向代理人说明……
代理人:你直说就行了。
百夫长: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该说只是我个人闹别扭呢……?
代理人:放轻松嘛,没什么好紧张的。如果是我能帮忙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完成。
百夫长:谢谢您,代理人。
百夫长: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在祭典开始前呢,我曾在巡回部队上待过一段时间。
百夫长:然后,在某次任务中正好捡到了这个东西。
代理人:(百夫长略显彷徨地原地踌躇了两秒后,便将手伸入了从怀中。)
代理人:(随后,百夫长从身上取出了一块边角有所残缺的木制挂牌,并将其塞到了我的手里。)
百夫长:代理人是怎么看待它的?
代理人:(我细细揣摩着这个毫不起眼的小物件。)
代理人:(大概只有巴掌大的榆木挂饰,造型上也没有任何值得让人留意地方。)
代理人:(想不通百夫长为何会将这样的废品带在身上,还为之烦恼到了打不起精神的地步。)
百夫长:重点不是它的外观,而是这个东西上面写的内容喔。
代理人:咦、这上面……怎么还有字?
代理人:(正当我疑惑不解之际,忽然发现了木牌上隐隐约约浮现了几段拙劣的字迹。)
代理人:这都写的什么啊……
代理人:(「8月25日」,「帝国的巧克力」……)
代理人:(「不要忘记,许愿树」……以及什么——)
代理人:(「想要朋友」……)
代理人:这都什么意思……是你写的吗?
百夫长:我、我才不会写这种东西!……话说写了也不会给您看吧!
代理人:怎么会想着从战场上带回来……留在原来的地方交给回收人员清理不就好了嘛?
百夫长:主要是因为……因为……
百夫长:我总感觉,这个挂件……貌似从哪里见过?比如,在它的主人身上……
百夫长:有种很强烈的熟悉感,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失主是谁。而且当我拼命去想的时候,我……!
代理人:……你怎么了?
百夫长:我……莫名地感到心口很痛。虽说DOLLS用心痛这个词很奇怪啦……!总之……!
百夫长:我很难受!不是因为恐惧或是悲伤……就是单纯的、很难受!
代理人:(百夫长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百夫长:我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诞生这样奇妙的心情。说不定只要找到它的主人,这些困扰一定就能迎刃而解。
代理人:也就是说……百夫长希望由我帮忙联系失主,顺便解开这个木牌的秘密吗?
百夫长:嗯!如果是作为率领DOLLS百战百胜的代理人的话,一定能很轻松的找到解决办法!
代理人:百战百胜什么的太抬举我了,大多数时候也是运气好而已。
百夫长:那就让我仰仗您的运气吧!
代理人:(完全没有兴趣承接这么麻烦的任务啊。)
代理人:(原本就有格蕾特的命令在身,现在还有帮忙DOLLS处理私事……老实说就算是我也没法确定能不能忙得过来啊。)
代理人:(可是……)
代理人:要是你不介意我也许会拿出一个与你期待所不符的成果……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百夫长:非、非常感谢!
代理人:(百夫长迅速直挺身子,朝我鞠躬,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朝我频频致谢。)
代理人:(我很惊讶自己没有拒绝她的要求。)
代理人:(要是告诉格蕾特这件事,她一定会笑着调侃我说,冰冷的拒绝才是代理人的作风。)
代理人:(到了那时,我也同样向她解释,关心DOLLS的心情也是致胜的关键吧。)
……